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91|回复: 0

李晓娟十一月读书笔记

[复制链接]

7

主题

7

帖子

3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9
发表于 2020-11-27 08:4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阎云翔《礼物的流动》有感
本书是阎云翔先生的第一部民族志,利用其在东北黑龙江省下岬村进行的田野调查,在中国传统文化背景下,将人情、面子、关系等融合,对中国乡土社会中礼物交换和人际关系进行简述,通过举彩礼和嫁妆的例子说明社会交换体系的结构和内容随社会实践变化。主要讲述礼物交换和人际关系两个主题。
礼物的馈赠是人类社会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礼物交换也是人类社会中最为重要的社会交换方式之一。在下岬村的案例中,无论是表达性的随礼行为,亦或是工具性的送礼行为,其目的都是为了形成一个有利于自己或自己的家庭更好生存的关系网络。这份关系网络虽则看似普通平常,但它却可以在特殊时期可以为村民们提供诸如经济、政治和社会等各方面的支持或帮助,也就是说人们可以从自己施行的礼物馈赠行为中收获到“回报”,这似乎也证明了社会交换理论中互惠原则的普遍性。不可否认互惠原则在中国社会的礼物交换体系中一样扮演着一个重要角色。但是,互惠原则并不能完全解释中国社会中的礼物交换行为,即中国社会中的礼物交换行为常表现出功利和情感、规范和道德、关系和人情二者兼具的情况。这也显示出中国自古就是一个关系本位的社会,不管是在城市,亦或是在农村,关系犹如一张蜘蛛所织之网对个体和群体都起到了支持、保护等多种功用。在下岬村,人们通过礼物来创造关系,也通过礼物来维持和展示关系,这是一个关系网密切而又复杂的社区,礼物在其中发挥了不可替代性的作用。在这一社区里,如果没有足够而合理的礼物馈赠行为,就会被人奚落,也无法营造一张健全而又牢固的关系网,从而也就不能在关键时候起到支持和保护自己的作用,书中作者提到了很多例子可以证明此点说明,如在农忙时节、饥荒时期或是婚丧仪式期间等。
人际关系网络的形成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可以通过下岬村民的礼物交换体系得以很好说明。阎云翔把下岬村民的关系网络区分为“核心区域”、“可靠区域”和“有效区域”,这三个区域根据私人关系的可靠性程度逐级向外推广,他们彼此之间的界限可以通过礼物交换的不同得以体现,也可以通过礼物交换得以维持。不同区域内有不同的礼物馈赠行为,如祖先祭祀的礼物馈赠行为就基本只发生于核心区域内;同时不同区域内的礼物馈赠行为可能会出现重叠,但礼物馈赠的方式、数量、性质却会视其距离核心区域的远近而不同。村民们会根据自己对三个区域的理解来确定日常生活中的礼物馈赠行为,当然村民亦可依靠自己的努力来扩展不同区域内关系网络的规模。另外,礼物馈赠若处于“有效区域”以内则基本属于表达性礼物馈赠,超出“有效区域”则是工具性礼物馈赠.当然,不同区域的关系网络还可以根据亲属关系与非亲属关系进行划分,亲属性的关系网络基本上是继承来的,而非亲属性的关系网络则多是自己后天创造出来的。但这些关系网络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都需要通过社会交换关系来得以维持和加强。以往的人类学研究较多关注亲属性的关系网络,而对亲属关系之外的网络则关注较少,下岬村的研究表明,村民们日常生活中的社会互动是通过亲属性关系网络和非亲属性关系网络共同组织起来的,并且由非亲属关系形成的一种私人网络在个体生活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阎云翔先生指出普遍的道德信仰,如尊卑等级、孝等观念,影响着礼物的馈赠和交换,也进一步维持和巩固了乡土社会中人们之间的关系网络。社会上的礼物馈赠行为有时可以完全是理性计算下的结果,有时又完全是道德和情感的产物。在一个生于斯、死于斯的乡土社会里,生存的现实告诉人们其行为是道德与理性双重支配下的产物,送礼受礼的行为可以是一种理性的计算,但更是一种道德原则下的合理选择。在乡土社会里,礼物交换构成了一个道义经济的体系,道德原则常常超过了经济考虑。在行为层面上,送礼受礼的道德义务支配了个人的选择及其对礼物交换特定情境的态度。下岬村民之间的很多礼物馈赠行为都是义务性的,但正是这种道德压力下产生的义务性的送礼受礼行为又为村民们提供了一种培养、维持和扩展其关系网的基本方式。最后,对彩礼和嫁妆的例证研究,不仅揭示了地方社会与国家政府之间的互动关系,而且也反映了婚姻交换制度的持续变动以及礼物在婚姻中角色的转变,并进而对以往的婚姻交换理论提出了挑战。阎云翔对下岬村的个案研究,有利于我们从实践和文化等角度重新审视人类学有关社会交换理论的诸多研究,并获得一种对中国文化中社会交换的总体理解。阎云翔对下岬村礼物交换体系的研究,证明了社会交换理论中的互惠原则和礼物研究中的双向流动、不可让渡性等理论并非具有普适性;并指出在中国独特的社会文化背景下,关系网络的培养和人情伦理的遵奉是兼具利益和非利益、表达性和工具性、情感与道德两方面特点的
中国社会必然会出现像马林诺夫斯基所描绘的马拉尼西亚的土著居民直接平等交换自己所需物品的情况,因为中国自古是人伦地位有序的社会关系结构,社会等级结构优先于互惠原则,施与赠礼并不必然就意味着可以收到回礼,所以西洋社会会平等互惠地交换礼物,而在中国社会则不必然。中国社会的这种等级制的送礼是中国文化背景下的社会运行机制,在日常生活实践中,人们亦会根据关系的不同来决定礼物馈赠的方式、数量和性质,关系和礼物的馈赠行为在实践中都具有变通性、策略性。所以,要想理解中国社会中的关系礼物交换体系和人情面子功夫等,就必须要将其放置到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和几十年的社会主义历程这一大背景中才能得到更好理解。
孝敬类型的礼物馈赠反映了中国乡村的文化特质。费孝通用“差序格局”——个人通过不同的角色关系而相互联系,这些关系根据与这个人的亲密程度而形成差序——来概括中国社会人际关系的复杂性,以区别于西方社会根据权利与义务联系在一起的“团体格局”。社会关系网络根据个人的私交远近界定,礼物依靠这一关系网络传达人情。传统的中国乡村属于缺乏流动的熟人社会,村民们有较高的互惠期望,个人利益的实现往往在长期、稳定的表达性礼物中衍生工具性功能,彼此间的道德责任与情感依赖色彩浓厚。人情的集体运作建构熟人社会的整合机制,通过分工合作的体系与分类的方式促发社会的多样化,又以一定的方式小心维系着分化和整合之间的平衡。随着经济发展,村民们的实践范围不断扩大,与外人打交道多以原有关系网络为媒介延展,导致短期和工具性人际关系的培养愈演愈烈。礼物成为办事的工具,关系成为“后门”的工具,社会关系功利化,人情不再是感情与道德尺度的衡量标准,“送礼”而非“随礼”占据了现当代礼物研究的大半壁江山,也成为见怪不怪的社会现象。
礼物交换是个人参与社会,建构社会关系的重要方式,在学生群体中也不例外。学生通过参与礼物交换,关注日常生活世界,学习交往规则与人情礼节;促使相互间建构亲密关系,从而极大地影响了学生群体亚文化;自觉参与关系网络的礼物交换,学生们认清人情世故,理解和内化关系伦理与权利规则,逐渐成长为真正的“社会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3-1-28 09:0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