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897|回复: 0

方珊珊十月第一期读书笔记

[复制链接]

9

主题

9

帖子

6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9
发表于 2020-10-20 11: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贡斯当的自由划分
摘要:贡斯当的《古代人的自由和现代人的自由》将古代人的自由视为政治自由,现代人的自由则是个人自由。两种自由反应的是社会的变迁,他注重现代人的自由,但是更加提倡政治自由和个人自由并重。贡斯当的自由观是不仅告诉世人自由概念的丰富内涵,更重要的是对自由本质的追求。
关键词:自由;政治自由;个人自由
贡斯当的《古代人的自由和现代人的自由》对历史上的两种自由进行了分析,即古代的自由和现代的自由。然而从时空角度来说,贡斯当所谓的古代与现代之分是当下所处的时空与特定历史时空的对比,而并非是在一种连贯性的时间线上进行比较的。这种模糊性为当下的思考带来一定问题,即一方面历史更加清晰展示了自由思想的脉络,另一方面思考自由的本质需要跳出历史现实,因为真正的自由不存在于历史之中。那么该如何理解贡斯当的自由观?
一、自由划分的历史
自由实际上可以视为个人对外部环境的一种体会,是个体对国家或者社会的理想状态的追求。自由是一种模糊的难以把握的描述性概念。如果说自由的发展必须要以个人自我的发现为前提,那么自由的发展史就是人类的自我发展史。在个体自我发展的过程中,必定要经过几个阶段,第一就是发现自我的存在,第二是发现自我的需求,第三就是寻求自我的发展。人类从自我的被动的认知到自动寻求自我的完善,这一过程是离不开外界的帮助,这些助力主要是提供物质工具或者是激发个体思维,后者也可以称之为启蒙。自由主义发展至今,已经诞生出许多新范式。然而自由的发展是否有其终结,或者说自由到底是一种目标还是一种警示。作为人类发展目标而言,自由是很难实现的。因为自由作为一种相对概念,在缺乏参照物的情况下很难得以显现。必须以相对的姿态呈现的自由,在自由相对的状态如强制、干涉等仍旧在场的情况下就不能实现。作为警示的自由是以提醒个体时刻警惕着外来力量对自我的干预,虽然这种警示并不是很明显。因为个体对干涉的感知程度不同,对自由的了解程度也是不同的。所以作为警示的自由概念一直强调唤起个体的自由记忆,其成效并不一定能够得到保证。个体的自由记忆需要来自国家和社会的共同参与,从这个角度来说,国家与社会也承担了一定的自由教育的功能。如果有人反驳认为国家和社会是对个体自由的对立面,又怎么能够承担教育者的角色呢?对此进行回答的有几点,第一正如前文中所提到的那样,自由是一个相对概念,在没有强制和干涉的前提下,人民无法感知到自由的需求,尤其自由只有在国家和社会中才能实现。第二,对自由的感知虽然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个体的需求和认知,但是缺少国家和社会的教育告诉他们自由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个体也是不能感知自由的,就像是哲学家对幸福的奴隶这一经典例子的阐述。自由主义者并不承认奴隶是自由的,然而奴隶是怎么看待自身的处境的呢?那么当我们反思这个例子的时候,自由主义者们都是基于先验的立场对其进行反对,但这实际上也是具有一定的意识强加的意味。虽然你是幸福的,但是你是不自由的,你的处境不能算是好的。对自由的知识的掌握对每个人都是必要的吗?是否也可以允许部分群体选择非自由?个体和国家和社会的关系是随着历史的发展呈现出不同的样态,不论是重个人还是重社会,个人和国家、社会的关系是不断变化的。对个人或社会价值的强调更像是共同体在经验总结上的有意识的调适。
在政治学领域谈及的自由通常是政治自由。这种政治自由或许和贡斯当的政治自由有所区别。贡斯当将古代人的自由和现代人的自由归结为政治自由和个人自由。“古代人的目标是在有共同祖国的公民中间分享社会权力:这就是他们所称谓的自由。而现代人的目标则是享受有保障的私人快乐;他们把对这些私人快乐的制度保障称作自由。”1对自由的理解有两个角度,一个是自由本身,另一个就是自由的对立面。由于人类自身知识的有限,所以从强制、干涉等理解自由是很正常的途径。只是当人们在这一路径上行走过远时,会忘记其初衷或本心——对自由的追求。贡斯当并不是第一个关注到自由观念演变的第一人,在此之前霍布斯《利维坦》中指出了“古希腊罗马人的哲学与历史书以及从他们那里承袭自己全部政治学说的人的著作和讨论中经常推崇的自由,不是个人的自由,而是国家的自由,这种自由与完全没有国法和国家的时候每一个人所具有的那种自由是相同的。2”在古希腊古罗马时期的自由既是作为国家自由,霍布斯将其这一时期的国家自由和自然状态下的个人自由等同,这一点令人困惑。国家能拥有自由吗?这里的霍布斯已经将个人和社会有意识地分开论,“然而人们很容易被自由的美名所欺骗,并由于缺乏断判力不能加以区别,以致把只属于公众的权利当成了个人的遗产和与生俱来的权利。3”公众的权利不等于个体的权利,公众的自由也不能够和个体的自由等同。对自由的历史性观察是基于对社会发展的洞察,贡斯当将自由进行两种划分就是对社会变化有着清晰的认知。
二、贡斯当自由观分析
贡斯当通过一种历史经验的视角,认为古今自由的变化就是社会的变迁。他将背后的原因简要归于三点,第一是国家的规模变化,第二是奴隶制的废除,第三是商业的发展。在贡斯当的眼中,商业的发展是无疑占据重要地位的。“古代商业民族的商业本身浸透了时代的精神,浸透了笼罩在这些民族周围的战争与敌对的气氛。那时,商业是一种幸运的意外,而在今天,它是正常状态,是所有国家的惟一目标、普遍趋势与真正的生活。这些国家要求安定,要求舒适,要求能够提供舒适的工业”4。
古代人的自由和现代人自由的出发点不同。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是完全不同的自由,前者是限于法律规定下的权利,即民主权。而现代人所追求的自由是发展权,即为了自我发展目标而提出的需求,前者是基于集体,而后者是基于个人。如果将只有个体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这一观点放置在贡斯当的文本中,可以看到自由所包含的向上的趋向是比较隐晦的有趣的是,他认为在古代人们参加政治活动,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影响,而现在“个人淹没在广大民众之中,他几乎从来感觉不到自己的影响5”。这其中“个人”需要斟酌一番。在古代社会中的政治自由并不是普遍具有的,而现代的社会阶层变动是观察历史不可能被忽视的因素。明显前者的个人与后者的个人指称明显不同,甚至指代的对象完全相反,那么这一结论是否存在误解?对其或许可以从以下几点进行思考,第一是现代个人既是指的公民,那么感受不到自己的影响是因为政治结构设计的原因,即代议制的效果并不明显。第二就是现代个人的政治影响被大大的稀释了,即个体的政治权利的范围缩小,在代议制政治下的个人权利由于代表的原因显得并不突出。贡斯当的想法也是对的,政治资源的分配本就是不平衡的,但是他继而指出,“个人独立是现代人的第一需要:因此,任何人决不能要求现代人作出任何牺牲,以实现政治自由6”。贡斯当在此的发言使得柏林也将其视作消极自由的倡导者。“我们仅仅需要权威给我们一些它们能够提供的一般性指导手段。我们将像旅行者那样接受权威提供的主要路线图,而不必由他们告诉我们该走哪条路7。”这里反应的是一种机会均等原则,自由的发展应该得益于社会的发展,社会发展才能为其提供更多机会可能性。总而言之,自由的古今之分归结于生产力发展后的人类的需求变化。
伯林认为贡斯当将两种自由的冲突认识的很清楚,他认为贡斯当所说的古代人的自由就是积极自由,而现代人的自由就是消极自由。根据贡斯当的描述,“在古代的组织中,人民越将更多的时间与精力贡献于行使政治权利,他们便越感到自由;与此相反,即我们可以享有的那类自由而言,政治权利的形式为我们私人利益留下的时间越多,自由对我们就越珍贵。8”如果考虑到一定的历史背景,在古代能够行使政治权利的群体与现代的主体是不同的,忽视了主体的差别谈论自由的差别会带来一定的问题。伯林的两种自由需要在同一个时空下进行,而贡斯当却是在历史维度上进行比较。忽略了历史变迁的自由分析会使得其目标变的模糊。自由的本质似乎在历史过程中被不断地加入时代性的东西,那么怎么才能判断那就是自由和那样就不是自由?古代人的自由是积极的吗?行使政治权利的过程能否被看作自我发展和自我引导的过程呢?所以,在理解柏林对贡斯当的自由两分时,需要把握他们两者的区别,而不是简单就将两者等同起来。
贡斯当并没有否认政治自由的价值,他所强调的是个人自由和政治自由并重。“让我再重复一遍,个人自由是真正的现代自由。政治自由是个人自由的保障,因而也是不可或缺的”。“我们并不希望放弃政治自由,而是要求在得到其他形式的政治自由的同时得到公民自由”。
相对于现代自由主义流派对消极自由或者积极自由的片面强调,贡斯当意识到片面化解读自由会带来的问题。“古代自由的危险在于,由于人们仅仅考虑维护他们在社会权力中的份额,他们可能会轻视个人权利和享受的价值。现代自由的危险在于,由于我们沉湎于享受个人的独立以及追求各自的利益,我们可能过分容易地放弃分享政治权力的权利。9”他呼吁的是个体在追求个人自由的时候,应该履行一定的社会责任。过于注重自由的内在维度实际上就会导致个人领域范围的缩小,后来自由主义对两种自由的思考能够为读者带来一定的启发。
三、影响及总结
贡斯当的古代人的自由和现代人的自由对伯林的自由两分带来了启发。重新思考贡斯当自由观的意义在于思考自由对于人类的时代意义。本文认为暂且不论该著作的历史,探究自由的内核才是贡斯当的自由观才是最为重要的一点。自由的内核到底是什么?追求自由到底意味着什么?这是一种反抗精神也是一种本能,人们对自由的向往却笃信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那么自古以来哲学家们所谈论的自由还能不能被称为自由。即使是贡斯当所称的古代人的自由也是在法律之下的自由,人们从不曾自由,为什么可以断定自由的含义?这种先验性的认知是正确的吗?如今社会将自由至上视为座右铭,然而泛滥的个人主义使得集体和权威失去了价值。不管是积极自由还是消极自由,甚至是第三种自由,都不能满足人们对自由的疑问。对自由的认知过于依赖经验会陷入被动,不能适应时代需求,但是对自由过于大胆的设计却会导致社会失序。
参考文献:
[1]    贡斯当:《古代人的自由和现代人的自由》,第40页,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1版。
[2]    霍布斯:《利维坦》,第169页,商务印书馆,1985年第1版。
[3]    霍布斯:《利维坦》,第168页,商务印书馆,1985年第1版。
[4]    贡斯当:《古代人的自由和现代人的自由》,第37页,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1版。
[5]    贡斯当:《古代人的自由和现代人的自由》,第39页,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1版。
[6]    贡斯当:《古代人的自由和现代人的自由》,第43页,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1版。
[7]    贡斯当:《古代人的自由和现代人的自由》,第45页,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1版。
[8]    贡斯当:《古代人的自由和现代人的自由》,第47页,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1版。
[9]    贡斯当:《古代人的自由和现代人的自由》,第48页,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1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2-12-6 18:2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