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4378|回复: 0

杜陈二月读书笔记

[复制链接]

6

主题

6

帖子

3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4
发表于 2021-4-20 11:25: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爱尔维修到边沁:功利主义的矛与盾
S20201008杜陈
摘要:功利主义素以结果主义为显著特征,然而单从结果主义考察功利主义便会有失偏颇,认为功利主义会同意为了大多数人的幸福能够牺牲少数人的幸福。实际上,古典功利主义深受马尔萨斯的人口论和亚当·斯密的古典经济学的影响,对于政府干预市场和国家对社会的过多干预都充满着疑虑。当代功利主义的起源可以追溯至功利主义所反对的权利哲学的捍卫者——洛克处。从洛克到爱尔维修,在关于人的科学方面,存在着趋近于经验物理学的趋势。功利主义的诞生,正是哲人们力图构建科学的关于人的知识的努力。这一科学的特征,使得功利主义能够成为诸道德的原则,但也使得功利主义相比权利学说或古典学说不那么高尚。
关键词:功利主义;边沁;爱尔维修;结果主义;洛克
一、爱尔维修与功利主义的思想渊源
在西方历史上追溯功利主义的渊源,人们可以在伊壁鸠鲁学派中找到踪迹。实际上,近代以来的政治思想多有伊壁鸠鲁主义的烙印,施特劳斯即表明霍布斯深受伊壁鸠鲁主义的影响[①]。近代政治思想的兴起,在某种程度上离不开伊壁鸠鲁主义的复兴。故而,探求功利主义思想的缘起仍要在近代政治思想的脉络和彼时历史语境中寻找线索,若深入到伊壁鸠鲁主义则是舍近求远。
       边沁虽然批判洛克等人的自然权利学说,然而从洛克到边沁,实有一条思想之链,将两人连结起来,这个链条的中心是法国百科全书派的爱尔维修。爱尔维修通过将《人类理解论》的原则应用到政治领域,从而起到了承上启下之用。沃格林将其视之为“英国功利主义演化中的外国的、功能性的一环”[②]
       在《人类理解论》中,洛克对先天观念发起了猛烈的攻击,并提出一个重要假定:趋乐避苦的欲望是决定人类行为的根本欲求。洛克曾言,“善和恶不过是快乐和痛苦,或者那些引起或产生我们的快乐或痛苦的东西”[③]。此外,洛克还认为,道德和数学一样有着确定的解。这一计算道德解的方法后来在边沁处即是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原则。爱尔维修继承了洛克的上述观念,认为精神(spirit)仅仅是观念的集合,通过人的感官(senses)获得。这种观点进一步往前推进,即是认为人与人在出生时的官能相差无几,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更多在于教育过程的差别。爱尔维修在《论人的理智能力和教育》中清晰言明,“人的一切都是身体感觉(physical sensation)”[④]。在此处,爱尔维修“激进”地修正了洛克的观点,认为人的复杂的心智结构最终能够被还原为身体的感觉。而洛克实际上承认人的心智有两个来源,其一是感觉,其二是反思。在反思的意义上,怀疑、相信、意愿等心智的组成部分独立于感官印象。爱尔维修在此处的修正是受孔狄亚克《论感觉》的启发,沃格林将其称之为遗传学的解释[⑤]
孔狄亚克、爱尔维修的这种解释体现了从当时直到今天的一种风气,即希望将人文道德科学建设得和自然科学一样“科学”。复杂的物理世界的运动遵循简洁的牛顿三定律,人的世界的运动也最好是服从某项基本的原则,从这项基本的原则出发可以解释各种各样人的运动。思索这种类比,人们不难联想到功利主义极其简明的语言和极强的解释力之由来。相比动辄深陷形而上难题的权利学说,功利主义更加“科学”。这种简明的语言和极强的解释力带来的科学特征是功利主义犀利的长矛,能够成为诸道德的道德或标准,成为衡量现存组织机构合理性的准绳。基督教的爱邻人如果不是遵循了功利主义的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的原则,那么又能是什么呢?[⑥]从这里,亦能看到功利主义的盾。如果有人指责功利主义不够高尚,缺乏道德,功利主义者则能够同样以上述理由回应他:功利主义不是一种特殊的道德,而是道德的标准。换言之,功利主义以矛为盾,以攻为守。
       爱尔维修完成了从物理规律到人的规律的转换,将洛克的感觉论的知识“奇迹”般地过渡到了一种政治道德理论。
       “(苦乐)一方面禁止、另一方面引导人的思想和行动。”
       “人受到生命原则的推动。这一原则就是他的身体感受性。这感受性带给他什么?厌苦而好乐的情感。”[⑦]
       沃格林认为,从洛克到爱尔维修,体现了一种方向的颠倒[⑧]。当传统的神秘性存在失去了吸引力后,当先天道德观念被舍弃后,原本朝向神性存在安顿自身生活的人们,如今转向物质的肉体存在找寻道德的基础。
二、英国时局与边沁的意图:对政府永不停止的评判
边沁生于1748年,殁于1832年。所处的英国虽然已经建立了基于权利原则的宪政,第一次工业革命也早于欧洲大陆蓬勃展开,然而现实并不能让人满意。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事在彼时的英国并不新奇。一方面是保守拒不改革的政治上层人士,一方面则是暗流涌动的各种革命思潮。宪政本来作为制约政府权力,保障人民自由的工具,是衡量政府合法性的标准。然而,在彼时的英国,本来用以制约政府权力的宪政却反过来成为政府极力扩张权力,同时在公共事务上无所作为的辩护。这一点,不能不让人联想到斯多葛主义在罗马帝国,和儒家在传统中国的命运。曾是用来限制君主言行的学说,结果反倒成了统治者肆意妄为的辩护词。英国学者麦克里兰言,“英国政府历来最反动的时期,可能无过于拿破仑覆亡到第一次改革法案之间的那段岁月”[⑨]



[①] [美]列奥·施特劳斯. 自然权利与历史[M]. 彭刚译. 北京: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8: 171.

[②] [美]沃格林. 政治观念史稿·卷八[M]. 刘景联译.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 37.

[③] 转引自[美]沃格林. 政治观念史稿·卷八[M]. 刘景联译.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 39.

[④] 同上,第42页。

[⑤] 同上,第42页。

[⑥] [英]约翰·麦克里兰. 西方政治思想史[M]. 彭淮栋译. 北京:中信出版社,2020:463.

[⑦] 转引自[美]沃格林. 政治观念史稿·卷八[M]. 刘景联译.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 43.

[⑧] 同上,第47页。

[⑨] [英]约翰·麦克里兰. 西方政治思想史[M]. 彭淮栋译. 北京:中信出版社,2020:469.

[⑩] [英]约翰·麦克里兰. 西方政治思想史[M]. 彭淮栋译. 北京:中信出版社,2020:466.

[⑪] 同上。

[⑫] 同上,第462页。

[⑬] 同上,第462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2-10-5 10:5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