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73|回复: 0

《旧制度与大革命》的悖论及启示

[复制链接]

9

主题

9

帖子

4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9
发表于 2020-10-9 16:07: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要:《旧制度与大革命》作为一部研究法国大革命的历史学著作,其中有许多值得关注的悖论,如革命的形式与内容不一致,革命爆发的地点与人民受苛政折磨的程度正好相反,繁荣反而加速了大革命的到来等等。通过对这些悖论的深入分析,可以发现对当代中国社会的发展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关键词:法国大革命;悖论;改革;
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第一次对延续了上千年的法国封建制度发起了根本上的冲击,最开始的革命结束了几十年以后,法国社会仍然在贵族专制与人民民主制之间摇摆。在本书中托克维尔主要阐述了法国大革命爆发的原因。其中他提出了一系列“悖论”,诸如革命的形式与内容不一致;革命爆发的地点与人民受苛政折磨的程度正好相反;“路易十六统治时期是旧君主制最繁荣的时期,何以繁荣反而加速了大革命的到来”以及“何以减轻人民的负担反而激怒了人民”。
《旧制度与大革命》共分为三编,其中第一编共五章、第二编共十二章、第三编共八章,每一章都用一句话作为一个标题对该章的内容进行概括,很多标题都是用疑问句进行描述,这些疑问句本身就体现了逻辑上的“悖论”。下面选择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悖论进行分析。
一、革命的形式与内容不一致
托克维尔认为:“法国革命是以宗教革命的方式、带着宗教革命的外表进行的一场政 治革命。”[1] 法国大革命自身具有某种独特性,这种独特性在于这场革命的外表和其内容具有矛盾。首先从革命的影响范围来看,一般来说,国内革命或政治革命都有明确的疆域,是在特定的范围之内发生的,但法国革命却没有自己特定的疆域。其次,从革命的方式和效果来看,法国大革命“不仅像宗教革命一样传播甚远,而且像宗教 革命一样也是通过预言和布道深入人心”。[2] 宗教具有一定的抽象性和普遍性,这种抽象性和普遍性越强,就越能“放之四海而皆准”,它就越能为更多人接受,传播就越广泛,法国大革命就是这样“抽象地看待公民,超脱一切具体的社会”的。法国大革命始终追溯更具普遍性、更自然的东西,“它不仅研究什么是法国公民的特殊权利,而且研究什么是人类在 政治上的一般义务与权利”,致力于全人类的解放与新生,因而具有宗教革命的色彩。其原因在于法国的文人是国家的首要政治家,他们不卷入日常政治,不担任任何公职,但是他们关心与政府有关的各种问题,这些问题主要是社会的起源和社会的原始形式、公民和政府的原始权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习俗的合法性和法律的原则本身等文学政治,这带来的后果就是民众对他们的信赖和拥戴,受到作家们的影响,民众也逐渐抛弃现实社会,沉湎与虚构社会,所以法国大革命就不可避免地待上了宗教革命的色彩。
二、革命爆发的地点与人民受苛政折磨的程度正好相反
托克维尔比较了18 世纪末法国与其他欧洲国家( 德国和英国) 人民的情况,认为当时封建权力在欧洲的大部分地方比法国沉重得多。但是“革命并不是在那些中世纪制度保留得最多、人民受其苛政折磨最深的地方爆发,恰恰相反,革命是在那些人民对此感受最轻的地方爆发的”。“在这些制度桎梏实际上不太重的地方,它反而显得最无法忍受。”[3]在法国早已不存在农民受农奴制制约的情况,法国的大多数地区,农奴制早已不复存在,可见法国的受压迫情况远小于欧洲其他国家,但是革命却发生在了法国。
托克维尔从社会心理的角度分析了这一悖论:同样的封建权力在法国人民心中所激起的仇恨更加强烈,到了“简直无法熄灭”的程度。他认为,产生这样的现象主要是因为“法国农民已变为土地所有者”,并且“法国农民已完全摆脱了领主的统治”。[4]如果农民没有土地,那么他们对封建制度强加在土地上的负担便会无动于衷,他们会觉得这些都不过是国家体制的自然结果,没有什么是不能忍受的,但一旦农民有了土地,有了自己的“小天地”,同时他们还处处受到各种各样的盘剥,那么他们就会认为别人搅扰了自己的幸福。 因而封建制度“范围缩小了,它激起的仇恨反倒更大”,“摧毁一部分中世纪制度,就使剩下 的那些令人厌恶百倍”。
三、繁荣反而加速了大革命的到来
18世纪法国路易十六统治时期是法国旧君主制最繁荣的时期,托克维尔在书中写到:“随着被统治者与统治者精神上发生的这些变化,公共繁荣便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起来。所有迹象都表明了这点 :人口在增加 ;财富增长的 更快。”[5]那么为什么这种繁荣的景象反而加速了大革命的到来呢?!托克维尔本人的答案是这样的 :“尽管财政管理 已经像其他部门一样完善,它还保留着专制政府固有的毛 病。”“政府努力促进公共繁荣,发放救济金和奖励,实施公共工程,这些每天都在增加开支,而收入却并未按同一比例递增 ;这就使国王每天都陷入比他的前任更严重的财政拮据中。和前任一样,他不断使他的债权人收不回债 ;像先王一样,他像四面八方举债,既不公开,也无竞争,债权人不一定能拿到定期利息 ;甚至他们的资本也永远取决于国王 的诚意。”[6]当时的法国人为政府购买公债,利息则绝不会在固定的时期获得的。为政府建造军舰,维修道路,给政府 的士兵提供衣物,而他们所垫出的钱是没有偿还担保,也没有偿还期限的。就这样,随着岁月的流逝“政府变得更加活 跃,发起过去连想都不曾想的各种事业,终于成为工业产品的最大消费者,成为王国内各项工程的最大承包人。”
因此,作者讲的“繁荣”,仅仅只是上层阶级,即教士、贵族等特权阶级的富裕生活,而生活在社会等级最底层的农民、资产阶级和律师等群体并没有真正的从中受益。可见,那只不过是少数人的“繁荣”,付出的则是多数人的代价。也就是说,“繁荣”对于第三等级的人民来说只不过是一种虚幻的假相,他们可以看 得见社会上繁荣的景象,但是他们不能亲身去体会,享受这 种“繁荣”,因为他们大部分财产都被国家借走了。 所以,从托克维尔的这一悖论中,我们可以得出,社会的“繁荣”必须是涵盖占多数数目的人民大众的“繁荣”, 而不可以是少数人的“繁荣”。如果只是“少数人的繁荣”, 那么只能说明权力在少数人的手里越来越集中,国家越来越腐败。法国当时就是集权专制越来越增强,国家越来越腐败。
从托克维尔对于法国大革命爆发的成因分析来看,国家要进行成功的改革,必须要明确受利对象,抓好关键时机,迅速而果断的进行改革。法国路易十六在大革命爆发以前已经意识到了一些穷苦人民受压迫的问题,并且确实是试图去进行改革。但是由于君主专制的本质,国王最终还是由于从自己王权的利益角度出 发,没有能够消除特权者的权利,没有能够做到减轻人民的一些税赋负担。就这样,人民对政府的愤怒日益加剧,矛盾愈来愈多,最后引发了革命。所以在改革已经进行的时候,要明确自己的目标,果断而坚定的进行改革。同时,要在繁荣时期保持清醒头脑。法国大革命并不是在全社会普遍贫穷衰败的时期发生的,而是在相对繁荣时期爆发的,繁荣反而促进了革命的到来。从社会心理和人们需求的角度来看,当人们处于绝对贫困的时候只有一种忧虑和需求,那就是解决温饱;当人们解决了温饱以后就会有更多的烦恼和需要———这就类似于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一旦社会不能满足人们不断增长的欲望,不满的情绪就会积累,也就是说人们的幸福感和经济发展水平不是必然成正比的。对我国来说,改革开放政策使得人民的生活水平有了显著提高,但是也带来了人民更加广泛的物质和精神需求,整个社会对美好生活的心理预期更高。所以在繁荣时期保持清醒头脑,不断满足人们对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社会才能持续稳定发展。


参考文献:
[1]〔法〕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M].冯棠,译.北京: 商务印书馆,1992.
[2]〔法〕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M].冯棠,译.北京: 商务印书馆,1992.
[3]〔法〕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M].冯棠,译.北京: 商务印书馆,1992.
[4]〔法〕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M].冯棠,译.北京: 商务印书馆,1992.
[5]〔法〕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M].冯棠,译.北京: 商务印书馆,1992.
[6]〔法〕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M].冯棠,译.北京: 商务印书馆,199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2-12-6 18:3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