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286|回复: 0

苏韵杰6月读书笔记

[复制链接]

8

主题

9

帖子

5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4
发表于 2021-6-28 18:0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象征之林》的作者是象征主义人类学代表特纳全书共十章,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主要对象征和巫术进行理论探讨;第二部分对仪式各方面进行描述。
  第一章阐明了一些与象征符号有关的理论知识。一开始就对“仪式”和“象征符号”进行了定义。在方法上,特纳坚持在事件相关的时间序列中研究象征符号,因为他认为“象征符号本质上是社会过程的一部分”。 他也通过外在观察、仪式专家或普通人提供的解释、人类学家的客观解读这三类材料来推断仪式象征符号的结构和特点。然而,人类学家如何才能够让自己的解读比当地人更客观全面呢?特纳反思了这一问题,并给出了一种答案。首先,人类学家要把仪式置于它意义丰富的场域背景(field setting)中,描绘这个场域的结构和特点。其次需要反思的是,每一个仪式参加者都从自身独特的观察点出发——“结构主义的视角”——来看待仪式,他会受特定结构位置所定的利益、目的和情感所左右,甚至“倾向于把仪式上公开表达或象征着的思想、价值和规范看成不言自明的、基本的”。
仪式象征符号在特纳看来,有浓缩性、所指不同性和两极性三个特点,他受到了爱德华•萨丕尔的许多启发。他也将象征符号分为支配性的象征符号与工具性的象征符号,对它们进行了定义和诠释,但重要的是,它们都是动态的因素。特纳由支配性的象征符号意识到了人类学诠释的局限:虽然人类学家可以通过文化人类学、结构主义理论和社会动力说来较好地分析仪式以及象征符号等问题,但是支配性象征符号能统合迥然不同的所指,也就容易淹没其他的所指,众多不同往往被浓缩统一于单一的表征即支配性象征符号之上,由此人类学家就不容易真正看到整体性,他们的分析任务也正是在于打破这一混合物,找出最初的组成部分。因此我们也能够理解,“象征符号是一股独立的力量,它本身又是许多对立力量的产物。” 这也就需要人类学家探讨最广泛的行动场域、文化场域的语境,清晰地意识到公开的和隐藏的各种复杂关系,由此去慢慢接近象征符号的意义。
特纳也为那些不注重本土诠释的精神分析学者和那些仅仅认为本土解释才是有意义的人类学家找到了一条平衡之路,认为前者可以给予社会因素更多的意义,而人类学家也不能把意义的感觉极仅仅当作是常量来考虑了。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仪式起到了缓解冲突的作用,而在日常规范中,冲突则受到了压抑。“由于不同的规范规定着社会行为的不同方面或部分,更重要的是,由于在现实中各个部分相互交迭、渗透,规范之间的冲突就出现了,人们于是就把一些主要的规范从其他规范中独立出来,从由它们而激发出来的斗争和冲突的语境中脱离出来,重申其正确性。” 似乎可以猜想,社会组织往往会依据某一单一原则来组织主要仪式,这自然就会阻挡其他重要原则的表达,但是所有原则都仍旧发挥着不同的效力,它们会在仪式的象征模式中以岩石的、伪装的面目表现出来。
  第二章,特纳讨论了恩登布人意识中一些主要象征符号的语义结构和特点。他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每一类仪式都可以看作象征符号的布局,一种‘乐谱’,而象征符号则是它的音符。” 要知道,“象征符号的位置意义来自它和整体中其他象征符号的关系,它的各部分从整体的系统中获得意义。”
  第三章探讨了仪式中颜色分类的问题。这是一个原始分类的问题,涂尔干曾就此提出过“分类的原始形式”,之后列维-斯特劳斯、利奇、尼达姆和埃文思-普里查德就此进行了探索。然而,特纳却有着不同的想法,他认为“事实上所有的二元论形式,都包含在一个更广阔的三元分类模式中。”援引象征逻辑学家A.B.肯普的话:“按照二元关系进行思考,是人类的一个特征,我们习惯上将一个由三元组成的关系断分成一对二元组合。这种品性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有些人会拒绝承认,一个三元组合的关系是一对二元组合。所有的二元组合关系,其实都是包含了一个无效因子的三元组合,这是一个完全符合逻辑的判断。” 在恩登布社会黑白是最高的对立,然而在仪式中往往白色和红色会同时出现,而黑色很少被直接表达。黑色象征着死亡,然而这与通常终结意义上的死亡不同。对于恩登布人来说,死亡仿佛“暂时失去知觉或记忆”,“死只是暂时失去知觉,是两个生活状态间的一个没有力量的和处于被动状态的时段。” (此外,有一点带来启发的是,在当前社会的研究中,我们不能不看到社会物质的变化对于文化各方面的影响。“在一个仅能维持生存的社会,所有的人都必须被看到尽了个人的本分,人们公平地共享物质和服务。持续的自私行为实际上会危害群体成员的生存,因此必须被责难。” )
  第四章,对于通过仪式中的阈限阶段的探讨,可以看到在之后的《仪式过程》中所表述的许多思想。特纳所谓的通过仪式并不仅限于文化规定的生命转折,它还可以伴随从一种状态转向另一种状态时所发生的任何变化。 通过仪式指明并构成状态间的过渡。“大体上说,入会仪式,无论是表明一个人的社会成熟度还是表明他的宗教成员身份,都是说明过渡的最好例子,因为这种仪式具有明确而持久的边缘或阈限阶段。”仪式和典礼是有区别的,仪式是转换性的,典礼则是确认性的。在通过仪式的阈限时期,过渡者在结构上是“不可见的”,它具有双重特点,他们既不再被分类,并且还没有被分类不清楚的就是不纯洁的新入会者在仪式上就是不洁的,他们通常总是被部分地或完全地与文化上规定的有序的状态和地位领域隔开。他们在结构上还会有无性别和一无所有的特征。与此同时,新入会者与其训导者会形成一个非常简单的结构:训导者和新入会者之间经常是一个绝对的权威与绝对的服从,而在新入会者之间往往是绝对的平等。这种权威是鲜明地出现在一些社会中的真正最典型的传统,在那些社会中,入会仪式不是集体而是个人单独举行的,而且没有训导人或个人的精神导师。在这种情况下做的梦具有绝对权威。 入会礼的目的就是授予新入会者各种能力,以便他们成功地担负起他们在这个世界或下一个世界的新职位。
   在第五章,特纳批驳了那种想要在巫术和妖术之间建立起一条明显两分法的观点,因为直到如今这些属于还没有标准的用法。像埃文思-普理查德的区分很显然只适用于阿赞德文化之中。(《叫魂》对其的引用可能是有问题的。)需要注意的是,巫术的世界并不是颠倒的世界,“它是一个衰败的世界,在那里一切规范的、健康的、有序的东西都被还原成混乱和‘原始的污泥’。它是‘反’结构,不是颠倒的结构。” (此处对于反结构的解释十分清晰,相比之下《仪式过程》已然假定了读者明白“反结构”的含义。)
  第六章,讲述了特纳仪式方面的一位主要报道人,是一篇有血有肉的文章。特纳一般会选取一个他已经观察过的仪式一点一点地仔细研究,向报道人穆乔纳征询意见。报道人的解释往往兼有传统的观念和自己的真知灼见,当然也有自己结构视角下的偏见,需要加以辨别。
第七章,大篇幅的记述了割礼仪式。特纳将其分为一系列连续的片断来呈现,这种呈现主要是根据他对异常具体仪式的亲身观察,并参考了恩登布人对其中的象征意义不尽相同的解释。他记录了社会场域结构,还尽可能地记下了各种仪式细节(在现实中,各种情境很少与计划或规范相符),拍下了重要片断和场所的照片,并得到了仪式执行者们的帮助,让他们当场为我解释各种象征。特纳也花了大篇幅来谈竞争村落群权威的主要力量怎样影响到仪式职位和角色的分配。
  第八章探讨了狩猎仪式,因为狩猎在恩登布社会不仅是为了获取食物,还是一项宗教活动。
  第九章,不仅罗列了一系列的疾病,最重要的是去寻找“这些治疗举措背后隐藏着怎样的观念,又是在何种情境下进行的。”在分析与结论部分,有启发性的是“在原始疾病治疗中,‘借助于象征性的表意和理解方式,就可以清晰地与某种不可见的力量打交道了’”,“通过象征手段使之可见就是在治疗疾病,而治疗措施本身也是象征性的”,“交感、接触和顺势巫术显然是大多数‘药物’得以采用的原因”。 特纳也不相信这些治疗的科学性,但他对于这些原始医疗体系得以持续存在的解释是:“它们属于一个宗教体系,这个体系自身形成了对宇宙的解释,并保障了那些为社会的有序安排提供了基础的规范与价值。” 对此,他相信心理因素起到了重要作用。
  第十章探讨了以为恩登布巫医的行医时间。特纳的观点是,在恩登布“疾病不能单纯看作私人的或各自的事情,而必须在公共的或社会结构的框架内来考虑。”因为,恩登布人对于疾病本身的解释就含有社会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2-12-9 23:0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