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58|回复: 0

陈艳10月份读书笔记

[复制链接]

7

主题

7

帖子

3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9
发表于 2020-10-30 10: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社会分工论》读后感
《社会分工论》是涂尔干为通过博士论文答辩而提交的一篇论文,然而,这本书却成了他最重要的学术著作之一,毋庸置疑的奠定了他在社会学界的地位,对后世学者带来的启发和影响也是不可估量的。他与卡尔·马克思和马克思·韦伯并称为古典社会学三大家,是社会学的三大奠基人之一。
  涂尔干在它的这部著作中,提出了很多为后世所沿用的社会学的经典概念——诸如“社会团结”、“集体意识”、“功能”、“社会容量”、“道德密度”以及“社会分化与社会整合”。当然,在赞誉的基础上也少不了批判、争论和修正,社会学也就是在这个意义上才会获得不断地发展。涂尔干还试图通过论证“机械团结”与“有机团结”、“环节社会”与“分化社会”以及“压制性制裁”与“恢复性制裁”之间的纵向二元划分,探讨历史演进的基本规律。在这本书中,涂尔干实证主义的思想已经初露端倪,正如他在序言(第一版)所说的第一句话一样——“这本书是根据实证主义科学方法来考察道德生活事实的一个尝试”。涂尔干认为社会学有着自己独有的研究对象,那就是——“社会事实”。既然“道德生活”都可以当做一个“事实”或者说是“社会事实”来研究,哪还有什么社会现象不能当做“社会事实”来研究呢?(《自杀论》也体现了类似的思想)换句话说,也就是所有的“社会现象”都适合用实证主义的研究方法进行研究。所以,社会学也就能够站稳脚跟了。但是,不得不说的是,涂尔干在这本书里的许多论证还是略显粗糙(例如,引用人类学头盖骨的数据),许多结论也还是值得商榷的。但是,考虑到时代局限性,涂尔干无疑是伟大的,对学科发展的贡献是巨大的。我们之所以会看到诸多问题,是因为我们站在学科发展了100多年后所有前辈的肩膀上。
  涂尔干思想的兴起正是在19世纪晚期资本扩张、政权动荡以及道德衰微的总体性危机下的产物。《社会分工论》正是探讨在社会转型时期下的道德失范与社会团结问题。涂尔干认为我们所要寻求的道德性质的标准应是实现“道德个人主义”。涂尔干从考察法律出发,区分了与压制性制裁有关的规范和与恢复性制裁有关的规范;前者表现为以相似性为基础的机械团结,后者表现为以分工合作为基础的有机团结。“法律和道德是能够把个人与社会联系起来的所有纽带”,法律的类型决定了团结的主要形式。社会发展以及自我维存的要求导致集体意识衰微、人口容量与人口密度的增加,分工进而逐渐凸显,分工不再只是经济学意义上生产效率的提高,分工体现的是个人的责任,同时也是对社会的责任。继而,分工也就体现了我们的道德特征,分工使得社会团结得以可能。
  分工使得道德个人主义得以可能,但与分工的正常形式相比,分工的反常形式更加值得我们注意,也更加具有现实意义。工商业的危机和破产、劳资冲突以及知识的分工都被涂尔干认为是“失范的分工”,环节社会走向组织社会,原有的均衡不再那么容易达到,新产生的角色没有规范,各个机构间的关系还没有规定,就陷入了“失范状态”。
  中国当下的社会转型与涂尔干笔下所描述的是何等相似:道德正在“经历着骇人听闻的危机和磨难”;“转眼之间,我们的社会结构竟然发生了如此深刻的变化……其速度之快、比例之大在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一方面是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另一方面是单位社会的逐渐衰微,加之快速的工业化进程,城市化的浪潮等。中国社会正处于从机械团结到有机团结的过渡阶段,这个阶段自然不是一个接替过程,在原来的道德逐渐丧失影响力而新道德还没有确立时,社会功能还来不及磨合,社会集体意识模糊不清,人们的各种行为没有了明确的道德标准,“失范”就此产生。涂尔干将社会整合的希望寄托于职业群体,这一点在《社会分工论》的第二版序言中就已有阐述,更详尽的论述则是《职业伦理与公民道德》一书的工作。
  另一种“反常分工”是强制性分工,分工固然可以产生团结,但当这种个人对于社会的责任也即规范与变化了的道德基础不能相呼应时,分工不具有了自发状态的性质,强制性的分工就产生了。其会造成有机团结的偏离,这也就造成了我们追求公正的转向,“在组织社会不断发展的同时,必须保证这项事业更加具有绝对意义上的公正性。”
  转型中国的本质是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的转型,在这一过程中矛盾也逐渐凸显,城乡差距、贫富差距、行业差距逐渐拉大,居高不下的基尼系数等致使民众对于社会“公正缺失”的呼声愈加强烈。摆脱强制性分工确立有机团结的另外一个面向则是确立平等的竞争环境,致使社会完成建立公正的使命。
  要想从原始社会“面对面”的社会存在形式实现转型,我们需要另外一个总体性的内在的实体,在涂尔干看来,这就是社会。社会靠集体意识得以维存,而集体意识是“意识的意识”,是所有个人意识的统一体,社会既是来源也是目的和规范,社会作为整体性机构使得个人得以进行反思。在某种程度上,无论是失范的分工、强制的分工还是不协调的分工,都是由于个人意识与集体意识产生了偏离,是社会的“缺席”与“不在场”。因而在当下的转型中国,寻找和保卫“社会”的任务是我们这位“永远的同时代人”留给我们的丰厚遗产,如果在集体意识与个人道德之间的张力仍没有被整合,职业群体则是更加遥远的假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3-1-28 07:4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