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09|回复: 0

郭锐乐十月份读书报告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0

帖子

7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0
发表于 2020-10-28 22:2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给无价的孩子定价——变迁中的儿童社会价值》
        S19201034    郭锐乐
本次给大家分享的书是由美国经济社会学家维维安娜∙泽利泽《给无价的孩子定价》一书,自己阅读的版本是由格致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11月的第一版,由王水熊、宋静、林虹等人翻译。主要研究了19世纪70年代到20世纪30年代,美国社会关于儿童的社会价值观念的转变过程:孩子不再有劳动力价值,情感价值又无限放大了。作者主要探讨了这一时期美国人民对儿童死亡的态度的改变、童工立法的斗争、儿童工作的分化过程、儿童保险的推行、儿童意外死亡的赔偿以及儿童的领养与买卖等等问题。其中的核心就是关于孩子的价值问题
一、主要内容
1,关于儿童保险
   被保险的儿童是最被疼爱和关怀的,从孩子一出生就开始上保险,开始保障孩子以后的人生。儿童保险对贫困儿童最有吸引力的是埋葬险。因为他可以避免孩子像叫花子般被下葬,得到一个一个体面的基督教徒葬礼。作者认为保险最开始是一种以现代哀悼设备被出售的,它买到了孩子体面的死亡。儿童保险的反对者对埋葬险的看法:儿童悼念活动的扩大是儿童时期文化意义转变的一个表征。这种转变表现在儿童情感价值新的提升。如果儿童的生命是神圣的,那么儿童的死亡就变成了一个无法容忍的对生命的亵渎,不仅会激起父母的悲哀,而且会导致社会性的剥夺。最为肮脏的商品剥削形式,就是用金钱里替代孩子,在孩子的死亡问题上钻营,唯利是图。最终关于保险的政论,成为儿童价值的争论,对情感价值和经济的价值的公共评估。
2. 关于法庭对儿童的定价
19世纪法庭对儿童的评价:用已存活的年限来计算孩子的经济利益。取决于经济的原则,考虑的是一个儿童死后对应的劳动力缺失价值。使得儿童意外死亡的民事赔偿简单而易于操作。20世纪的定价:基于情感的标准逐渐成为衡量孩子的现金价值的标准,及儿童的情感价值货币化。民事赔偿就很难估量因此最终就出现了在民事法庭上,孩子情感价值的货币化便需要经由父母的情感表达得到实现。
3. 关于儿童与金钱的关系
在儿童的价值主要体现为他的经济价值时,他的工资作为家庭收入的来源之一,都要交给自己的父母。孩子需要通过花费补贴的方式收回他们的一部分工资当儿童由生产者变为消费者时即情感价值,孩子手中的金钱就变成了教育性的和精神性的,是一种定期的补贴,而不是工资补贴和工资之间边界的难以界定就显示了金钱(货币)的经济价值与象征价值的关系
4,关于儿童工作的问题
童工的问题,从17世纪到19世纪,新教主张工作即美德,清教徒赞同给贫困儿童提供雇佣。工厂也会给年幼的儿童提供不同的岗位机会。从19世纪末期到20上半叶,工业资本主义的胜利,把儿童从工作岗位上拉走,投放到学校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对受过良好教育的技术性劳动力需求。以及义务教育法都加快了儿童无雇佣化的速度随着儿童日渐被定义为专有的道德性和情感性的资产,他们的角色从童工转化为儿童工作(家务杂事)
儿童演员是判定是否违反童工法的合法性分界线。国家童工委员会一面认为儿童在剧院演出违反了童工法,另一方面又支持儿童登台表演。儿童演出被界定为是亵渎儿童“神圣化”的资本行为,但是与此相反的是,当大多数儿童失去他们自身的工作时,儿童演员的经济价值反而增加了,作者将这种原因归结为:他们在舞台上象征着新的经济上无用,精神上无价的孩子。
儿童的买卖市场是如何形成的。婴孩的买卖从1870年儿童大约为10美元,到1950年白人健康婴儿的价格为10000美元。儿童进入农场,收取生身家庭的看护费和领养家庭的购买费。在领养家庭上养子在何种程度上,是家庭仆人还是家庭成员?膳食之家这种形式国家补助为养父母提供膳食费,导致为了膳食费而领养。当大家批判十九世纪基于市场功利主义物化孩子的领养方式时,随着膳食之家现象的浮现,儿童市场才被创造出来。也就是说正是婴儿非经济性的、情感性的文化价值的理念渗透,婴儿的市场才被创造出来。
这些实例证质体现了儿童生命的神圣化过程,即儿童的经济价值在降低,儿童情感价值的上升,但是儿童的价值仍需要通过情感价值的货币化才能够体现出来。儿童生命的神圣化出现是从儿童的死亡中的出来的,是在失去的时候反推生存时儿童生命的需要,对死亡儿童的祭仪变为对生者的保护,表现为:19世纪 末是对去世孩子的尊重,20世纪是对活着孩子的一种爱。儿童生命神圣化的原因有两种解释,一种是人口学的理性投资理论:认为儿童死亡率高,父母有预测,情感投入就会减少;儿童死亡率低,无预期,情感投入就较大。20世纪以来技术水平发展对死亡率的影响也直接影响了父母的情感投入。另外一种是19世纪的“情感革命”:对待死亡的文化反应发生了转变,近亲的死亡(儿童)死亡被界定为压倒性的人间惨剧。儿童生命神圣化的结果:导致了美国社会保障儿童的医学和治疗机构的建立、儿童饮食安全与供给、儿童生育(让父母认识到儿童至高无上的神圣性)、将儿童的生命事务作为国家的事务、儿童的公共游戏空间的开发。
二、主要的启示:
1. 泽利泽视角
作者关注经济因素和非经济因素尤其在市场或价格与人格或道德价值之间的交互关系,高度关注社会结构因素如阶层或家庭结构与价格和价值之间的交互作用,高度专注儿童的价格与其情感价值之间正在转变的相互作用模式。在以上这些经济因素与非经济因素的相互建构中,经济类的有价(有用)与情感类的无价(无用),既不是非此即彼的事,也不是孰轻孰重的事,更不是轮廓鲜明的事,它们彼此胶着、相互渗透、不断影响、深远转变。在泽利泽看来,经济行为作为一种社会现象,是在特定的意义体系和社会安排之上被建构出来的,因此泽利泽主要是对经济行为进行文化分析和社会分析,寻找其背后蕴含的道德和文化意义。
2. 主要启示:
  19世纪末至20世纪中叶,儿童的经济价值不断减少,情感价值不断增强和被放大,但是在儿童死亡赔偿领域和儿童黑市中儿童的情感价值却又不断被货币化也是一种客观事实。 20世纪的家庭被定义为一种情感机构,但它也要在主导性的金钱关系面前让步,神圣的孩子似乎成了另一种商品。但是在作者看来,儿童的情感价值在货币化的市场潮流中仍然是促进社会和人发展的保护型屏障。需要重视起这种情感价值和道德价值。作者虽然关注经济现象,但是却更加关注经济背后的社会学意义。她挑战了资本主义社会中金钱经济具有无所不能、不可避免的社会影响力的既有假定的正统权威性。认识到现代世界的经济理性化和商业化尤其自身的局限性,因为金钱和市场会被社会的、道德的以及神圣的价值所改变。
3. 个人思考:
首先,有价与无价之间,经济与非经济之间,以及经济理性与文化的非理性之间,我们长期受到从西方社会文化中出现的对立状态的影响,让我们对于事物的理解总是局限于非此即彼,二选一的二元对立漩涡中。泽利泽从研究儿童的社会价值仅仅作为一个引子,我个人觉得应该主要的是要向我们传输中一种认识事情的思维方式。随着多元化理念的发展,应该认识到经济与非经济没有谁处于主导地位,或者谁处于从属地位,都是平等客观存在的,也没有可以完全脱离于另一方而单独存在的因素。因此需要逐渐培养起我们一种对经济与非经济因素的互构理念,并将其作为解释事物的新的路径探索的思维方式。其次,从儿童的社会价值案例角度,作者认为在这个19世纪-20世纪中期,儿童的经济价值确实在降低,情感价值在不断增强,这是仅仅对“儿童”具有代表性?那么还是最为社会主体的“人”的价值情感价值都在不断提升?这与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的思想文化的进步和变革是否有关?最后,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关系,父母爱孩子是一种天生所具备的情感倾向,还是根据后天的培养逐渐养成的情感价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3-1-28 09:3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