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8867|回复: 0

黄林俊3月读书笔记

[复制链接]

11

主题

11

帖子

6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1
发表于 2021-3-28 09:5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由至上抑或是平等至上:诺齐克和罗尔斯正义理论之比较
S20201012 黄林俊
摘要:诺齐克的正义理论建立在“最弱意义上的国家”基础之上,这种“最弱意义上的国家”即古典自由主义传统中的守夜人式国家,它要遵循不侵犯个人权利这一道德边际约束目标,功能仅限于保护它所有的公民免遭暴力、偷窃、欺骗之害。在“最弱意义上的国家”这一理论的指导下,诺齐克提出了他的持有正义理论,主要包括持有的获取正义原则、持有的转让正义原则和矫正对前两个原则的侵犯的原则,诺齐克的持有正义理论强调程序正义,看重对持有物拥有的权利是否正义。而在罗尔斯的正义理论中,他不仅主张平等自由原则,还认为社会和经济不平等的安排应符合处于最不利地位的人们的最大利益,这一正义理论更偏重于实质正义。对比他们的理论可以发现,他们的共同点在于都强调自由的优先性,不同的是,诺齐克强调自由至上,反对国家对个人权利的任何干预,而罗尔斯追求的是一种“平等的自由”,希望通过国家参与再分配实现一种社会正义。
关键词:最弱意义上的国家;持有正义;自由至上;平等至上


一、诺齐克的国家理论:从自然状态到“最弱意义上的国家”的产生
(一)从自然状态到支配性的保护社团
在国家是如何产生的这个问题上,霍布斯、洛克和卢梭等人依据的是社会建构国家的路径,认为国家产生之前人们处于自然状态下,为了实现自我保存他们寻求订立社会契约,把一些权利让渡给共同体,以期这个共同体保护他们的生命权、安全权和财产权等权利。尽管诺齐克语境中的“最弱意义上的国家”也是从自然状态开始追溯的,但他并不认同这种契约建构国家的路径。
从某种程度上说诺齐克的思想受洛克的影响比较大,其“最弱意义上的国家”理论的导出以洛克的“良好的自然状态”为出发点。在洛克看来,自然状态是一种完备无缺的自由状态,同时也是一种平等的状态,一切权力和管辖权都是相互的,没有一个人享有多于别人的权力。然而在这样的自然状态下,人们也会遇到一些麻烦,因为个体对权利的享有是不稳定的,有不断受别人侵犯的威胁,大部分的人并不严格遵守公道和正义。具体来说,首先,在自然状态下缺少一种确定的、众所周知的法律以作为是非的标准和裁判一切纠纷的共同尺度;其次,缺少一个有权依照既定的法律来裁判一切争执的知名的和公正的裁判者,这样就造成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裁判者,而且他们有着自利的心理倾向,在裁判过程中难免会偏袒自己;最后,在自然状态中,缺少权力来支持正确的判决,使它得到应有的执行。[①]
基于洛克关于自然状态的假说,诺齐克认为在自然状态中,一个人可能自己去强行他的权利,保护自己、索要赔偿和进行惩罚,其他人也可能应其呼请而与他联合起来保卫他。个人之间的联合便形成了相互保护的社团,社团中的所有人都要响应任何成员保护自己或强行其权利的请求。这种保护性社团是属于最低层次的,在同一个地区可能会存在多个保护性社团并存的状况,它们之间保持着相互竞争的关系,各个保护性社团通过角逐最终会形成支配的保护性社团。因而,在自发团体、相互保护的社团、劳动分工、市场压力和合理自利的压迫下,从无政府状态中,便产生了某种很类似于一个最弱意义国家的实体。[②]但是,这种支配性的保护机构由于并不满足两个条件,即缺少对强力使用的独占权和不向其地域内的所有人提供保护,所以并不构成真正意义上的国家。
(二)“超弱意义上的国家”与“最弱意义上的国家”
在支配性保护社团基础上,诺齐克提出了“超弱意义上的国家”的概念,这种“超弱意义上的国家”是一种介于私人保护性社团体制与守夜人式国家之间的社会安排。一个超弱意义上的国家坚持一种对所有强力使用的独占权,这样便排除了个人(或机构)的报复侵害和索取赔偿。诺齐克眼中的“最弱意义上的国家”指的是古典自由主义理论中的守夜人式国家,其功能仅限于保护它所有的公民免遭暴力、偷窃、欺骗之害。“超弱意义上的国家”与“最弱意义上的国家”区别在于超弱意义上的国家只对那些出钱购买了它的保护和强行保险的人们提供保护和强制实行契约的服务。
(三)道德边际约束下的“最弱意义上的国家”
在论证“最弱意义上的国家”过程中,诺齐克批判了权利功利主义。与一般功利主义不同的是,权利功利主义主张以最大限度减少对权利的侵犯代替了幸福总量的目标,因而它还是会要求我们侵犯某些人的权利,只要这样做能最大限度地减少社会对权利侵犯的总量。这种权利功利主义实质上是选择侵犯较少的权利以实现利益和幸福总量的最大化,为了实现多少人的利益最大化会侵犯少数人的正当权利,诺齐克认为这样的行为是不正义的。因而诺齐克主张把权利作为对要采取的行动的边际约束,边际约束观点禁止在追求目标时违反这些道德约束,也就是表明了在它指定的范围内,他人的权利有着神圣的不可侵犯性。诺齐克的论证遵循的是一种康德式的道德边际约束原则,把个人视作目的而不是手段,除非人们是自愿的,否则个人是不能够被牺牲的或被使用来达到其他的目的。“最弱意义上的国家”要严格遵守这种边际约束,不能侵犯到个体的权利,因而其功能是十分有限的,从这个意义上说诺齐克受古典自由主义传统影响较大,秉持的是一种自由至上主义国家观。
二、诺齐克的正义理论
(一)持有正义理论的主要内容
在《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这本书中,诺齐克详细地阐述了他的持有正义理论,主要包括以下内容:第一点是持有的最初获得,或者对无主物的获取,即获取的正义原则;第二点涉及到一个人到另一个人的持有转让,即转让的正义原则;除非是通过上述两个原则的(重复)应用,无人对一个持有拥有权利。但并非所有的实际持有状态都符合这两个持有的正义原则,如有些人通过偷窃、欺骗等手段获得一些本不该属于他的东西,这些人并没有按获取的正义原则核准的手段获得其持有,因而诺齐克提出了持有正义的第三个主要论点,即对持有中的不正义的矫正。[③]
诺齐克的持有正义理论是一种权利理论,持有正义理论可以解释为:如果一个人按获取和转让的正义原则,或者按矫正不正义的原则对其持有是有权利的,那么他的持有就是正义的,如果每个人的持有都是正义的,那么持有的总体就是正义的,诺齐克将这一理论概括为持有的获取正义原则、持有的转让正义原则和矫正对前两个原则的侵犯的原则的细节。
(二)诺齐克正义理论的特点
在诺齐克的正义理论中,分配正义的原则指的是如果所有人对分配其份下的持有都是有权利的,那么这个分配就是公正的。这种分配正义的权利理论是历史的,即分配是否正义依赖于它是如何演变过来的,依据一个人在持有的获取、转让或对前两个原则的侵犯的矫正阶段上是否是正当的来判断这样的分配的正义性。正义的历史原则坚持认为人们过去的环境或行为能创造对事物的不同权利或应得资格,与此相对的是正义的即时原则,它指的是一种分配的正义决定于事物现在是如何分配的,功利主义者持有的便是这种正义的即时原则,功利主义者判断任何两种分配的标准是看哪种分配产生较大的功利总额,诺齐克则批判了功利主义者持有的这种正义的即时原则。同时,诺齐克还批判了模式化的分配正义原则,这种分配原则按照每个人的道德价值、需求、边际产品、努力程度或上述因素的总的平衡来对每个人进行分配。诺齐克认为模式化的分配原则都涉及到对他人行动的擅自利用,因为如果不去不断干涉人们的生活,任何目的原则或模式化的分配正义原则就都不能持久地实现。
三、平等至上抑或是自由至上:罗尔斯与诺齐克正义理论的比较
(一)罗尔斯的正义理论概述
在罗尔斯的正义理论中,他提出了两个正义原则,第一个正义原则是平等自由原则,即每个人都应有平等的权利去享有与服务于所有人的类似自由体系协调一致的、由平等的诸基本自由构成的最大总体系,这一原则考虑的是确立和保障公民的平等自由,这种基本自由包括政治自由,言论、集会、


信仰和思想等自由。第二原则包括机会公平原则和差别原则,罗尔斯认为社会和经济不平等应该这样安排,首先这两种不平等都能够最大限度地增进最不利者的利益,其次这两种不平等所依系的职务和地位,应该基于机会的公平平等条件向所有人开放。[④]罗尔斯的正义理论将自由和其他的社会基本善区别开来,并将其放在优先的地位,在两个正义原则中,第一个原则优先于第二个原则,如果违背了基本的平等自由,就不能因为较大的社会和经济利益而得到辩护或补偿,不能因为社会经济利益的权衡而侵犯个人基本自由。
(二)罗尔斯与诺齐克正义理论的比较
正义理论的核心问题是分配的正义,即社会基本或主要的福利、利益和物质成果在人们中间进行分配的合理性和正当性问题。罗尔斯和诺齐克在分配正义这个问题上持有的观点存在着很大的差异,诺齐克主张的是一种权利正义理论,如果一个人的持有符合持有的获取正义、矫正正义或者对前两个原则的矫正的正义,那么他的持有就是正当,他反对的是正义的即时原则和模式化的分配原则;而在罗尔斯的正义理论中,他指出了正义的差别原则,对于社会和经济的不平等应当最大限度地增进最不利者的利益。
通过对比可以发现,诺齐克更看重的是一种程序正义,他的权利正义理论是一种历史的原则,将侧重点放在了“分配的正义”是如何演变而来的,只要一个人的持有在程序上是符合正义原则的,这样的分配即是正义的;罗尔斯更强调实质正义即社会正义,在他的正义理论中,主张对于社会中处于不利地位的弱势群体进行扶持以满足他们的利益,诺齐克尖锐地批评了罗尔斯的观点,他反对进行再分配,认为这是对一些人权利的侵犯和干涉。
总体上看,诺齐克和罗尔斯的正义理论并不是完全对立的,两人都是自由主义者,只不过他们的侧重点各有不同。诺齐克主张的是一种功能极其有限的“最弱意义上的国家”,认为国家不能够违反侵犯和干涉个人自由和权利这一道德边际约束原则,在罗尔斯的两个正义原则中,他也很明确地指出第一个正义原则优先于第二个正义原则即他人的功利并不能剥夺最基本的自由和平等权利,两人都坚持个人自由优先的基本价值。不同的是,罗尔斯的正义理论更强调一种“平等的自由”,罗尔斯的自由较多的指最基本的人身自由和政治自由,而在经济所有权的自由问题上则要求照顾那些弱者;而诺齐克始终坚持自由至上,认为国家的职能仅限于保护个人权利免受侵犯,只要个人的持有权利是正义的,国家则无权干涉个人的持有,他的“最弱意义上的国家”理论是在“看不见的手”的过程中形成的,因而它也注重市场体制下人们正当获取和自由交换的方式。






[①] 洛克:《政府论》下篇,第78页,商务印书馆,1996年版。

[②] 罗伯特·诺齐克: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第25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1年版。

[③] 罗伯特·诺齐克: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第158-159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1年版。

[④] 约翰·罗尔斯:正义论,第267-268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年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2-12-10 01:0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