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76|回复: 0

孙先龙11月读书笔记

[复制链接]

2

主题

2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2021-12-4 15: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本月主要阅读了《理念人—一项社会学的考察》《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社会生活中的交换与权力》《弱者的武器:农民反抗的日常形式》,《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还在读,本月读书我的节奏还是很好的,较之前两个月我读的很舒服,也能静下心来多多反思,我主要本次围绕《弱者的武器:农民反抗的日常形式》来谈谈我本月的读书感想。
读这本书,通篇下来给我最大的就是他是作者通过参与观察和访谈下来的一部著作,作者斯科特在马来的一个村庄——塞达卡生活了近两年,他在当地的生活,来了解这个村庄的生活状况,并且也收集了各种各样的资料来对这个情况更加熟悉了解。但是在实际的调查中,他其实发现了很多的问题。他想探讨农民在这种阶级的剥削和贫富差距下的一种反抗形式,作者从几个方面论述了塞达卡村庄的基本状况,一个最能体现访谈的方面就是,作者从富人和穷人视角分别探讨他们对彼此的看法,作者需要保持足够的客观,并且不能被他们的一面之词所蒙蔽,他还要结合自己观察到的实际,结合来分析为何会有这种看法。而且对于塞达卡这个地方他们阶级矛盾的激化也是最能体现农民阶级的反抗,绿色革命,双耕和收割机的入场,彻底打破了传统当地农民的生存空间。在整个的描述中,其实整个农民阶级代表的还是贫穷的农民和少地无地的人,他们的生活受到的冲击更大,而一开始的双耕起初是很好的带来了很可观的收益,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和收割机的引入,这些底层农民的收益就开始不断减少,作者也从宴席的举办和宗教的一些施舍活动的较少都说明人们的日子开始变得难过。而对于农民反抗的最多的形式就是流言蜚语的传播,他们会在背后议论那些富人受益者,总是在背后诋毁他们,开头的拉扎克和哈吉布鲁默的例子也说明流言蜚语的影响对他们的影响也是很大的,而富人也有自己认为穷人为什么穷和对他们施舍减少的原因,他们主要是懒惰。可是整个的传统耕作背景的变化,农民其实想过好日子已经变得很难了。他们想反抗,可是大规模的反抗和暴动他们是不敢的,而且巫统政党当权的国家,即使发生了一些大规模的抗议也会被迅速镇压并且政府也会i进行大规模彻查,后面的惩罚会更大。而这些收割机和绿色革命其实也是国家政府默许的,所以整个国家政策都是这么实施的,农民的反抗更加困难,他们只能采取一些顽固的、持久的和难以削弱的反抗,比如无声的集体性的罢工要求提高报酬、偷窃富人的粮食、在背后进行诋毁,也有集体要求涨工资,他们采取的都不是大规模的反抗形式,但正是这种形式才是农民的常用的反抗形式,他们在无声中表达自己的压力,政府即使关注他们有任何补贴,但是富人也会是受益者,他们也还是会觉得不公。当然,团结是更重要的,但是,穷人内部其实还是有分化的,阶级团结首要的和最低限度的必备条件是一个消极的条件:穷人至少要避免彼此削弱而扩大其雇主和地主已经客观的经济权力,否则,如同马克思所说“他们就会像对手那样彼此敌对”,以彼此为代价换取生存。村庄真正的弱者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改善,比如作者以村庄大门为例,他们保护村庄大门不让卡车进来保护村里的劳动力可以以此来搬运稻袋来赚钱,可是真正的穷人是没地的,并且他们也参与不到里面,真正赚钱的还是那些有耕地的。他们的内部也不是如此的团结。富人比较有效的反抗可能是偷窃,因为地主阶级既害怕有愤怒,他们害怕被报复,就算知道了也不敢声张,可能需要借助女巫和其他的见证人一起来惩罚偷窃者,当然慢慢这种偷窃也要面临严重的惩罚,偷窃的行为并不是长久的形式。
阶级的反抗包括从属阶级成员所有如下行动,有意识地减少或拒绝上层阶级的索要或提高自己对上层阶级的要求。这一定义并非没有问题,但它有几点长处:它集中于阶级关系和阶级斗争的物质基础;
它既指个人的也指集体的反抗行动;它不排除那些向支配性情境定义挑战和要求不同的公正与平等标准的意识形态反抗形式;最后,它强调目的而非结果,意识到许多反抗行动并不能达到预期的结果。
顽固的、持久的和难以削弱的反抗形式或许代表了真正持久的弱者的武器,革命前后都是如此。
结合这次调研,其实我们的访谈受到的干扰更多,通过观察其实在我们访谈对话前他们就已经被政府工作人员进行了谈话,很多对话都是有应对性的回答,而且还有一点就是政府工作人员在旁的干扰,即使没有预料到的对话,他们也会立即有所应对,让他们改口,导致前后不一,这究竟有时为了遮掩什么呢?我们的访谈对话只能得到一些微乎其微客观的反应他们家庭的真实情况,很多我们只能依靠他们所提供的数据,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但是这种访谈的真实性还是值得怀疑的,我们无法进行有效及时的参与观察,有的只能做一些主观判断,我们又不能违背被访谈者的对话内容,即使有的我们避开工作人员进行询问,这些村民也是含糊其辞,不会说出详细具体的数据,所以这种访谈的差异性太大。我们应该从两种视角分析,我也从工作人员这边有了解,但是他们所说的也都是家庭的基本情况,也都是向好的,那如果条件都这么好,那就不需要乡村振兴了!所以我觉得一个异地的访谈和调查客观性真实性的影响很大,我们所得数据的真实性是值得怀疑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2-10-5 10:1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