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29|回复: 0

袁月十月第一期读书笔记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0

帖子

5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4
发表于 2020-10-20 22:0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政治中的人性》读书笔记
     《政治中的人性》关注基于民主问题和对于人性研究的忽略,对政治学的研究提出了较以往不同的认识。作者利用在伦敦市政选举中所获得的经验以及作为伦敦教育委员会和伦敦郡议会的一个非常活跃的成员所得到的观察力,结合心理学研究成果,完成了此本思想类著作。从宏观角度看,本书将心理学的研究成果应用于政治,主张政治学要研究人的行为。从微观上看,在涉及人的行为的其他学科中,研究所做之事与研究所做该事之人之间是没有区分的,作者例举了犯罪学、教育学、政治学等方面的事例进行演绎,从而对其观点进行佐证。
       沃拉斯提出,要研究政治中的人性,首先必须克服“唯理智论”。他指出,传统的政治理论大都强调“人是理性的”,而在政治中,人往往在感情和本能的刺激下行事,大多数人的大多数见解并不是受经验检验的推理结果,而是习惯所确定的无意识或半无意识的推理结果,它们是非理性的。因此,作者认为,人性是由理性及非理性两种因素构成的,文明的希望在于取得人类理性的胜利。
然而,普通形式的民主对此却没有什么帮助。比如,公职候选人可以利用人们下意识的心理去捞取选票;充满情感内涵的文字和图像被政治演说家利用,而投票人在巧妙的口号或很有吸引力的标语的诱惑下,往往因感情冲动而被他人利用。在谈到政治道德、代议政体、官员以及国家与人类等问题时,沃拉斯结合大量事件论述了唯理智论所产生的影响,从而揭示出西方民主制度的局限性与种种弊端。与此同时,作者也很关心政治制度的改革,并提出了一些建设性的原则,遗憾的是,这些问题没有进一步展开论述。
在研究方法上,沃拉斯试图将心理学的研究成果应用于政治,主张政治学要研究人的行为,从而开创了政治学研究的新领域。
       在理性主义唯我独尊的时代,作者将无意识和情感等要素引入政治学之中,十分新颖。在进行政治推理时,作者还试图将定量分析的方法引入到政治学的研究中来。全书探讨了理性主义、非理性的情感和无意识对政治道德、代议制政体、官员任命、民族国家、国际关系的影响,并提出了自己的民主政治见解。
       纵观过去对于政治学的研究,目前(1908年)差不多所有研究政治的人都分析体制而避免分析人。(P9),眼下,从政治方面对这个问题(即非理性)进行的几乎唯一真正科学的观察,是帕默斯顿勋爵对一个关于贵族的纯粹理智的报告提出的异议:“嘉德勋章的荣誉是无可非议的。”不过,新的贵族制造者们仍倾向于理智化。(P21)
传统的政治理论大都强调“人是理性的”,而在政治中,人往往在感情和本能的刺激下行事,大多数人的大多数见解并不是受经验检验推理的结果,而是习惯所确定的无意识或半无意识的推理结果,它们是非理性的。

                                                                                                                              政治中的冲动和本能
       政治冲动不仅仅是对手段和目的进行考虑后所作出的理智推理,而且也是先于个人的思想和经验,尽管为思想和经验所修正的意向。只要留心一下诸如个人喜爱、恐惧、嘲笑、财产欲等冲动在政治中的作用,就可以明白。我们的一切冲动和本能如果是“单一”的,其直接效果就会大大增加,如果是“第一手”的,与我们早期的进化阶段相联系,其永久性的效应也会大大增加。在现代政治中,我们从报纸获得的感情刺激一般都是单一的,然而是“第二手”的,因此来得容易,去得也快。(P4)在整个政治冲动心理学中,最重要的部分也许不是与任何一个国家的公民彼此之间的感情效果有关,而是与那些在国际政治中暴露出来的种族感情有关。
                                                                                                                             政治实体
政治行为和冲动是人性与其环境接触的产物。在政治家所研究的时期内,人性几乎没有什么改变,但是政治环境却以与日俱增的速度发生变化。我们的环境中那些引起冲动和行动的事情是通过我们的感官传达给我们,并由我们对其重要意义的本能的或后天的了解从众多的感觉和记忆中选择出来的。在政治中,被认识的事情多半是人自己做的,我们对其重要性的了解不是本能的,而是后天的。
认识往往依附于象征,这些象征取代了更为复杂的感觉和记忆。政治中有些最困难的问题产生于在推理中有意识地使用称为“词”的象征与这些词在激发感情和行为方面多少有点自发的和下意识的作用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一个其重要性曾被联想确定的政治象征可能有它自己的心理发展过程,与它原来所象征的事实的历史无关。这一点可见诸国家和政党的名称及标记,而更清楚地见诸“茶叶”或“肥皂”这类商品的历史,这些商品在它们将要象征的物体产生或选定之前已经被广告变得风行一时。(P4)
                                                                                                                                             政治道德
       首先,政治思想家和作家摒弃唯理智论的政治概念迟早会影响实干政治家的道德判断。当人们开始意识到他们过去没有意识到或仅仅半意识到的心智过程时,他们不仅会提防别人来利用他们的那些过程,而且还能够更好地从内部予以控制。然而,一个有意识的道德宗旨要坚强得足以作为一种政治力量克服日益提高的政治宣传技能的话,从内部控制这一概念必须成为一个理想的实体,这个实体要像“科学”一样,能诉诸大众的想象力,并以有组织的教育体系广为传播。这方面的困难是巨大的(部分地是因为我们对自我意识对本能的种种反映缺少认识),但是一诺观念广泛传播和道德感情增强是不矛盾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2-12-6 19:4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