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428|回复: 0

郭锐乐11月份读书报告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0

帖子

7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0
发表于 2020-11-30 18: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村落的终结:羊城村的故事》
S19201034   郭锐乐
自从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涉及中国各行各业的人,涉及东中西部各个区域、涉及城市和农村的方方面面。1978年以前,我们的社会处在一种高度集中计划经济体制内,受到中国2000年来传统的小农经济的影响,城市与乡村之间保持着各自的生活秩序,彼此相安无事。但是随着改革开放,打破了城乡户籍之间的限制,快速的人口流动加剧了城乡之间边界模糊化。不论城市还是农村都被纳入到市场体系内,不得已接受着这场变革带来的“喜”与“悲”。城市成了现代化的代名词,为中国各个地区的人所向往,尤其是地处珠江三角洲的广州、深圳等地,更是人们争相恐后寻求黄金和财富的宝地。
一、五种村落边界的分化
《村落的终结:羊城村的故事》作者认为村落的终结涉及到五个边界的界定:经济边界、自然边界、行政边界、文化边界、以及社会边界。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发展,村落的自然边界和社会边界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在传统社会中,这五种边界基本上是重合的,构成了农民一生生活的半径。但是随着村落的开放。随着村落的非农化、工业化、去工业化和城市化,村落的边界也发生了分化,这五种边界也就不再重合了。但是这个边界分化的过程并不是杂乱无章,它有一个从边缘到核心,从经济边界开放到社会边界开放的基本次序。这是一个颇具有普遍规律的次序。这也就说明村落的终结实质上是村落的边界发生变化的过程。
二,村落终结与农民终结的实质
在作者看来,尽管羊城村已步入村落终结的过程,但它的运行逻辑依然保持着村落的深层特征,维持着它本身的“传统逻辑”,也就是它仍旧沿袭着村落历史上延续下来的习俗定规。仍旧遵循着村落所具有的非正式制度以及社会关系网络在生活秩序维持上的制约作用。我觉得作者所说的村落的终结应该是指的传统的村落的边界发生了改变,但是村落的社会网络并没有终结,这是中国农村现代化过程中的一种必然趋势。但是最后作者又谈到村落的终结和农民的终结的问题。认为虽然城中村的农民已经市民化了,意味着农民的终结,但是并不意味着村落的终结。一是,村落的终结和农民的终结不是完全同一的过程,不是非农化、工业化和户籍改革能够解决的。村落的终结更加艰难,更加漫长,一蹴而就的结果往往是造成社会的断裂;而是村落的终结必然伴随着产权的变动和社会网络的重组。其间必然伴随着激烈的利益和价值冲突,需要建立一种超越“零和博弈”的新的合作和整合机制;三是村落组织的传统本土资源,并不完全是现代性的对立面,它也可以融入或者被用来构建现代化的新传统,在所有被视为对立两极的中间,都存在连续普世的过渡和多样性;四是“城中村”在城市化过程中具有双重的功能,它既是城市异质的边缘,也是替代贫民窟而成为农民工融入城市并转变为新市民的摇篮和跳板;五是城中村的研究,为我们最终揭示从村落非农化到村落终结的变迁逻辑提供了研究可能。
三、关于村落是否终结的个人思考
在提出乡村振兴战略之前,党和国家的政策是在追寻现代化的道路上,走农业市场化、农民市民化以及农村城市化道路,也就是说现代化就是把小城市打造成大都市,把农村打造成城市。所以不论学者还是农民都会有一种疑问:“在这种急速的社会转型下,在追求现代化的过程中,农村会不会消失?”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让我们认识到有两点,第一,城市真的比农村好吗?第二个现代化到底意味着城市全部取代农村还是只要城市和农村达到一个合理的比例即可。首先对于第一个问题的回答,今年疫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过年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今年的疫情导致实体空间的区隔,人际交往的区隔,长达3-4个月的封城封村,对于城市居民而言,基本的生活保障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而对于农村村民而言,这和他们的往常生活并没有多大区别,就是偶尔不怎么去赶集,但是应付几个月的正常生活是没有问题的。记得贺雪峰教授在一篇文章中就曾经指出,“新冠疫情使得农村成为现代社会稳定的蓄水池”。这在一定层面用事实肯定了农村存在的必要性。另外在春节期间,许多北上广、深圳等大城市都会成为一座空城,因为这些城市流动人口占据庞大的比例,春节作为中国传统最重要的节假日,这种流动性被凸显的淋漓尽致。城市并不能将这些日常在城市中的人口都纳为城市市民,所以才产生了春节“空城”这一局面,也正是因为这些外来流动人口,这些城市才能发挥自身的优势,使其具有高度的经济活力。所以说农村人口是一个庞大的人口总量,能顺利完成市民化的在外来人口中只是占少部分的,大部分的人口也只是处在中低水平的打工者,如果这部分人没有顺利完成市民化身份的转变,那么乡村就不会消失。因为对他们而言,城市只是一个谋生的场所,等到攒够一定的钱,他们仍旧是要回到他们自己的乡村的。那里是他们的根,那里是他们能够承担得起养家糊口的地方,他们就犹如候鸟一般,到了一定季节也学会了迁移。另外一个就是关于现代化中农村和城市的关系问题,我们一直觉得农村代表着落后,愚昧、迷信。而城市代表着繁华、先进、现代。因此现代化的过程就是消灭农村。但是我们纵观西方发达国家的现代化历程,包括日本的先进经验,他们仍然保留了大量的农村,但是他们的农村建设和我们的不一样 。所以很明显现代化并不是要消灭农村,而是让一个国家的城市人口所占比例大一些,农村人口少一些,从事基本的农业生产,但是主要是以现代化技术为主,从事规模种植。农村保持农村原有的方式维持其秩序,城市按照自己的秩序维持。仍旧是两条互相独立的轨道。并不存在谁是谁的附属。
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国家对于农村和城市的关系规划出了不同的战略,现代化对于乡村而言,需要振兴,需要在原有的产权和社会网络的共同作用下,发挥最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而不是使村落消失,用城市替代农村。就像杜赞奇先生在《文化、权力与国家》中所说的那样,在国家为了使乡村治理合理化,使国家权力向农村扩张的过程中,反而导致使乡村本身的权力文化网络在这种现代化的行政管理体制中逐渐退出村落舞台,使村落管理衍生出不同的问题。“城中村”发展中的问题亦是如此,因此盲目的改造城中村,带来的阻力是非常大的,他不仅涉及产权的界定和社会网络的重新组织,还会涉及到村落治理以及持续发展的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3-1-28 07:2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