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293|回复: 0

孟繁磊9月第二次读书笔记

[复制链接]

9

主题

9

帖子

6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2
发表于 2020-10-12 09: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旧制度与大革命中的廉政思想
【摘要】: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在思考法国大革命的过程中写出了《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这本书详细的描述了法国革命产生的原因,在众多原因中提到了腐败问题。而在如今的中国,特别是习近平上任以来,反腐败问题一直是摆在最前沿的问题。读《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不仅在反腐的意义上警醒当政者要居安思危,防止腐败,更在制度演化的意义上为我们思考当下中国改革进程提供重要的借鉴。
【关键词】:廉政;腐败;革命;制度
一、中法形式的对比
《旧制度与大革命》是探究18世纪法国大革命起源及特点的著作,书中的许多内容能与当下中国相互吻合。面对当前中国社会背景复杂和矛盾明显增多的处境,在多元化的冲击之下,这个情景与法国大革命时期有某种相似性。
当然,我们不能把法国与当下的中国作简单的类比,更不可以把法国大革命与中国社会的改革作抽象的联想。两者在本质上还是有所不同的。1789年前的法国的社会状况是封建旧制度行将没落,资产阶级革命及其制度要求登上历史舞台的时期,推翻旧制度当然需要革命,并且是大革命;而今天的中国社会则是崭新的社会主义道路,伴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已经确立,社会主义事业蒸蒸日上,当前的中国是正处于进一步优化、定型、完善的历史时期。制度的完善的措施是体制机制的变革与创新。
中国的改革与法国的革命完全不是一回事。但是,两者还是有相似之处的。无论是昔日的法国还是今日的中国都面临着社会转型的问题。虽然转型的层次与本质截然不同,但同为转型社会,总会在社会心态、行为模式乃至利益结构等方面有相像之处,在这背后反映的是一些带有规律性的问题与矛盾,而规律是具有普适性的。如果看不到昔日法国与今日中国的本质不同而惊慌失措,不去看今日中国与昔日法国社会问题的相像而麻木不仁,则是掩耳盗铃的鸵鸟行为。由此归结为一句话,就是既要看到本质不同基础上的问题相似,又要看到现象相似背后的本质不同。
二、转型社会的危机
第一,要警惕经济繁荣可能带来的社会危机。今日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成就很大,GDP稳居世界第二,经济发展势头良好,但是危机背后的社会社会却令人担忧,甚至有些矛盾问题还很尖锐很激烈。这与托克维尔书中讲的“繁荣加速了大革命的到来”很相似,经济的繁荣必然要求政治和社会相应进步。如果经济发展了,但政治文明和社会进步跟不上,爆发矛盾与冲突是迟早的事。不禁让我联想到邓小平晚年也讲过的类似的话:“过去我们讲先发展起来。现在看,发展起来后的类比应认识现象区分本质要以史为鉴有自我反思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因此我们必须警惕起来,促进政治发展、社会发展与经济发展相协调,绝对不嗯呢该因噎废食,原地踏步。
第二,以限制特权来化解社会矛盾。大革命前的法国贵族拥有绝对的特权,虽然在社会政治生活中已经完全不承担事务与责任了,可是其在免税、免役、盘剥农民等等的特权却有增无减,变本加厉。托克维尔在书中讲道:“摆脱了这帮人,另一帮穿黑袍的人又出现了,而且夺走了他的收获的绝大部分,请设想一下这位农民的处境、需求、特征、感情,并计算一下,若你能够的话,农民心里郁积了多少仇恨与嫉妒。”这种高高在上的现象激化了社会矛盾导致了革命的发生。在如今社会主义的中国,在人民当家做主的意识已经深入人心的背景下,如果在我们的队伍中出现了一些人依恃特权趾高气扬、为所欲为、不思收敛,就会引发群众情绪上的反感甚至出现行动上的反对。十八大以来我们党转变工作作风,出台八项规定,就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很重要的举措之一。
第三,加强对基层官员权力的监督,防止其滥用权力。托克维尔在书中描写了革命前的法国社会官员中最下层的税收员的行为。“在那些高居人民之上的人面前是那样温良恭俭让,当他对下层阶级尤其是对农民下手时,却常常是冷酷无情,并且总是猝不及防”。“他们是牺牲品,但同时又以暴君自居,并且甘之如饴”。雾像这种情形在当今的中国也是出现过。在基层,中国社会干群关系紧张的爆发点往往在县以下,基层干部要在县乡这一层面与群众直接面对面交流。体制运行模式和利益结构压力又使得他们的行为往往很难规范,权力的运用往往容易失当,激化干群矛盾,很有可能在一件小事情上就引燃社会中已经潜存的怒火。因此,对这样的问题我们应该予以高度关注。
三、解决问题的途径
当今中国,在经历了几十年的快速发展后,开始面临一些转型难题,构成了中国现代化道路上不得不正视的挑战和考验。想要突破必须要深化改革。在18世纪的法国,旧制度因为改革而灭亡;在21世纪的中国,新制度则要通过改革而完善。这两种改革在本质上是不同的。法国封建王朝是被动的的改革,是为了避免革命而发生的,这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对社会民众恩赐的改革,是对旧制度小修小补的改革。国王与官僚们是指望通过小恩小惠去掩饰不平等制度而不是要改变社会本质的不平等状况,通过一定层面上的让步与自我批判来麻痹社会民众。没想到改变了一部分制度之后,剩下的部分更会让人厌恶百倍,必欲除之而后快,而且旧制度的改革又客观上为新制度的形成准备了土壤,培育了胚胎,于是革命发生了。
今日中国社会的改革是在基本制度框架内的自我完善,但其内容与要求却是具有革命性的。这是因为新制度的本质就体现在“新”上,新经济基础、新社会结构、新价值理念、新行为模式,所有这些“新”与“旧”之间是水火不容的,就好比莲花生长于淤泥但必须不染,不能把淤泥的成分带到新生事物莲花身上来一样。鼎新就要革故,鼎新不能不革故。这也就是为什么邓小平要把改革称为“一场革命”的原因所在。
所以,在今日中国社会理解改革与革命的关系,我以为就是,以革命的精神去改革则有改革无革命,不会发生政权丧失制度复辟的革命;以维持的心态去改革则无改革有革命,人民群众会为新制度的真正到来与完善而去继续革命。至于说今日中国社会改革的重心,我个人认为有两个方面:一方面,进一步夯实新制度所要求的经济基础与社会结构,积极探索公有制的各种实现形式,探索更加有效的人民当家做主的实现形式,探索共同富裕的实现路径等等;另一方面,把现有制度体制中与旧制度尚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一切不良因素,比如特权意识、专制残余、人治色彩等等,毫不迟疑地涤荡干净,在这一过程中甚至还可能需要自我革命,自己对自己动刀子。若非如此,就不是真改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有“特色”但不“特殊”。从人类社会发展的历程来看,最终都要超越资本主义走到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所以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才是真正的“普适”社会状态与“普适”社会价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过是在普适的道路上率先走了一步而已。因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然是、也必须是未来整个世界社会主义的一个分支,其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特性、内涵都是普遍的。只是在走向社会主义的成熟定型过程中,不可避免要有自己的民族特色以及当下的时代特色罢了。把中国的社会主义与当下西方的资本主义对应起来讲“独特性”,在理论上是有问题的,尤其是把社会主义当成是独特的,把资本主义视为是普遍的,这其实是缺乏自信的表现。这也就是为什么党的十八大强调“三个自信”的原因所在。社会主义对于人类社会来说是一条新路。这条路该如何走,认识需要不断深化,实践需要不断探索。我们过去在搞社会主义的过程中,把一些不属于社会主义本质的东西当作社会主义不可丢的原则确定下来,甚至还固化在制度与体制机制中。随着我们对社会主义认识和实践的不断深化,我们要坚决把这些东西
从我们的制度体制机制中清除掉。但同时对于真正是社会主义的东西,过去由于条件不具备不能提上议事日程的,像共同富裕等,则要通过新的制度体制安排真正做起来。用邓小平的话讲就是,把我们做错的改正过来,把做对的继续做好,把已经提出来尚未做的做起来并且做好,这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才会越走越宽广,中国社会的改革也会越来越深入,越来越成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2-12-6 18:5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