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04|回复: 0

韦瑞瑞十一月读书笔记

[复制链接]

8

主题

8

帖子

3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8
发表于 2020-12-7 15:4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问题的提出
近年来物质生活的富足与网络科技的迅猛发展,消费时代成为新世纪的代名词,逐渐渗透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并开始改变大众的审美趣向。当代消费社会,是一个美丽与疯狂并存的经济时代,女性与消费之间的关系也紧密起来。传统的消费观认为,生产是积极的,男性的;消费是消极的,女性的。[1]然而伴随全球化消费时代的来临,消费与生产之间的关系也被人们所认识。女性消费成为了一个十分重要的研究话题,特别是女性对自身身体的消费引起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广泛关注。女性以关注并塑造更加健康、美丽的身体为目的的消费欲望逐渐增强,从简单妆容的修饰、靓丽服装的追捧、到为了保持丰腴身材花费大量金钱在健身与减肥活动之中,把女性“寻美”路程展现的淋漓尽致,甚至还有部分女性开始向自己的身体提出挑战,比如进行隆鼻、割双眼皮、削骨、抽脂、隆胸等手术。香港《南华早报》曾发表题为《分析人士说未来几年中国整形美容手术市场将暴涨》的文章表示,汇丰银行分析师在最近一份调研报告中说:“追求人体美已成为中国的一大单生意。”报道声称,根据中国整形美容协会统计,2014年中国刚刚起步的整容业价值大约4000亿元,到2019年,中国的整容手术业规模将扩大一倍,达8000亿元,跃居成为世界第三大整容市场。这些似乎表明了社会对女性的各种规范与限制不断放松,女性获得了空前的自由与解放,社会地位得到了提高,逐渐实现了男女平等。然而,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无论是整容行业的盛行还是各种五花八门的时尚广告,无不表示女性身体在被物化、身体化。那么,在当代消费文化语境下,女性身体是如何被建构的,以及这种建构背后的深层内涵值得我们深思。
二、    女性身体的社会建构
鲍德里亚在《消费社会》一书中表示,“在消费的全套装备中,有一种比其他一切都更美丽、更光彩夺目的物品——它比载负了全部内涵的汽车还要载负了更加沉重的内涵,这便是身体”.[2]身体在消费社会中,是被特定的话语所建构出来的。身体,指人或动物的整个生理构造,有时也特指躯干和四肢,是由部分生理组织构成的整体,这是身体的自然属性。然而在现代社会中,身体被赋予了社会性、文化性和物质性等多种属性。女性身体除了具有身体的自然属性与多种属性之外,还具有作为其特有的女性特征。西蒙波伏娃认为,女人是被社会建构成女性的,女性气质是被社会构建的结果。[3]因此,在当代消费文化语境下,女性身体被赋予符号化特征,正是这种消费对身体欲望的挖掘,让社会对女性身体价值去进行盘剥。福柯表示,身体是建构人的主体意识的一个主要权力点,身体是权力的结果。我们需要对身体去进行规训,这种规训需要社会和我们自身来共同完成。[4]在当代消费文化语境中,主要从几个方面去对女性身体进行建构,以获取商业利益。为了让这种利益更大化,这些商业主体制造了更多美好的女性形象,比如独立、自强、美好等,让女性们纷纷去模仿与自我塑造,以便可以更大程度对女性身体进行商业控制。
大众传媒的急速发展,更加便利了人们的消费。大众传媒带给我们的美女文化,是利用了父权文化对女性身体控制,女性身体不断地出现在各种各样的广告中、影视节目中与杂志封面上。她们的身体被彩妆、整容、健身、时装等所定义,成为男性的欲望与窥视的对象。大众传媒通过明星和模特提供一种关于美丽、时尚的参照物,在这样塑造的形象下女性开始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怀疑,并寄希望于大众传媒所营造出来的与明星触手可及的种种商业产品来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消费。商家正是借助这种社会上对女性的期待与渴望,从而把女性的消费欲望转为实际的消费行为。通过“你值得拥有”、“做女人,更自信”等广告语更是把女性置于强烈的消费欲望之下。女性的外在形象逐渐开始取代内在成为更有利的标准与条件,女性的外表形象被大肆宣扬,脱离了内在特质,使人们的目光停留在视觉感官层面。
女性的身体开始被切割与物化,当下的女性形象,更多的是从男性角度出发对女性身体进行切割和分裂的,使得女性身体常常不是作为一个整体,而是以部分的形式去呈现,比如女性的眼睛、嘴唇、手和腿等身体部位。女性身体的这些部位都是可以通过商业化进行加工,这种加工不仅迎合了商家赚钱的欲望也迎合了广大男性的审美与目光。实际上,这些美女形象都是被现实中的技术进行重现的,利用PS等相关现代科学技术,对图片进行处理,达到完美的境界,打造出无懈可击的真实。大众传播媒介正是通过这种向观众不断传送的女性身体完美形象,瓦解女性自身的审美与价值判断,以一种无言的暴力的形式,改变社会对于美貌的差异性的定义,让这种定义符合商家为创造利润的需要。女性开始由头发到脚趾进行着精心的打造与护理,然后为这种打造与护理进行消费,于是,在当下的消费社会语境下,成功的对女性的身体和精神世界进行控制。
那么,为什么男性较之于女性更少的被社会所盘剥呢?我们都知道,在两性中,女性在获得相对自由与平等的同时,所获得权利与资源依旧是不如男性的。因此,两性中谁去进行打扮,关键在于两性的社会地位,即谁处在下风。[5]当今的消费社会背景下,向我们展示的是,男性拥有更多的社会资源和更高的社会地位。比如,当你在描述一位医学颇为精湛的医生,人们头脑中往往出现的是男性的形象。男性掌握的权利、地位和财富引领着整个市场的大风向。通过利用这种男性审视的目光,借助大众传媒的宣传,女性逐渐被物化为身体存在一种形式,这种不安全感使女性对自己的身体展开全面的塑造与修饰。在当代消费社会中,我们可以说,女性在选择上是自由的,但这种自由缺乏主体性。
最近一档特别火的综艺节目《你怎么那么好看》,引起了网友的广泛关注与讨论。这档综艺节目是根据国外的《粉雄救兵》改版的,然而两档节目所体现出的价值与理念是完全不同的。在《你怎么那么好看》中,分别有四胞胎妈妈、大龄单身女博士、中年女医生、压力“社畜’女白领等被进行改造,可以发现被改造者通通都是女性。节目中改造者先社会所输出的价值观是女性必须按照标准的模板去成长,而这个标准不是基于女性自身的意愿与舒适,而是“男权审美”。《粉雄救兵》则是在素人自身的自愿下,提出一些不改变原来生活标准的情况下,打造更好的自己,并且在素人之中有女性也有男性。
人们通常会在自己认为重要的事情上花费时间、精力甚至金钱,女性身体的物化使女性忙于关注自己的外在形象,花费更多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塑造一个符合男性审美标准的“美”的形象。这种对身体的消费剥夺了其在其他领域等方面的投入,使得男性的社会权利进一步得到巩固。鲍德里亚表示,性欲是消费社会的头等大事,女性的身体在被男性消费着,表现了父权制社会中男女两性之间的关系,因此,在现代社会中,基于“符号”的男权审美消费愈演愈烈。在诺亚沃尔夫的《美的神话》中表示,90年代下的社会对女性的外貌十分严格,50年代的家庭主妇被90年代“年轻”、“潇洒”和“瘦”的工作大人所取代,引起了职业女性对自己的身体开始产生担忧,害怕生育导致肥胖以及身体老化。[6]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当今消费社会下,逐渐丁克家庭不断增多的其中一个原因。
“健康第一”的观念深入人们心中,健身行业也在蓬勃发展。“瘦”成为新时代健康标准的代名词,“要么瘦,要么死”也一度成为减肥女性口中的警示标语。女性参加健身的目的更多的并不是为了保持健康的身体以及在运动中享受快乐,而是想让自己变得更美丽、更苗条。当代女性的身体可以说是一场审美与形象革命,它关注的不是身体本身的健康与否,而是身体的美丽、纤细与观赏程度。然而,广大女性并不认为身体健康是最重要的事情,甚至参与体育健身运动是将塑造美丽的身体外形作为最重要的目标去追求。[7]
另外,整容行业在中国也开始逐渐兴起,被人们所接受。美容和整容已经作为中国人自房子、汽车和旅游后可自由支配收入的第四大支出。[8]根据国际整容外科协会数据统计,2016年女性进行了2036.3万次整形,占比86.2%,女性常见的手术整容内容是隆胸、吸脂、隆鼻、割双眼皮等。中国医美市场现已跃居世界第三位,预计到2022年,我国每年整形美容人数将超过1000万人次。女性对自己的身体部分进行整容,其目的是为了建构美丽,以获取更多的社会地位和资源。在当下消费文化的语境下,在大众媒体与商家利益的推动下,在整容行业的兴起下,女性身体都在面临着无时无刻忧虑,女性希望通过整容来塑造“美”。因此,在市场化飞速发展的今天,女性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在被技术化、物化与身体化。比如社会中所谓的“高级脸”、“明星身材”、“网红脸”等,女性开始对于美有了自己定义的一概而论的标准,符合这个标准的女性便被认为是美,将会获得更多的社会地位、资源以及公众熟悉度。这个过程便可以归之为社会对女性身体建构的过程,这套标准又通过大众传媒、商家等大肆宣扬,使得女性们都积极为了达到这一概而论的美的标准,对自己的身体开始采取措施。在这种标准化的促使下,整容医生通过冷冰冰的医疗器械对女性身体进行窥视,女性不标准的身体暴露在手术室中。所以,整容并不仅仅是女性要求身体变美的过程,更大程度上是女性的身体在按照父权文化传统和意识形态对女性身体进行部分切割,女性的身体在整容的过程中被物化。[9]
以上种种表明,现代女性的消费不再是一种纯粹的商品购买行为,而是基于“符号”的消费。也就是说,在消费过程中,女性的着眼点不再关注于商品本身,更多关注的是商品传达出来的一种概念与意义。这种概念与意义符合当下“主流”价值观念,而这种“主流”价值观念为现代社会所建构,逐渐演变为一种消费标准。符合这种标准就会被赋予“美丽”、“健康”、“积极向上”等表达,反之会被贴上“丑陋”、“消极生活”、“虚弱”等标签。这种“主流”价值观念催生出“表演性自我”一种通过自我表演去获得他人认可的人格,这是一种看得见的自我,得体装饰而推出的身体成为公开象征与外部表演所体现出来的面貌[10]因此,女性对自身身体的完美追求将永远没有终点,不断迎合社会建构的“主流”标准。
三、    结语与思考
从今天的社会现实出发,有人认为女性的资源、地位与话语权在不断上升。当下女性对身体的消费是在表明,女性的身体是代表快乐同时表现自我的源泉,女性消费实际上是一种结构策略,女性的主体性可以在消费文化中得到更好的确认。[11]笔者认为,现在的社会文化中主张尊重不同观点的差异性和多元性,允许多种声音的发出。在当下消费文化语境下,女性身体被社会建构着,如何在消费中自我解放是十分值得考虑的问题。首先不能主张二元对立观点,而是让两种观点进行相互交融,。一方面,女性身体确实存在着被消费的情况;另一方面,在当下消费文化语境下,女性确实比以往有了更多展示主体性的机会。其次,女性可以展示自己身体的主体性,但是要引导女性更多关注内在精神世界,丰富“美”的标准。将美进行个体化、丰富化与民主化,女性都有权利对自己身体在自我选择进行的消费,这种消费不应该来自于社会对女性的建构,更不应该来自“男权审美”。最后,这种社会对女性身体的建构依旧是两性之间的不平等,男性拥有比女性更多的社会资源和权利。女性要清楚的认识到自身身体的自我认知的建构,敢于想“男权审美”做出反抗。大众传媒和商家需要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引导广大女性对自己进行正确的身体审美。只有这样,女性才能够在当代消费文化语境下,拥有自我身体的主体性,重塑新时代女性自我新形象,发挥女性自身的潜力,最终缩小两性之间的差距。[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3-1-28 08:3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