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19|回复: 0

郑亚露十一月读书笔记

[复制链接]

7

主题

7

帖子

3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9
发表于 2020-12-6 21: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金钱、性别、现代生活风格》读书笔记
一、作者简介
齐美尔是德国社会学家和哲学家,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反实证主义社会学思潮的主要代表之一。 就其感兴趣的问题而言,齐美尔的研究与著作大致可以划分为以下三个时期:哲学研究时期、社会学研究时期、生活哲学和新形而上学研究时期。在第二个时期,齐美尔在社会学方面进行了探索与研究,齐美尔提出了众多和之前完全不同的社会学观点,对后来社会学的发展产生了深刻影响。齐美尔反对社会是脱离个体心灵的精神产物的看法,认为社会是由互动结合在一起的若干个人的总称;他将社会学划分为一般社会学、形式社会学和哲学社会学三类,并借助形式社会学的视角考察了社会群体与社会结构的问题,创造性地进行了小群体的形式研究,指出二人群体没有超个人的结构,而三人群体会发生较复杂的情况,三者中任何一人可以充当中间人并利用他人的不和从中渔利等,该研究为社会学对群体和社会结构的网络分析提供了重要的借鉴。除此之外,齐美尔在文化社会学方面有着突出贡献,其著作《货币哲学》被视为是一部杰出的文化社会学著作。《货币哲学》主要阐释了近代以来的货币经济现象以及与他相关的社会文化现象,这本书中,齐美尔以形式互动理论,揭示了互动对于社会关系本质的影响,详尽的研究了社会交换关系,特别是以货币为媒介的社会交换关系所产生的社会后果。齐美尔认为货币为媒介的社会交换关系,导致了现代社会中个人与劳动产品之间的日渐分离,导致了社会关系的客体化,也使得人际关系越来越非人格化,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淡漠,疏远,甚至异化,文明成为威胁人的力量。
二、内容
《金钱、性别、现代风格》作为西美尔文集的一种,本书由以货币哲学和性别哲学为主题精选出来的、最能体现西美尔独特的社会学(或文化哲学)风貌的10篇论文以及两篇分别代表了国内外西美尔研究水准的研究性论文组成,以深刻的理论分析了“金钱、性别、现代生活风格”这一主题,触及到社会生活深处的本质东西,玫瑰、竞争、卖淫、女性文化、卖弄风情、时尚心理、货币、性别问题等。
(一)现代文化中的货币
齐美尔是从文化的角度看待货币的,齐美尔认为货币经济塑造了现代社会的价值观念,也因其的“无特性”导致了不平等。
货币经济改变了原始交换中人与物的关系,原始交换中,人与物往往存在着直接的联系,具有可在空间范围内辨识的关系,而货币则改变了这一形态。首先,货币拉开了人与物之间的时空距离;时间上,货币价值的相对恒温性,不易变质性,使得交换已经不再局限于当下,不再受制于物品生命期长短,未来交易的可预期性极大增强,这进一步刺激了人们的交换需求,将未来需求纳入了人们行动的考量因素中,也让人们看到了财富遗传的可能性,使其对于货币的渴望不再只限于所处时间范围中,对于积累货币的意识开始滋长;在空间层面上,货币的出现,使满足需求的物不再取决于人类视线所及和行动范围,所有区域内的交换都成为一种可能。交换地域上的限制被打破,其他地域上存在的物也进入人们视野,这丰富了欲望的种类。其次,货币改变了人与物之间建立联系的基础。原始的人与物之间的联系往往建立在一些特定的基础上,如地域、血缘;而货币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局面,货币的价值普遍性使得无数新型的联合体成为可能,人们之间尽管不存在血缘、地缘等关系,但是货币能将其联系起来。同时,这种以货币为联系建立的基础,也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人与物、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关系,更多的是客观的利益。货币的发展改变了交换的距离,也影响了交换所产生的联系,随着这种影响的累积,导致的最明显的后果,就是让“纯粹手段”变成了“最终目的”。货币本身是用于简化交易的手段,却因为它“几乎在任何情境下都可以用于交换”的特性,而成为人们竞相追逐的目的。手段与目的的置换似乎经历了这样的过程:手段展现出其力量(如货币显现出其交换的潜力)——手段开始等价于目的(获得了货币就相当于马上要获得想要的东西)——手段开始超越目的——(要想获得某东西,需要先获得钱)——手段成为目的(要赚钱)。货币开始成为一切的中心,因为要获得一切,首先需要货币;就好像一夫当关,关外无穷的世界需从赢得该夫的准许起,因而破解该夫本身,就成了当下的目的。失去哲学的远见的现代人,无法看透手段与目的的混淆,因此学会了用手段去衡量目的,用金钱去丈量万事万物的价值。尤其是手段随着时代演进而愈发繁复,便愈发能遮蔽目的之所在。现代人用金钱衡量价值,是用量替代质、用数量替代质感、用迟钝的理性去替代细腻的感知。
(二)现代生活风格
文化通过“并行分化”和“既替分化”走向客观。前者的代表是商品,大量、可替代、规范化的商品,尽管是抱着适应人的需求设计,却逐渐塑造了人的需求;而从文化层面讲,人们所接触到的大量、可替代、规范化的文化,也塑造者人们的文化行为。后者的代表则是时尚,它是阶级的,“一阵一阵”的,与人形成了互不依赖却并行的奇妙关系。
基于此,齐美尔认为,现代生活风格就是在不断的分化之中,形成了其自身的客观性。大量存在的生活风格,使它们变成了“客观”“可选择”“不容个人改变”的东西。举个例子,古代是无所谓穿衣搭配的;随着单品的丰富,开始有人按照自己的喜好搭配单品,逐渐形成个人风格;个人穿衣风格越来越多之后,就开始有时尚博主给这些风格归类(“盐系”“森系”“职场”“洛丽塔”……),最终这些风格变成了标签化、程式化、任君挑选的模版(“今天我想穿职场风”——于是女孩儿抓起衬衣、小裙子和高跟鞋;出门之后,女孩儿说不定会被某博主拦下:“你的裙子是碎花的,这个不符合职场风的要求!”)。
看起来,人们拥有了更多选择;但是,这些选择也是被钉死的。人们过的实际上是一种既追求个性又缺乏个性的生活。这种矛盾的生活风格的集中体现,就在于时尚。
(三)竞争
美尔的形式社会学背景使他格外关注社会互动的具体细节。他认为:“社会学要研究的重点是各种互动形式,正是这些互动构成了政治的、经济的、宗教的、性的种种行为。”
齐美尔指出,“竞争”与“斗争”的区别,是“有第三方”与“无第三方”的区别。在两人的竞争关系中,存在斗争的因素;但区别这两者的关键在于,竞争关系中的两人所追求的目标掌握在“第三方”手中。而“竞争”又有两种具体的形式:一种是“无所获得”的,一方以战胜另一方为目的,但并没能如期从第三方处获得奖赏;另一种是“有所得”的,每个人都朝着目标努力,并不在对手身上花费力量。后一种竞争形态更为主流,在这种竞争里,“斗争的胜利事实上不是斗争的成功,而是超然于斗争的价值实现。”
现代竞争的本质,在齐美尔看来,是“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斗争,同时也是一切人以一切人为代价的斗争”,因为“那些注定领导大众的人,却隶属于大众”,现代竞争的核心在于争取更多的第三方人的支持,竞争者必须用自己的供给满足第三方的需求。
为了保证竞争满足人们心中的“公平”“道德”标准,人们往往会限制竞争。限制竞争的方式也有两种:一种是人际的,依靠人与人之间的承诺和契约来达成,这一论述非常近似经济学中的“垄断谈判”;另一种是超人际的,通过法律、制度等外在措施,对竞争手段进行约束,以此约束竞争双方(或多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3-2-1 07:5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