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241|回复: 0

吴宝七月读书报告

[复制链接]

7

主题

7

帖子

6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1
发表于 2020-7-30 17:4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品读西美尔的真与美
五月与风,六月与雨,七月与夏。今天,焦虑穿透了我们的生活,人类渴望着走向理性的路途,却无而不往地陷进感性的泥沼。丰富绚丽的色彩与触手可及的信息,使人们享受着感官的极度愉悦与神经的麻痹,似乎这才是艺术的真谛,生命的欢乐。纷繁迷乱的过往,时空压缩着一切,也宣告着:空间征服了时间。人们沉醉在自我建构的奇妙世界里,空虚的精神、麻痹的神经、狂热的感官。
七月的夏,选读了西美尔的《时尚的哲学》、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和维克多特纳的《仪式过程》。但以下只着重分析读西美尔一书的感受与思考。
最早接触西美尔的思想观点时,似乎其“文化”的烙印较为深刻,类似文化悲剧、货币哲学等概念,但当时缺乏系统的去了解一个人物的丰富思想,很有幸这本书带给了我许多不一样的感受。之所以这本书带给了我些许其他不一样的感受,最主要的原因是文字的美感与其他作品不同。陈寅格先生曾指出,做学问应当有历史意识与审美意识。实际上,在这本书中,是由很多篇小论文汇编而成:“感觉社会学”、“交际社会学”、“宗教社会学”、“饮食社会学”、“忧郁的栖居者”等16篇小文章。
在《感觉社会学》开篇文章里, 西美尔提到社会成员行为交往方式的不同会引发人们的视觉、听觉、嗅觉等感官效应的加强,从而进一步产生人际互动, 这些最初停留于人们表面上的感官印象则会影响到人们相互间的印象。他认为身体上直接的感受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两个人是否继续接触下去。比如说,一些身有残疾的人因为欠缺某种感觉而可能在性格上产生变化,像盲人倾向安静平和,失聪的人则倾向于茫然烦乱等。总的来说,随着文化的发展,感官对远距离事物的感受力越来越脆弱,对自身周围的感受力却越来越强,我们变得不仅短视而且感觉迟钝,然而我们对身边的事物却非常敏感,从一开始嗅觉已经比视觉和听觉更早的适应了近距探测,而如果我们不再能像一些嗅觉敏锐的原始人一样,用鼻子客观地感受到那么多东西,那么我们就会对自身嗅觉形成的印象更加敏感,在其他感官中也有这种趋势,但嗅觉较之其他更为明显,一个具有敏锐嗅觉的人感到的不适应,一定要比他从嗅觉的精致化中得到的乐趣多得多。
再比如,在《交际社会学》这篇文章中,西美尔就反问我们:社会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实际上,历史的的今天我们能够理解齐美尔在追问什么,也正因此,在往后的岁月里他回答了对社会唯名论与社会唯实论的看法。他指出,无论社会的社交性是一种纯粹自发的交往,还是刻意为之的交往,都会形成一种有意义的、稳定的形式,无论是好的形式还是坏的形式,它都是一种双向的自我定义,是一种元素的互动。在此基础上,最后形成了一种联合体,存在于社交性当中。这种社交性会让生活目标紧密相连的具体动机互相抵消,那些纯形式的自由参与,以及个体互动产生的相互依赖性,就必须挺身而出控制全局。虽然人们会对社会交往的表面性表示公平或不公平的不满,但是人类精神心理生活中最意味深长的事实之一就是,如果我们从整体中抽取部分元素,将之与它们自己的整体观念焊接在一起,而支配这些元素的总体就拥有了其自身的法则,而非整体的法则,那么它的本质就只能是悬浮于空中。但是由于人们常常无法预计社会交往形式的因素,恰好在这个阶段驱除了一切直接现实性,它的深层本质才得以展现的更加完美,更加有整体性。
其次,也是本书的核心篇章之一《时尚的哲学》,对年轻的我们而言,“时尚”并不陌生,但我们却从来没有思考过时尚的行为何而产生,人们为何要追逐流行,流行又为何总处于不断变化之中。他在开头写到:“对于生命现象的理解方式,引起我们感觉到在我们生存的每一个点上有很多力量,而且每一种力量实际上都努力越过真正的现象之外,充满着无限性,最终转化成纯然的紧张与渴望。人类在很早的时候就是一种双重型的生物,但这并不影响他或她的行为的构成,事实上作为只有作为众多因素的结果,他们才是最有效的。对我们来说,一种没有本源力量做基础的现象是贫乏而空虚的,只有每一种内部的力量超越他外在的表现方式向外扩展,生命才能获得提高他部分真实性的无尽可能性。”流行似乎就是一个没有具体定义的东西,因为它太不稳定了。人类社会存在不同的阶级,而阶级间有高低之分,为了将自己和低阶级的人区分开,高阶级的人会在穿着等方面费一番功夫,略低于高阶级的人为了向高阶级靠拢而开始模仿,高阶级在模仿之下又开始寻找新的风格。
实际上,在谈及时尚这个词时,另一位美国社会学家、符号互动论的创始人之一布鲁默也有所独特的见解。1969 年,布鲁默发表了一篇有关时尚的文章:《时尚 :从阶级区分到集体选择》。在这篇文章中,他在观察分析了巴黎时装秀后,发现最终总是有那么“几套衣服”会被所有的买家看中,所有的买家总是会不约而同地在某几个设计的元素或风格上汇集。而事前,这些买家之间,以及买家与设计师之间根本就没有过沟通。在布鲁默大量的调查研究之后,他发现卖家与买家的审美品位最终都会那么的相似。他称这种行为现象为集体选择,而时尚正是在这种集体选择的过程中形成的。在这个集体选择的过程中,公众品位是形成选择结果的关键。正是公众品位与设计师提供的表达方式之间进行的某种互动,最终形成了时尚。但是,西美尔的在文章中,一针见血的指出,时尚总是只被特定人群中的一部分人所运用,他们中的大多数只是在接受他的路上,一旦一种时尚被广泛的接受,我们就不再把它叫做时尚,一件事如果起先只是少数人做的事,随后变成大多数人都去做的事例,如某些衣服的式样或社会行为,开始只是少数人的前卫行为,但立即为大多数人所跟风。那么,这件事就不再是时尚的发展壮大,导致的是他自己的死亡,因为他的发展壮大,即它的广泛流行抵消了它的独特性,因此,他在被普遍接受与因这种普遍接受而导致的其自身意义的毁灭之间发生着改变,在限制中显现出特殊的魅力,它具有开始与结束同时发生的魅力。
在文章末尾,西美尔这样感叹道:“时尚特有的有趣而刺激的吸引力在于它同时具有了广阔的分布性与彻底的短暂性之间的对比,而且时尚的魅力还在于他一方面使既定的社会圈子和其他的圈子相互分离,另一方面,它使一个既定的社会圈子,更加紧密显现了既是原因又是结果的紧密联系,最后时尚的魅力在于它受到社会圈子的支持。一个圈子内的社会成员需要相互的模仿,因为模仿可以减轻个体美学与伦理上的责任感,时尚的魅力还在于无论通过时尚因素的夸大,还是丢弃在这些原来就有的细微差别,时尚都具有不断生产的可能性,在那些多种多样的结构中,社会机制在相同的层面上将相反的生活趋势具体化,时尚显现出自身只不过是其中一种单一的、特别的例子。”
最后,我想西美尔带给我们的许多思考是当下的、现实的,充满着人文情怀的反思告诫。我们人类社会已经进入到了一个空间流动巨变的时代——时间趋于沉默,空间无限连接。无限的可能,都会发生,意义与方向在今天的人类看来,似乎不再那么重要。我希冀在未来的某个时段,人类跨域分离的隔阂,自由的独立的去寻找本我的意义与品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3-1-28 07:4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