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39|回复: 0

张凯迪

[复制链接]

2

主题

2

帖子

1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
发表于 2021-12-4 15:4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月阅读书目詹姆斯·斯科特《逃避统治的艺术》《农民的道义经济学》《弱者的武器》《国家的视角》。
斯科特是著名的人类学家,他的诸多观点对人类学社会学政治学都产生重要影响。这几本书都是关于东南亚农民政治抗争的著作,研究三农问题巨大启发。这会汇报主要围绕农民抗争和无政府主义这两个方面进行讨论。斯科特无政府主义可以用前台和后台来讨论,被统治者在统治者面前表现顺从即为前台,但在后台被统治者可能以各种方式表现抗意识和举动。
《弱者的武器》这本书来说,作者通过对马来西亚水稻农民的生产生活进行描写,细致地反映了农民与地主之间的矛盾,贫困的农民偷懒、装糊涂、开小差、假装顺从、偷盗、装傻卖呆、诽谤、纵火、暗中破坏等的方式进行反抗。但是,这样的反抗究竟有没有真正效用方面的意义,在对立者富人的眼中,这群贫困的农民只是好吃懒做。弱者的武器农民主要的舞台是后台。《逃避统治的艺术》一书农民走向前台,赞比亚社会人们自愿蛮荒,舍弃文字,不君长,放弃农耕而选择块茎植物,这些行为都是反抗统治者的表现,试图与霸权彻底分离,避免霸权再生可能。在《农民的道义经济学》一书中,作者探讨了农民走向前台的根源。探究了市场资本主义的兴起对传统农业社会的巨大冲击作者认为贫困并不是导致农民反叛的原因,农产品商业化和一系列税收制度对农民的压迫,侵害农民最低生存线才导致农民风气反抗
其实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斯科特意义下的无政府主义行为实际上无处不在。我们对于规训的反叛,闯红绿灯、踩踏草坪、插队……就像上文所述的诸多现象一样。我们也一样会选择走向后台,比如一些打工人,常态是抱怨,但对于各种公司规定、职场压力等等大多选择顺从,拿这弱者的武器反抗又不敢明目张胆反抗,躺平族,内心无波澜选择顺从。像《逃避统治的艺术》里的赞米亚人也是无处不在的,只是在现代性下无处不在的规训牢笼把我们逃避的空间压缩了。比如说几天上新闻的逃犯朱贤健,他本来是一名军官,但因为姐姐北被连坐,在劳动营做了几年某矿工人后逃来了中国,在即将刑满释放后选择了越狱,因为他知道出狱被遣返会朝鲜自己面临的可能是更加残酷的局面他想逃,但逃不脱。像现在年轻人逃避996逃避大城市,考公靠辅导员当老师寻求稳定,这都是逃避艺术的体现。
读完这几本书,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底层人民的那种倔强。弱者的武器实际上也是弱者的无奈,弱势群体被欺负的时候,直接反抗无非会带来更严重的镇压,从而转换成了一种“消极怠工,不配合”的反抗,这种反抗可能表面上看可能毫无意义,但日积月累,统治者如果不能及时察觉弱者的反抗,也会对霸权产生巨大破坏 。农民的最低生存需求是底线,一定要满足,一旦被打破,可能迎来的就是不屈服死亡的斗争。
当弱者受到行动权力的日常压制时,在意识权力上就会更为激进。” 弱者日常不断的消极反抗启发我们对权力的新认识:权力并非仅仅为强者所有。
日常的消极抵抗可能会促成一个秩序或状况的崩塌,但是它能建立新的秩序吗?
斯科特的几本书都体现二元对立的结构,地方知识和专业知识,压迫与自由、反抗与顺从、逃避与统合,前台和后台,把国家视为压迫者、剥削者,国家是自由的敌人。在《国家的视角》一书中,斯科特就把国家比喻成极端现代主义,大力推崇无政府主义。最早提出无政府主义的思想家应该是老子。在我看来这种二元对立结构过于极端。比如说赞比亚人逃避国家,他们可能曾经倾向于躲避被统治、被控制的状态,但并不拒绝与国家发生关系。
无政府主义是一种思想的进步,但也需要辩证的看待这个问题,无为而治放在这个大时代的社会背景来说并不适用。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没有政府,我们或许就得回到战国时期了。就像福珂说的知识是一种权力,暴力资源也是一种权力,权力无处不在,弥散在社会的每个角落,不是说某种权力就是坏的糟糕的,精英和平民的阶级分化始终存在,但分化存在不能就此否定权力的存在,国家的存在。社会的健康运转其实有赖于各种不同权力之间的平衡,绝对的无政府主义是不可取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2-12-10 01:0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