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8890|回复: 0

黄林俊2月读书笔记

[复制链接]

11

主题

11

帖子

6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1
发表于 2021-3-28 09:5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代议制政府》读书笔记
黄林俊 S20201012
摘要:在密尔看来,好政府的标准是一方面能够通过教育、训练公民等途径增进公民的美德、智慧等积极品质,另一方面是政府需要形成有组织的制度安排。代议制政府满足好政府的标准,因而是理想的政府形式,在代议制政体下,政府与民众之间是一种双向互动的关系,它既能吸收又能发展人类的智慧和美德,同时公民在代议制政府下既能“自保”又能“自助”。但是,密尔也认为代议制政府存在着一些潜在的危险,如代议制团体在“智力”上的偏低以及“阶级立法”等危险,为此他提出了相应的克服办法。放眼当下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采取的都是代议制政体形式,因而我们不需要将过多的注意力放在是否有必要实行代议制民主这个问题上,而应当关注如何提高代议制民主的代表性和促进代表实质性作用的发挥这些议题。
关键词:代议制政府;理想政府形式;弊病


在约翰·密尔的《代议制政府》一书中,他将代议制政体定义为:“全体人民或一大部分人民通过由他们定期选出的代表行使最后的控制权。”[①]从这一定义可以看出,代议制民主是一套以选举为中心的民主理论,强调人民通过由他们选出的代表间接行使权力。
在密尔之前,就有如洛克、卢梭和潘恩等政治思想家对代议制民主理论作出过相关的评述。卢梭在他的《社会契约论》一书中就曾批判了代议制民主理论,他认为主权是不能被代表的,因为公意不能通过党派来产生和表达,也不能通过某个代议团体或机构来产生和表达,一个很经典的论断就是:“英国人民自以为是自由的;他们是大错特错了。他们只有在选举国会议员的期间,才是自由的;议员一旦选出之后,他们就是奴隶,他们就等于零。”[②]洛克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被视作代议制理论的奠基者,在他的《政府论》一书中,他提出国家的最高权力应当属于人民,政府权力的合法性来源于人民的委托。之后的潘恩认为代议制政府是最好的政府形式,并将代议制与民主制结合起来。密尔在他们的基础之上继承和发展了代议制民主理论,他的《代议制政府》一书以严密的逻辑系统地阐述了该理论。
一、理想政府形式的标准

密尔在论述代议制民主理论之前,在这本书中围绕“什么样的政府是好政府”这一问题给出了他的回答。一般来说,好的政府形式能够最大限度地促进特定社会利益,因而应当把社会利益的总和作为检验政府好坏的标准。密尔提出的好的政府的标准主要分为两方面,首先是政府能否通过教育、训练公民等途径增进公民的美德、智慧等积极品质,这一方面强调政府与公民之间的双向互动;其次是政府能否有效地组织起来,形成有组织的制度安排。
理想的政府形式还应满足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是每个人都有免受他人伤害而捍卫自己利益的权利,也就是说在理想的政府形式下,人民有机会通过发挥自己的潜能促进自身利益的实现;第二个条件是人民依靠他们各自或共同的行动在与自然斗争的过程中养成积极自助的性格。
从密尔对好政府的标准的论述来看,首先,他认为的好政府应该是能够有效地促进社会整体利益的实现,同时保障公民的个体权利不受侵犯。除此之外,他尤其注重民众的美德、智慧、素质和能力等品质能否在政府的统治下得到训练。在专制政体下,统治者与民众是命令—服从的单向度关系,他们之间缺乏有效的沟通,民众也很少有机会参与到政治过程中去,他们的智慧和能力也很难得到有效的提升,因而他强烈批判专制政体的统治,其代议制理论具有鲜明的民主特色。
二、代议制政府是理想的政府形式

政府的存在和运转需要具备三个条件,首先,政府形式必须为人民所接受;其次,人民愿意参与到政治生活中并得到锻炼;再次,人民愿意并能够履行他们的义务和职能,在密尔看来,代议制政府能很好地满足这些条件,因而代议制政府是理想的政府形式。
(一)代议制政府既能吸收又能发展人类的智慧和美德
决定政府好坏的要素,在于组成社会的人们的美德和智慧,政府只有将那些具有良好的美德和智慧的人吸纳进去,才能够实现良政善治。政府的管理是由人们的行为组成的,如果管理者和监督制约管理者的人们都是无知、愚蠢和可悲的偏见的群众,这样的政府很难实现对政治和社会有效的管理。代议制政府通过一些程序能够将具有智慧和美德的人吸收到政府中去进行管理,它能够动员社会中每一成员的智慧和美德对政府施加影响,进而促进社会利益的实现。
与此同时,代议制政府能够促进人类智慧和美德的发展。政府既是一个管理和安排公共事务的组织机构,又是一个对人类精神起着巨大作用的力量。就代议制政府中代表的产生过程来看,首先,这些代表基本上是由选举产生的,公民在参与选举的过程中自身能力可以得到有效的政治训练;其次,这些被代表者和代表之间实际上是一种委托-代理关系,只有能够充分表达被代表者的利益和诉求他们才能算得上称职和合格的代表,因此他们在参与政府决策和管理过程中肩负着重要的使命,这也对他们处理公共事务的能力提出了较高的要求,代表们通过参与政治决策和管理过程得到锻炼,自身素质也会随之提高。
因此,代议制政府形式和人民的智慧和美德是一种双向促进的关系,代议制政府既能动员和吸收人民的智慧和美德来管理安排公共事务,并监督政府工作,又能训练和促进人民智慧和美德的发展。
(二)代议制政府是人民能够“自保”和“自助”的政府形式
人性的特点是维护自己的利益,人们在行为上有着一种自利倾向,基于此产生了两条福利原则,第一个原则是每个人或任何一个人的权利和利益,只有当有关的人本人能够并习惯于捍卫它们时,才能免于被忽视;第二个原则是从事于促进普遍繁荣的个人能力愈大,愈是富于多样性,普遍繁荣就愈达到高度,愈是广泛普及。[③]将这两条原则具体化后便成为:人们愈具有自保的力量并进行自保,他们就愈能免遭他人的祸害;只有他们愈是自助,依靠他们自己个别的或共同的行动而不仰赖他人,才愈能在同自然的斗争中取得高度的成功。
密尔从这两条原则出发,认为任何政府都不应束缚人民的双手,只有依靠人民自己的双手,才能对他们的生活状况做出积极和持久的改善。代议制政府既能促进人民“自保”又能促进人民“自救”,它鼓励公民对国家利益的关心,使每个人都感到自己是公众的一分子,凡是为公众利益的事情,也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
三、代议制政体下议会和政府的职能划分

密尔认为作为代议制团体的议会,其主要职能是掌握并行使最后的控制权,而控制权的行使并不意味着议会需要无所不包地处理一切事务,因而在这里就涉及到代议制政体下议会和政府的职能划分问题。作为代议制团体的议会,其职能是“指导”而不是“行动”,因为议会中人数众多,不仅不熟悉具体的业务,还没有首脑统率,如果由议会进行具体事务的处理,必然会导致一种行动上的迟缓和低效率。人数众多的议会不仅不宜于管理行政,也不适宜于直接从事具体的立法工作,他认为法律必须由少数人组成的委员会去制定,制定法律一方面要准确和富有洞见地洞察各项法律条文的效果,另一方面必须能和以前所制定的法律构成首尾一贯的整体,这是人数众多、水平不齐的议会所不能胜任的。人数不多的委员会将体现法律的“智慧因素”,人数众多的议会将代表“意志因素”,尽管议会不适合从事具体的立法工作,但它不仅具有否决法案的权利,而且有将法案送回委员会进行重新考虑或加以修改的权利,任何法案在未经议会明白表示认可之前不能成为法律。
在议会和行政机构关系方面,议会虽不宜直接管理行政事务,但议会有权任命行政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考虑到议会难以做到使所有的议员都对被提名人都十分熟悉,因而由议会本身提名和任命一切内阁阁员是不可取的,一般来说,议会决定的往往是两个或三个政党中哪一个政党应当组织政府,或者由议会任命内阁首脑,其他内阁成员则由内阁首脑推荐任命。同时,议会有权监督行政,有权将政府有问题的行为进行公开并要求作出充分的说明,同时有权罢免那些滥用职权的政府人员。
四、代议制政府存在的弊病

尽管密尔认为代议制政府是最理想的政府形式,但它仍然存在着一定的弊病。密尔指出,代议制民主容易产生两种危险,第一种危险是代议制团体在智力上的偏低,以及控制该团体的民意在智力上偏低的危险,为此,他主张必须限制选举权,只让能读、能写、能算的有一定文化水平的人有选举权,同时,他还主张只应允许“纳税的人”有选举权,显然这是不合理的,也有悖于民主的基本原则,因而有学者认为密尔的代议制民主理论是一种折衷的民主。[④] 同时,密尔还主张,在选举上应打破地方界限,选民有权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挑选,这一主张具有较高的操作难度。
此外,代议制民主还可能面临“阶级立法”的危险,所谓阶级立法,就是掌权者只顾自己阶级的利益,不顾全体公民的利益。密尔因此提出,理想的政府形式应当使任何一个阶级或任何代表少数的阶级联盟,都不应该在政府中发挥压倒一切的影响,同时他主张议会不应当只代表“多数”,而应当代表“全体”,因为多数与少数的利益总是对立的,如果议会仅仅只代表多数,那么议会则与理性、公正、真理相背离。
五、总结与思考

在《代议制政府》这本书中,密尔整体的论证逻辑是首先阐明好政府形式的标准,接着指出代议制政府满足好政府的标准,因而是理想的政府形式,它既能吸收又能发展人类的智慧和美德,又能促进人民实现“自保”和“自助”。但同时代议制政府也面临着代议制团体在智力上的偏低和控制该团体的民意在智力上偏低的危险、以及“阶级立法”的危险,针对代议制政府存在的这些潜在的危险,密尔也提出了一些解决办法,其中的一些办法缺乏可行性甚至与民主原则相背离。
受制于人口规模等原因,直接民主操作难度大、成本高,当今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均实行代议制政府形式,代议制民主是不可避免的趋势,因而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是如何保证代议制政府的代表性和公正性,避免它被少数精英所利用进而陷入“少数人的民主”。在代议制民主实际操作过程中,往往存在着重视选举过程而轻视代表发挥的实质性作用,选举过程固然重要,因为它决定了选出来的代表是否真正具有“代表性”,是否能够代表一些少数群体、弱势群体或边缘群体的利益,但代表能否发挥作用同样是一个重要的议题。因而在代议制政府运转过程中,要重视代表发挥作用过程,避免重形式轻实质的倾向,可以通过一些制度设计保证代表真正表达选民的利益诉求,同时需要建立选民和代表之间的沟通和交流机制,加强他们之间的联系。最后,由于代议制政府对被选出来的代表的素质和能力有着较高的要求,因而可能会造成一种精英化倾向,这就需要代议制民主在精英代表和大众代表之间做出有效的权衡,以保证代议制政府的有效运转。




[①] 约翰·密尔:《代议制政府》,第66页,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

[②] 卢梭:《社会契约论》,第20-21页,商务印书馆,2011年版。

[③] 约翰·密尔:《代议制政府》,第42页,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

[④] 辛向阳:《折衷的民主:密尔的代议制民主理论》,《国外社会科学》,2011年第6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2-12-9 23:4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