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90|回复: 0

耿庚七月读书笔记

[复制链接]

7

主题

7

帖子

4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5
发表于 2020-7-30 08: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仪式过程读书报告
维克多·特纳是20世纪60和70年代相当活跃的多产的人类学家。他在恢复人们对比较宗教学那些年它在人类学中兴起的兴趣及开创“符号人类学”的研究方面扮演了主要角色。
《仪式过程:结构与反结构》这本书共有五章,其中前两章主要是特纳在田野调查中观察到的具体仪式过程,其中对非洲社会中恩丹布人的“生死仪式”和“仪式中的双胞胎困境”有细致入微的描写,后三章基本上是特纳在田野调查的基础上,提出“交融”与“阈限”这两个重要的概念,接着引用各式各样的材料来论证“结构”与“交融”的统一和对立。本书的脉络清晰,前两章用实际田野调查中的生动材料和后三章中引用的材料相结合,有理有据地论证了社会是一个辩证的过程,正如特纳在最后一章的结尾处所写:与其说社会是一种事物,不如说社会是一种过程一种辩证的过程,其中包含着结构和交融先后承继的各个阶段。
结构→交融→回到结构中。这个过程就组成了这个社会,并推动着社会的不断发展,正如特纳所指出的社会不是一个事物,而是一个过程,一个结构与交融不断交替着的辩证统一的过程。他举出印度宗教、欧洲基督圣·方济各、嬉皮士运动和末世启示等的例子来说明交融的具体发生形态,在仪式中,交融是高位者和低位者地位互换的仪式,低位者可以肆意侮辱和指挥高位者,而高位者必须对此表示毫无怨言并服从低位者的一切在结构社会中不可能忍受的行为,但交融毕竟是短暂的,正如特纳所说,出生于结构中较高地位的人在寻求释放,而在结构中处于低下地位的人,却在他们的阈限中寻求进一步地参与到某种结构中去。而所有这些类型的仪式,其交融这一阶段都是对结构的加强和强调。“结构被交融所冲刷、净化,再一次以洁白闪亮的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即将开始新一轮的结构时间的周期”。
  从更大的层面上来说(特纳也有指出),交融和结构的交替是一个辩证统一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就是社会,交融中所宣扬的平等主义、无等级秩序等一切乌托邦的的口号和理念到最后都在相反的一面推动了结构和等级在此恢复和建立,就如社会需要变革来让已经出现问题的结构得到加强和固化,特纳列举出嬉皮士运动等。在交融中,身居高位者会成为暂时的低位者,而低位者此时则可以体验到高位者的一切权利,即特纳所说“强者的阈限即软弱,弱者的阈限即刚强”,讽刺的是,这一整个过程并没有实现交融中所宣扬的长久的乌托邦性质的平等,反而是在强化大众对结构的认知和遵从,从大的方面看,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上世纪共产主义所宣扬的乌托邦的共产理念即为这种交融最大的体现,无论在任何一个国家共产主义的发展到最后都是在固化结构秩序甚至加强了不平等,而对短暂的平等与共产的乌托邦理念的许诺是底层大众最愿意索取的春药,而这一春药在短暂的集体欢腾和兴奋之后,又重新回到原有的结构秩序中,不仅强化了结构秩序,反而留下一系列的历史问题后遗症。同样,法国大革命从1789年开始,历经一个世纪的不断暴力革命和政权更迭才走到一个相对稳定的民主共和国的正轨,而同样,英国在1689年就通过《权利法案》及其相关改革走上了相对稳定的君主立宪制度,但法国却经过了无数次的暴力血腥革命仍没有达到一个安宁的状态,似乎,法国民众已经习惯了在结构的方面生活,即在交融状态中寻找激情,在交融状态中寻找诱人的乌托邦理念的实现,一旦革命成功,结构等级开始出现,法国的底层大众包括中上层激进分子们就已经坐不住了,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交融状态充满激情和斗志昂扬的号召,因此才会在长达一个世纪的历史中不断革命,也即是快速地从结构到交融,再从交融到结构。如果特纳将嬉皮士运动等看成一种社会发展中必须经历的交融状态,那如共产运动这种极端煽动性的底层大众的集体欢腾所付出的代价就太大了,不是每一个民族都能承受如此巨大的交融状态。
  “处于强势地位的群体的阈限是没有社会结构的,或者只有简单的社会结构;而处于弱势地位的群体的阈限所代表的是对结构中较高地位的幻想”。“出身于结构中较高地位的人在寻求释放,而在结构中处于地下地位的人,却在他们的阈限中寻求进一步地参与到某种结构中去”。而重提这句话仍然很重要,即所有这些仪式都是对结构的加强。如果我们能想到中国的土地革命、文革中的自下而上的集体暴乱导致的地位的逆转,我们就能更好地理解仪式交融的状态,而这种状态在结构秩序中是否为必然经历的阶段,如果按照特纳的理论走下去,似乎经历这个阶段是必然,但此种毕竟的交融阶段是否可以换一种方式,而如极端的文革这种方式是否可以避免,这应该都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特纳的仪式分析显然不拘泥于人类学的固有领域,他的理论雄心显然是要用仪式分析得到的概念来解释更广泛的社会现象,解释社会的发展历程,并使人类学与政治学、心理学、社会学形成对话。特纳实际上想表明的一件事是,人类学如何有可能在人类社会的解释上获得自己的发言权
  最后,按照特纳的理论,社会是一个过程,总是处于“结构”与“交融”不断更替的过程,“在人类的生活中,似乎存在着一种“需要”如果我们能够使用这个有争议的词汇的话来使人们对这两种形式都进行参与。那些急迫地想使这一需要在日常的活动之中得到满足的人,会在仪式的阈限中去寻求。那些在结构中处于地下地位的人,在仪式中追求象征意义上的“在结构中处于较高地位”;而那些在结构中处于较高地位的人,在仪式中追求象征意义上的“在结构中处于低下地位”,即使在达到目标的路上经历苦难,也在所不惜”。
  似乎社会发展的过程历经苦难是一种必然,即交融状态,但交融状态总是诱人和短暂的乌托邦幻想和昙花一现的集体欢腾,最终还是要回到结构中来,维持整个社会的结构秩序,但交融与结构的辩证统一不可或缺,这或许也是分析社会问题的一个角度,但同样需要指出的是,通过巨大社会苦难代价换来的交融不能被看成理所应当,不能走入历史必然论的路子,能防止和缓和的一定在要在社会事实的层面上加以解决。可以说仪式是人类社会的一个永恒情节,但需要谨慎的是交融以何种形式出现,如何做到可控性,提防大众对交融上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3-1-28 08:2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