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30|回复: 0

陈冉九月第二次读书报告

[复制链接]

9

主题

9

帖子

5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5
发表于 2020-10-10 13:2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旧制度与大革命》中的革命与繁荣

摘要:在一般进步史观的影响下,人们往往将革命的爆发归因于旧制度腐败、统治阶级压迫严重最深的状态,这一时期使人民不得不为生存作出反抗。但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中推翻了这一思维定式,作出“繁荣催生了大革命”的论断,将繁荣和改良与革命相联系,旧制度的改良促进了法国经济的繁荣,这种繁荣却加速了革命的到来。书中针对这一新颖的论述提出两方面的影响因素:心理层面和政府层面。制度的改良使农民更加意识到制度的腐朽,各种力量的博弈过程启发民众思想,行政举措的改良加深民众的混乱,最终导致大革命爆发。
关键词:革命,繁荣,改良,心理
一、革命与繁荣的悖论
革命会在什么条件下爆发?受一般进步史观的影响,人们倾向于认为革命经常发生在权力行使最专断、矛盾冲突最激烈的时期。而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却呈现了与之相悖的结论:法国大革命并未发生在专制最强、压迫最重的动荡期,反而恰恰发生在长期专制和高压政治后的繁荣期;腐败不堪的旧制度促成了一定程度的经济繁荣,这种繁荣却反过来又加速了革命的到来,结果是:繁荣催生了大革命。
国家之间,托克维尔比较了18世纪末法国与德国和英国人民的情况,认为当时封建权力在欧洲的大部分地方比法国沉重得多。但是“革命并不是在那些中世纪制度保留得最多、人民受其苛政折磨最深的地方爆发,恰恰相反,革命是在那些人民对此感受最轻的地方爆发的”。“在这些制度桎梏实际上不太重的地方,它反而显得最无法忍受。”①18世纪末,德意志境内仍然和中世纪一样,“大部分地方的人民仍牢牢地被束缚在封建领地上”“几乎没有一处彻底废除了农奴制度”。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类似于德意志境内农民深受农奴制制约的情况“在法国早已不存在”,“农民可任意往来、买卖、外置、耕作”,在法国大多数地区,农奴制已经绝迹。同时,法国“农民不仅不再是农奴,而且已成为土地所有者”。由此可见,法国受到封建制度压迫的程度相较于欧洲的其他国家较轻,但革命却偏偏发生在了法国。而且,这种状况不仅在国与国之间发生,而且也出现在一个国家内部,如德意志。18 世纪末,在德意志某些地区的农民差不多和法国农民一样成为了土地所有者,法国革命的热潮在这些地区传播得最早而且最有生气;相反,其他地区受到法国大革命的影响较为微弱。
法国内部,在详细对比路易十四和路易十六时期的政治形态后,托克维尔发现,“公共繁荣在大革命后任何一个时期都没有大革命以前 20 年中那样发展迅速”。18实际上半叶,法国处于麻木蒙昧的状态,而在大革命爆发前三四十年,法国逐渐繁荣起来。托克维尔考察了这一时期的回忆录和议会材料等文献,呈现出法国的一些变化。立法上,虽然仍旧不平等,但“对自由和人的生命的尊严经常可见”。税收方面,免捐税和赈济越发频繁,国王屡次增加基金救济贫民。法国的国力开始强大,人口和财富不断增加,工业和海上贸易迅速发展,国人越来越勤奋和富有。这些新变化之所以会出现,主要源于两股力量的发展和变化:一是依旧强大有力但却不再那么专制和任性的政府,二是堪称当时欧洲大陆最开明、最自由的上层阶级,每个阶级成员都能随心所欲地发财致富,同时又能确保已有财富的安全。一切似乎都在变得越来越好。然而,人们生活处境的改善,并未阻止革命的步伐。处境越来越坏,革命并未如期而至,繁荣反而加速了革命的到来。值得注意的是,不仅是纵向的繁荣时期比落后时期更促进了革命的发生,横向上同一时期法国革命的发源地是发展得更为先进的地区,如首都巴黎及附近地区,而对革命反抗得最为激烈的恰恰是旧制度保存得罪完善的地区。
二、心理因素
托克维尔注意到,随着社会的发展,财富的增加,公众的不满不降反升,对旧制度的仇恨不断增长,随着繁荣现象的出现,社会精神却显得惶惑不安,公众的不满情绪在增加,“民族明显地正在走向革命”。一向毫无怨言、仿佛若无其事地忍受着难以忍受的法律的人们,一旦感觉法律的压力减轻,往往会奋起抗争。当人们身处苦难时,往往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而一旦压迫减轻或消除,之前和当下的苦难突然会变得忍无可忍。被消除的流弊仿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人们:尚有其他流弊存在。一方面,人们所受的痛苦的确在减轻;一方面,人们的感觉也的确越来越敏锐。因此,托克维尔得出结论:被革命摧毁的政权往往并不是最坏的,甚至总是比它前面的政权更好。换言之,“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托克维尔从社会心理的角度分析了这一悖论,当人们一直习惯于忍受某种苦难的时候,并不会产生不能忍受的想法,他仿佛以为这是不可避免的,但一旦这种痛苦减轻,人们就会很容易察觉到还有其他流弊存在,他的情绪就会更加激烈。痛苦是减轻了,但是人们对痛苦的感觉却更加敏感了,政府稍微有一些专横的举动都更使人难以忍受。同样的封建权力在法国人民心中所激起的仇恨更加强烈,到了“简直无法熄灭”的程度。他认为,产生这样的现象主要是因为“法国农民已变为土地所有者”,并且“法国农民已完全摆脱了领主的统治”。如果农民没有土地,那么他们对封建制度强加在土地上的负担便会无动于衷,他们会觉得这些都不过是国家体制的自然结果,没有什么是不能忍受的,但一旦农民有了土地,有了自己的“小天地”,同时他们还处处受到各种各样的盘剥,那么他们就会认为别人搅扰了自己的幸福。因而封建制度“范围缩小了,它激起的仇恨反倒更大”,“摧毁一部分中世纪制度,就使剩下的那些令人厌恶百倍”。因此繁荣反而加速了大革命的到来。
另一方面,在大革命前夕,法国社会已经出现了改良的趋势,这种改良的趋势首先从精神层面体现了社会上层对穷人命运的同情。托克维尔在当时社会上层各种势力的叙述中发现,不同势力都在述说着穷人的悲惨命运,但在他们的这种同情和关心的言语中不时加进蔑视人民的话语,而且不同势力都一心想把人民的苦难推诿给对方。在各方利益斗争的过程中,政府努力向人民的头脑中灌输革命思想,国王在他的整个统治期都在谈论准备进行改革,导致了有教养的阶级被当时无私的信仰和慷慨的同情感动而投身革命,人民则在满腔的痛苦怨恨和要改变地位的强烈欲望的影响中付诸行动“前者的热情终于点燃并武装了后者的怒火和贪欲。”减轻人民负担的话语激怒了人民,对人民贫苦“更强烈、更轻率”的同情最终点燃了革命爆发的引线②。
三、政府因素
大革命前的改良不仅体现在社会上层对底层人民精神的同情上,而且在实践中政府已经开始了行政改革,但是这些改革最后也成为引燃革命引线的重要火花,因为它造成的后果就是引起了整个社会巨大的混乱。在“政府形式尚未改变”的情况下,随着“规定个人地位和政府事务的那些附属法律”的废除或修改,“整个社会下层阶级骤然间落入这种茫然的无政府状态”,司法秩序的所有部门都混乱了,千家万户的处境和财产秩序也突然间被打乱。
从政府的行政举措上看,政府一方面发放救济金和奖励,实施公共工程,以努力促进公共繁荣,另一方面,收入却并没有随着开支的增加而同比例增加,政府于是陷入了越来越严重的财政危机之中。发财的欲望促使各种工程的承包人人数惊人增长,投机的欲望越来越膨胀,与政府的联系越来越紧密,这时一旦政府财政管理不善,这些承包人就会遭受巨大损失,他们便联合起来向政府发泄怒气。这样,政府为了促进公共繁荣而兴起公共工程,这些工程不断刺激整个民族的发财欲望,然后政府的财政危机又反过来扑灭了这种热情,这种死循环最终促使政府自己走向毁灭。
托克维尔对这次改革所造成混乱的原因进行了分析,认为产生混乱的重要原因就是新法律创设的所有权利都是集体权利,新法律的这种缺陷在开始时就使法律难以执行。在旧的君主制下,人们只知道两种治理方式,要么是被行政委任给一个人,要么就是执行权牢牢把握在议会手中,这两种理事的方式在人们看来是截然对立的,抛弃一种就必须采取另一种,而从来没有想过把两种方式结合起来③1787 年改革导致的结果就是议会取得了自治权,但行使职权的这些人中有很多是没有行政经验的,并且很多职权不适宜集体政权履行,总督被贬到了无权的地位,“终于使一切陷于混乱。”新政府自信满满,过于活跃,充满了不安和骚乱的热情,企图一举扫清积年沉疴,改善一切,却事与愿违,“到头来却弄得一团糟”,尤其在村庄里,“它不仅打乱了权力秩序,还突然间改变了人们的相对地位,使各个阶级都对立冲突起来”,导致了“极为奇特的后果”。
参考文献:
①〔法〕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M.北京: 商务印书馆,1992
②庞金友.后革命时代的秩序反思——《旧制度与大革命》的核心议题[J].人民论坛,2019(08):106-109.
③秦步焕.《旧制度与大革命》中的悖论及其当代启示[J].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37(05):118-12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2-12-6 19:2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