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230|回复: 0

周贤7月读书笔记

[复制链接]

17

主题

18

帖子

11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3
发表于 2020-7-30 13:52: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祖荫下》读书报告
  周贤 S19201023
一、写作背景
《祖荫下》作为一本人类学著作,由许烺光先生所著。许烺光于1977年当选美国人类学会会长,是社会科学界直至目前唯一当选过会长的海外华人。《祖荫下》是作者于1941—1943年期间在云南喜州镇进行田野调查获得资料成书的。作者通过实地田野调查的方式,了解喜州镇当地居民在社会大变革之前人们的生活方式,毕竟,了解过去是理解现在的必要条件。通过对人们生活方式的了解和观察,来进一步探讨一直困扰作者的问题“富不过三代”。一些家族在几代人的时间内便跃居显赫地位,然而他们中的大多数又很快衰落下来,有的只需要几代人的时间又沦为平民阶级;有些家族从兴盛到衰落往往只需要两代人的时间;同样王朝的兴衰也呈现出周期循环的特点,对于王朝的兴衰,之前的学者也有过研究,并就这一问题,从事于社会科学的历史学家们分成两派学说,一派认为中国社会可分为三部分,社会高级阶层、官僚阶层、平民;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第二阶层在损害其他两个阶层利益的前提下爆发了,从而导致了全面危机的局面;另一派学说是以人口过剩为依据的,这种理论认为,天下太平数年之后,人口增多,但土地和技术资源或多或少保持不变,当人口达到过剩的极点,动乱的年代便开始了。这种动乱加上饥荒、洪涝、疾病等等,就会造成大量的人口丧生,从而使国家又一次进入一个新的朝代,过上几天太平日子,这种循环与中国社会的王朝兴衰历史很类似。
二、主要内容
全书共分为12章,1--8章分别是作者在喜州镇田野调查时的所见所闻,并记录下来进行叙述;最后4章则是对前8章材料的总结和升华。这种书写结构与《叫魂》《私人生活的变革》等结构类似,采取的都是这种写作手法。整本书读起来并不难,前8章阅读起来很有趣味,介绍了很这样的多喜州镇当地的风俗习惯,其中部分风俗与我家乡的某些风俗也是不谋而合,不禁让我感叹,虽然祖国人口众多,面积广阔,但都有共同的文化根源。
承接上文,对于王朝周期性兴衰,作者在承认两派学说正确性的基础上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作者发现建朝的帝王和建朝初期的帝王们通常智慧过人、明断是非,亲理朝政;而丢失江山的帝王们则表现的缺乏明断是非的能力,他们不是放荡不羁,便是心不在焉,要不就是羸弱不堪。贤能的帝王任用知书达理、勇武过人的文武官员,而昏君则听信太监、后宫妻妾之谗言,对忠臣良将所进的逆耳忠言,他们轻则不理,重则问斩。在昏君统治的国家里,平民百姓的普遍贫困现象非但得不到好转,先王们辛勤打下的江山,雄厚的国力,都将一步步走向崩溃。从这一角度来看,一个小居民区内普通家族的兴衰,帝国君王的兴衰都具有相同的一系列性格特征,衰亡一方的成员又具有另一类型的特征。
以性格作为出发点,作者进而分析了喜州镇的文化。在哪里,也许可以能给长期以来一直令我迷惑不解的问题找到答案。与其说以贫富间不同的社会行为作出发点,还不如说是由于经济条件和社会地位的不同,相同的社会行为所产生的的结果也就不同更为恰当。社会行为在这里指的是以祖先庇荫为中心内容的一切活动。从喜州镇文化来看,在祖先庇荫下,对人格有着重要影响的两个因素是权威和竞争。第一个因素包括父子同一的关系和大家庭的理想这两个概念;第二个因素包括以下三点,或为其中一旦所做的努力:1.为共同祖先的荣耀 2.为宗族内某一支系的荣耀 3.为祖先们最宠爱,最有才干的后代的社会地位。父子同一和大家庭的理想互为支柱,二者形成了一种社会制度。这种制度完全剥夺了年轻一代人的独立性,但同时又使年轻一代能够承袭他们父辈的财富和荣耀。这些因素同样成为一种教育的基础,这种教育立足于过去,着意要把年轻的一代人造就成他们祖先的模样。这种几代人之间的同一和教育过程不可避免的造成富家子弟依靠富裕,穷人之后依然贫穷的结果;富家的子孙不仅承袭其父辈的财产,而且同样承袭他们父辈的权利和荣耀。穷人的孩子不仅与其父同受穷困之苦,而且和父辈一样卑微低下,没有社会地位。穷人人家的孩子必须像他们的父亲一样为果腹糊口而辛勤劳作,和父辈一起为生存而挣扎。但富人家的子弟却大不相同,子不劳而坐享其成是父辈高贵社会地位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年轻的一代便无法发挥自己的能力。实际上,不管他们需要与否,财富、权利、名誉都纷纷地降落在他们身上。这些差别在决定人格的第二个因素上表现的最为充分,在这样一种文化背景下的竞争是与父权关系一脉相承,并进而扩大其影响的。在喜州,无论穷人还是富人,竞争是激烈的。然而穷人仅仅为了生存而竞争,而富人则为了权利和名誉而竞争。这里贫富之间出现了两种分化现象。穷人因受生活重担的压迫而很少有闲暇再去顾忌别的事情,因而祭祀祖先的意识较为淡泊,无论如何,穷人今天的生活状况是不能自豪的告慰祖宗的;富人因生活优裕,他们便可以随心所欲的选择其生活方式。第二种分化现象由第一种现象作为前提,竞争不仅存在于争宠方面,在家庭内部同样存在竞争,穷人家的孩子不仅不关心逝去的祖宗,就连自己的亲生父亲也不愿意费心去讨好。因此,尽管父子关系形式上相同,但经济条件上的差别把贫富两个阶级的年轻人造就成两种完全不同性格的人,富者完全依赖父辈,听命于传统的父权;穷者独立性较强,不甘愿受传统父权所摆布。这样的现象不仅仅存在于小村镇,大城市里同样如此;不仅地位卑贱的普通百姓是这样,地位显赫的达官贵人也是如此。
随后,作者对喜州文化做了一个全面的总结。他提出五个因素,分别是父子同一的关系、男女的性别疏远、大家庭的理想、教育的模式和权威。许先生认为父子同一的关系在这种文化中是首要的因素,父子同一的关系不是单方面的,而是双方相互作用的。父亲必须在其子年幼时供给衣食,以祖先的传统方式对他们进行教育,父亲所做的这一切并不是因为他对儿子应尽这种义务,而是因为父亲对父子共同的祖先承担的责任;儿子对父亲必须绝对服从,必须辅佐父亲,根据家庭地位和经济状况安葬死去的父亲,满足他在阴间的各种需求,尽一切可能保证家庭的延续。儿子所必须做的这一切不仅仅是因为他对父母应尽的义务,同样还因为他对父子共同的祖先承担的责任;性别疏远一方面表现为男女之间的不平等,另一方面表现为极力消除男女之间的一切性爱表示,这两方面都旨在贬低夫妻关系,进而加强父子关系;第三个因素是大家庭的理想。从正常的父子关系以及父系的延续这两点出发,大家庭理想的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为了保证大家庭理想的实现,必须注重两个因素:一方面是要有集体精神,另一方面是目标要一致;第四个因素是教育模式,无论社会上什么年龄段,他们接受的教育,其核心内容是同样的。孩子们接受的教育不是让他们按照孩子的意愿发展,在父母方面,他们很少鼓励孩子们发展自己的个性,这种教育建立在这样一种观念之上,即所有活着的人是生活在他们祖先庇荫之下,活着的人对家庭或宗族中已去世的成员的态度完全不是恐惧,而是一种永久的怀念和自始至终的爱;祖先的愿望是第五个因素,人们清楚地看到,生者对死者的态度,以及死者对生者的态度实际上同出一撤,生者与死者之间的关系就是实际生活中人与人的关系,崇拜和歌颂死者不仅将亲属关系理想化,而且还确定了其范围模式。大多数喜州人热衷于通过求神、祭祀来积攒阴德,主要为了免除病灾、祈求富足、世代兴盛,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愿望同样是祖先们所希望的,既为了他们自己,也为了子孙后代。
三、感悟
在传统文化下,祖先像大树一样,庇荫着每一个子孙后代,每一个个体都是在祖先的庇荫下成长的,这种庇荫是我们祖先努力的延续,并且通过这样给我们短暂的生命以永恒的意义。我们每个人都处在家庭中,处在和祖先比较密切的联络中,也就是说中国式的个体不可能脱离家庭、日常伦理和社会关系而存在。即使有的个体已经走出了他们祖先的庇荫,反叛了他们的家庭,但他们也并未实现真正的独立、自主。相反个体在摆脱家庭以后,更倾向于表现出极端的功利主义倾向。作为子女,无论是独立自主也好,还是反叛,都不会真正脱离家庭这层关系而独立存在。作者通过《祖荫下》一书,希望通过喜州镇人的文化和生活方式,来理解中国人,这是一种中国社会的微缩观。实际上我们也是生活在这样一个充满着传统和现代氛围的社会中,也正是这样的文化影响着一代代人的基本个性结构和地位个性结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3-1-28 07:2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