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9120|回复: 0

黄林俊1月读书笔记

[复制链接]

11

主题

11

帖子

6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1
发表于 2021-3-28 09:4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黄林俊 于 2021-3-28 09:46 编辑

《旧制度与大革命》读书笔记
S20201012  黄林俊
摘要:本文首先剖析了《旧制度与大革命》的研究方法,托克维尔将大革命置于其发生前前后后几十年甚至几百年进行研究,注重比较研究的方法,还独创性地采用了一些社会学的研究方法。在内容方面,托克维尔在书中对法国政府运行和各阶级特点的分析颇为深刻,基于国家与社会关系视角进行认识有助于进一步理解法国大革命的爆发原因以及揭示旧制度与大革命之间的内在联系。在文章的最后,通过对书中一些悖论性观点的思考,同时联系中国当下现实,能得到很多有益的启示。
关键词:研究方法;国家—社会关系;旧制度;社会阶层
《旧制度与大革命》是法国政治学家、历史学家托克维尔的代表著作。就写作目的来看,托克维尔并不是利用这本书记录、描述法国大革命这段历史,而是以此来阐释大革命爆发的原因和后果,揭示旧制度与大革命的内在联系。《旧制度与大革命》这本书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打破了我们很多固有认知,让我们对政治革命、平等、自由等概念以及它们之间的联系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它之所以能起到这样的效果,主要在于托克维尔独特的研究视角和方法,因而有必要对此进行探析。此外,托克维尔对旧制度下政府权力运作、各阶级状况的分析也很透彻,通过这些还原了大革命前国家与社会生活的面貌,进而清晰地阐释了旧制度与大革命之间的内在逻辑。
一、 《旧制度与大革命》的研究方法探析
在这本书中,托克维尔将大革命置于其发生前前后后几十年甚至几百年进行研究,注重比较研究的方法,这其中既包括横向比较,也包括纵向比较,诚如他所言:“谁要是只研究和考察法国,谁就永远无法理解法国革命,”他从时间维度将大革命前后一些事件进行串联分析,从空间维度将法国与英国、德国、美国等国家进行比较分析,以解释法国大革命的特殊性。托克维尔在研究法国大革命时,还翻阅了大量的档案、史料佐证自己的观点,得出的一些结论具有很强的说服力,他还独创性地采用了一些社会学的研究方法,因而托克维尔本人也被视为社会学(政治社会学)的奠基人,在社会学发展历史中也具有很强的影响力。
《旧制度与大革命》还具有强烈的问题导向的特点,作者在书中提出了很多发人深思的问题,例如为什么封建权利在法国比在其他任何国家更受人民憎恶?为什么繁荣反而加速了大革命的到来?这些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带有一定的悖论性的特点,颠覆了一些传统意义上的认知,对这些问题的解释加深了我们对法国大革命甚至对政治革命理论的认识。
二、国家与社会关系视角下法国政府运行与各阶层特点分析
旧制度下法国政府权力运行带有很强的专断性、随意性的特点,政府权力高度集中,中央政权强大,地方及个人空间狭小,各阶层之间由于利益上的冲突、缺乏公共生活等原因呈现断裂的特点,整个社会一盘散沙,因而,借助托克维尔在书中对法国政府运行和各阶级特点的分析,基于国家与社会关系视角进行认识有助于进一步解释法国大革命的爆发原因以及揭示旧制度与大革命之间的内在联系。
(一) 旧制度下政府运行特点
从政治权力运作角度看,旧制度下的法国形成了高度集权的政治体制,几乎是由一个被置于王国中央的唯一实体管理全国政府,由一个大臣来领导几乎全部国内事务,在各省由一个官员来领导一切大小事务,权力运作专断且随意。就司法权而言,经常会出现司法权和行政权行使混乱的局面,负责审判的普通法院经常会被干预,御前会议具有“调案”的权力,其判决数量庞大,而且随着大革命的临近,不断增加;同时,凡因涉及公共利益或解释政府法令引起的争讼,均不属普通法庭所辖范围,因而设立了很多的特殊法庭,即行政法院,它们审理与政府有关案件时包庇所有政府官员。行政上的中央集权导致所有行政事务、工业的发展全部集中到巴黎,挤压了其他城市的发展空间。在中央政权和个人之间,只存在广阔空旷的空间。在个人眼中,中央政权已成为社会机器的唯一动力,成为公共生活所必须的唯一代理人,民众高度依赖政府,法国公民比任何地方的公民更缺乏在危机中共同提供行动、互相支持的精神准备,所以一场伟大的革命就能在一瞬间彻底推翻这样的社会。
(二)旧制度下法国社会阶层分析
对旧制度下法国社会阶层的分析是认识法国社会的重要手段,托克维尔在书中详尽地研究和描绘了当时的贵族、教士、资产者、作家和农民等阶层,剖析了他们之间的矛盾以及对法国大革命的影响。首先需要提及的是法国当时的领导阶层对各阶级的态度和政策,政府对上层阶级的政策表现得很温和,而当他们面对下层阶级尤其是农民时,常常变得冷酷无情、骄横粗暴,政府采取的阶级政策起到的是一种总体性的作用,会影响社会各阶级的走向。
具体到各个阶级而言,贵族阶级是由来已久的上层阶级,在大革命爆发前,它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原来的贵族阶级在享有众多特权的同时,还握有政治权力,但随着大革命的临近,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贵族阶级的政治权力在不断地丧失,但领导阶层由于恐惧其威胁自身统治,却在不断扩大他们的一些特权,这自然会引起下层阶级的不满。资产者阶层由于自身财富的不断增加往往会被授封为贵族,这些新封贵族同样也会享有贵族享有的特权,但是他们的贵族地位却得不到旧有贵族阶级的承认,旧有贵族阶级甚至不屑于与这些新封贵族阶级为伍。农民阶层是法国社会中负担最沉重的阶层,贵族等阶级享有的特权均以牺牲农民阶级利益为代价,中央政府企图获得更多的财政,但他们又害怕侵犯贵族阶级的免税特权,只好不断从农民身上加征税收,摊派捐税不均导致的后果就是最有能力纳税的人免税,最无能力应付的人却得交税。农民身上的其他负担亦是如此,如修建道路一事与农民的切身利益并无多大关联,但他们却需要出最多的劳动力和徭役,从这些道路受益最多的其他阶级却认为理所当然,而与农民利益紧密相关的乡间道路却迟迟得不到修建,这就会造成严重的社会不平等。
总的来说,旧制度下的政府采取的是一种分而治之的阶级政策,这就会导致不同阶层对社会的理解互不相同,互相封闭,穷人和富人之间没有共同事务、共同利益,社会中产生了许许多多的小团体,小团体眼里只有自己的利益,即“集体的个人主义”。从国家与社会关系角度来看,旧制度下的法国国家权力极其强大,社会相对来说是萎缩的,地方政权依附于中央政权,个人高度依赖于政府,同时,不同阶层之间由于缺乏共同利益和公共生活让旧制度下的法国社会变成了“分立的社会”,整个社会一盘散沙,缺乏公共的精神,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在当下社会治理过程中很强调“共同体”的建设和寻求实现国家与社会之间的有机平衡。
另外,作家、哲学家这些文人阶层也对法国大革命的爆发产生的重要作用不得不提,正如托克维尔在书中提到的:“政治生活被强烈的推入文学之中,作家控制了舆论的领导,一时间占据了在自由国家里通常由政党领袖占有的位置”[①]这些文人虽然对政治抱有极大的兴趣,但他们手中并没有握有政治权力,因此在法国,政界仿佛划分为两个互不往来、彼此分割的区域。这些作家对政治、社会有了很多新的思考,提出的是一些普遍的、抽象的理论,尽管他们的具体观点不一,但起跑点是一致的:都认为应该用简单而基本的、从理性与自然法中汲取的法则来取代统治当代社会的复杂的传统习惯。当时的法国政府允许极其自由地讨论有关宗教、哲学、道德乃至政治种种普遍的和抽象的理论,只要人们不恶意评论政府的芝麻小官,这样这些文人就有很大的生存空间。不满的底层民众则会从这些作家的思想中寻求精神寄托,自由、平等等思想则会充斥在这些民众头脑之中,这也将会转化为公众激情,因而这些作家、哲学家对思想、舆论的引导对大革命的爆发所起的作用是不能忽视的。
三、对书中一些观点的思考(一)旧制度与大革命的内在联系
与一般革命理论相同的是,这本书也体现出底层民众负担过重导致革命的产生的观点,但不同的是,托克维尔认为大革命并没有导致旧制度的完全坍塌,革命后的社会建立在旧制度的基础上,大革命后的政治体制仍然沿袭了一些旧制度下的法律、习惯以及思想感情等。也就是说,法国大革命前后并不是完全断裂的,它呈现出连续性和反复性的特征,大革命后的政权更迭反反复复,拿破仑时代建立的政权同旧制度下的政权一样权力都高度集中。除此之外,大革命后的政府管理监督体制和行政风格也与旧制度下的政府也高度相似。
(二)一些悖论性观点及启发
在本文的开始就提到托克维尔在书中阐述了很多的悖论性观点,对这些观点进行探析可以给我们带来一些启发。例如,法国的封建制度残余较德国等欧洲国家更少,农民负担较部分国家更轻,农民自身状况也在不断改善,但大革命恰恰在法国开始爆发。因而托克维尔认为革命的发生并非总因为人们的处境越来越坏,法国人的处境越好就越觉得无法忍受,繁荣反而加速了大革命的到来。在法国,与繁荣的发展相对应的是,精神却显得更不稳定,更惶惑不安,公众不满在加剧,对一切就规章制度的仇恨在增长。[②]这里也可以用之后的政治革命理论进行解释,在繁荣发展的背景下,下层阶级会面临理想秩序与现实秩序的落差,产生一种“相对剥夺感”;同时,经济的发展会不断更新群众的观念,人们处境的改善会对现实提出更多的要求,加之自由、平等等理念的传播以及舆论的宣传,法国大革命自然难以避免。
联系当下中国的现实,这些观点可以给我们带来一些有益的启示。目前的中国正处于实现现代化的过程中,经济上仍然保持中高速的增长速度,但也面临着诸如阶层固化、贫富差距加大、社会不公等挑战,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促进人们权利意识的增强,对特权的容忍度不断降低,社会上一些特权事件一旦爆出就会引起很大的舆论风波,政府的处理态度则会影响社会秩序与稳定,因此政府应当保持敏锐的察觉能力,考虑民众的情绪,注重从制度层面保障人民的权利。此外,托克维尔还提到“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开始改革的时刻”,当下正值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时期,改革的步子一定要迈稳,既不能盲目自信,也不能偏向保守,时机一旦成熟即应做出相应改革,以破除一些体制机制弊端,更好地促进政治、经济、文化以及社会等方面的长足发展和进步。
      



[①] 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第177页,商务印书馆,1997年版。

[②] 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第209页,商务印书馆,1997年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2-12-10 00:5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