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80|回复: 0

孙先龙10月读书笔记

[复制链接]

2

主题

2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2021-10-29 21: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本月主要阅读了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儒教与道教》《中国的宗教:宗教与世界》以及《金翼》《论美国的民主》。我主要从韦伯论述宗教与资本主义的关系来谈谈我的读书感想。
韦伯一开始就说明了:社会学所要研究的并不是宗教现象的本质,而是因宗教而激发的行为,因为此种行为乃是以特殊的经验及宗教特有的观念与目标为基础。因此,基于宗教意识的有意义的行为方为社会学家所应加以研究的。宗教行为可能导致典型的达人现象:禁欲的与神秘论的。禁欲是与以下这个意识俱来的一种伦理的、宗教的行为:行为乃是受到上帝的引导。因此个人感觉自己乃是上帝意旨的工具。禁欲进一步可以分为两种形式。一方面,禁欲可采取逃离现世的形式,斩断一切家庭与社会的纽带,弃绝一切个人的拥有及一切政治、艺术与情爱的关怀,以此,个人或许才能够惟服侍上帝一事是顾。这就是韦伯所说的出世的禁欲,天主教的僧侣即是此一类型。另一种形式是入世的禁欲,以清教徒为例:此中人亦以为被造物乃是上帝的工具,并寻求通过个人的职业行为来荣耀上帝,例如过一种模范的家庭生活,在生活的任何领域里都行止严谨、将一切个人的职务都当成是上帝所命的职责而敬事履行。除了禁欲者自认是神的工具,而神秘论者自认是神的容器。
韦伯叙述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的核心就是禁欲主义,禁欲主义提倡节制、勤俭、勤奋。而宗教的精神观念也在指引者信徒,让人们放下内心的贪念、欲望。我们可能会发现,随着近代以来资本主义的发展,资本主义的精神更加体现的淋漓尽粹,人们追名逐利,在大工业时代,人们圈钱圈地,提升自己的地位和威望,积累财富,而贫富差距也在不断扩大,底层人们其实也在受到更多的压迫。而产生的新教包括清教徒,似乎还是在告诉人们要不断劳动来赚取财富,来维持人们的生活。可是仔细研究,清教徒是一种苦修,很多新教徒也是为了躲避自己内心的欲望而加入的,他们内心也有着资本主义精神影响的那种追求功利话,可是他们是被压迫的一方,他们的欲望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满足,可是大工业生产时代,所有人都被席卷进来,人们的欲望无法得到克制,那么禁欲主义便是很好的一种思想躲避。清教是让人们从事生活必须的劳动,只要能维持自己生活的劳动就可以,甚至所作的多的劳动并不是为了一种享乐主义,认为这是自己的天职,不需要做那么太多被资本主义压榨的劳动,他们从事的是自己应该做的劳动,他们的劳动是受到上帝的指引的,并不是为了资本主义服务的。清教徒从实用角度出发使用财富,做必要和实际的事情。在私人财富的生产方面,禁欲主义既反对欺诈,又反对出于冲动的获取欲。为财富而追求财富被斥为贪婪、拜金主义等等,因为财富本身是一种诱惑。按照旧约全书并对照对善行的伦理评价,禁欲主义因此认为,把追求财富本身作为目的是极应谴责的。但是若作为从事一项职业劳动的果实而获得它,那便是象征着上帝的赐福。而更重要的是:宗教认为不停歇地、有条理地从事一项世俗职业是获得禁欲精神的最高手段,同时也是再生和信仰纯真的最可靠、最明确的证据。这种宗教思想,必定是推动我们称之为资本主义精神的生活态度普遍发展的、可以想像的、最有力的杠杆。
但是资本主义精神不等于资本主义,资本主义精神具有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的统一。资本主义精神:赚钱即美德,以合理而系统的方式追求利润。这使得赚钱成为一种合理主义,财富不再是只为个人享受,而是辛勤劳动所得的果实、凭证,从而证明自己尽职尽责,做好了上帝所给的天职工作,继而财富成为个人得救的证明。一种独特的资产阶级经济伦理已经形成。由于意识到处于上帝的全面恩宠之中并受到上帝的明显保佑,只要在形式上正确的界限之内,只要道德品行完美无瑕而且在财富的使用上无可指摘,资产阶级实业家就可以随心所欲地追求金钱利益同时感到这是必须完成的一项义务。此外,宗教禁欲主义的力量还为他准备了一批有节制的、尽职的、勤奋异常的、把劳动视为上帝之所希望的一种生活目的而一心扑在工作上的劳动者。最后,令实业家宽慰并确信的是,现世物品的分配不平等,是神圣天道的一项特殊安排。但是节制导致资本的积累,过多的财富催生出资本家,资本主义精神中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的统一遭到破坏,价值理性丧失,于是资本主义精神只剩下工具理性了。在韦伯看来,这就是资本主义内在的矛盾。
资本家并没有因为新教伦理而使自身利益受损,相反资本得到了进一步的积累,可是这种禁欲主义使得一种财富差距变得更大而已,资本家没有得到禁欲,这对于这些底层的教徒来说,他们更像是在逃避现实的剥削,可是却无计可施。
《儒教和道教》和《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的内容有所关联,新教徒对现世采取一种禁欲的态度,认为众生皆有罪,堕落得毫无差别,这让个人安心成为神的工具,努力靠着自身的成就来获得永恒的救赎。而儒教从巫术基础推衍出传统的稳定,所有生活样式都不可改变,否则引来鬼神的愤怒,亦即个人的进步显得不合理。更重要的一点的是,尽管中国内部交易旺盛,外部交易也随着明朝之后逐渐发达,但这些争取到交易的资本主义要来自官绅,这些投资最后又以土地投机的形式再次稳定传统主义,所有对财富的追求,与近代资本主义没有任何关联。而清教徒则追寻此世的救赎的可能性,追求有用的自然科学的经验知识,这类知识被认为通往上帝的荣耀。这也是两种理性主义的根本的差别:儒教的理性主义意指理性地适应世界;清教的理性主义意指理性地支配世界。所以,禁欲的新教精神是西方发展出理性资产阶级资本主义的主要动因,而中国缺乏这种优势性的宗教价值观,致使资本主义无法发生。
但是宗教真的是导致西方资本主义更加蓬勃发展的主因吗?
韦伯的研究重点首在宗教行为对于伦理与经济的影响,其此则在于对政治与教育的影响。
我们在宋朝其实资本主义的萌芽的苗头就初显了,但是士农工商的政策,我们的统治阶层的政策压制,我们的政府干预更加占主体地位。我们中国的封建制度和农耕文明的发展导致宗教的色彩其实在淡化,中国自古以来对土地耕地是十分珍重,他们喜好稳定的生活,都有自己的求真务实的思想。宗教的权力在中国一直都是受制于统治阶级的,统治阶级的喜好会让宗教的发展不同,宗教在中国没有那么大的权力来控制统治阶级。
而西方的城邦经济自希腊雅典文化便存在,他们的农耕文明也没有那么发达,他们的自由贸易也更加频繁。甚至国家也是崇尚自由贸易的。西方的宗教的权力是更大的,传统的君主都需要得到教皇的认可,让他们的政治政策是受到教会的限制的,他们的农耕经济不发达,各种商业贸易和游走,他们内心渴望能得到保护,导致他们的信仰更加浓厚,宗教权力和上帝捆绑,以此再作用于人,导致他们内心更加默认宗教的权力。
个人想法还是比较稚嫩,因为此前没有接受过大量的社会学著作方面的阅读和反思,很多专业知识了解不够透彻,专业性语言不够强,还需加强阅读和思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2-10-5 10:5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