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59|回复: 0

陈艳七月读书笔记

[复制链接]

7

主题

7

帖子

3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9
发表于 2020-7-29 23:4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书笔记之《仪式过程》
S19201018   陈艳
特纳是美国象征主义人类学的代表之一,对“仪式”的研究是其最重要的理论贡献。《仪式过程》是人类学经典著作之一,特纳通过在非洲恩丹布部落中的田野考察,将仪式在这个群体中的地位进行了诠释,特纳针对杰内普理论中的“阈限”和“结构”两个关键词进行了进一步的发展,在对“阈限”概念进行更为详尽的分析的同时,提出“反结构”的概念,发展了传统的结构主义。他突破了传统静态的社会结构的研究,把仪式放在运动的社会过程中加以考察,把社会看作是交融与结构的辩证统一,是结构与反结构的相互作用的结果。
《仪式过程:结构与反结构》这本书共有五章,其中前两章主要是特纳在田野调查中观察到的具体仪式过程,其中对非洲社会中恩丹布人的“生死仪式”和“仪式中的双胞胎困境”有细致入微的描写,特纳在观察恩丹布社会的各种仪式中看到了各种仪式的象征含义,即这些仪式的每一个仪式都充满了象征的含义,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神圣场址的准备与药物采集;二是治疗过程。两者都与恩丹布社会所关心的问题一一对应,并将抽象的形而上的事物转化为可以摸得着看得见的具体的物质,在仪式中用象征的含义来解决一系列问题。后三章基本上是特纳在田野调查的基础上,结合范·杰内普 “通过仪式”中的“分离”、“边缘”、“聚合”三个阶段而发展出“交融”与“阈限”这两个重要的概念,接着引用各式各样的材料来论证“结构”与“交融”的统一和对立。但是《仪式过程》这本书并不好读,他的思维极其活跃,恩丹布部落中的各种仪式、旧金山的嬉皮士、圣方济各、千禧年运动等多种事件穿插其中,他饶了一个又一个的大弯去点明主题,如果不沉下心细细品读,很难跟得上特纳的想法。可能也缘于我自身学识的浅显,我对于特纳所描述的恩丹布部落的两个原则:母系氏族和随夫居住无法理解,我想象不到这应该是什么场景或者是什么样的生活方式,以至于我对于他之后关于伊瑟玛仪式的目的不甚了解。
但是我对这本书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五章—谦卑与等级:地位提升与地位逆转的阈限这部分的叙述。我曾经参加过表哥在家乡举办的结婚仪式,在男方家中,中午酒饭过后,小辈或者晚辈会对表哥的直系亲属长辈或者较为亲近的长辈进行捉弄,把长辈的鞋、皮带、衣物或者其他所属品抢夺过来,如果长辈想要拿回物品,就需要跟小辈谈条件去赎回,这时候长辈和晚辈之间的地位开始颠倒,晚辈会漫天开价,每次晚辈都会表示长辈作为新郎亲近的亲属关系,在婚礼上应该表示欢喜快乐,需要多付才能表示对新郎婚礼和往后生活的祝福,而长辈在讨价还价过程中多是耍赖讨好等手段。我还曾见过的地位逆转场景,在新郎接新娘之后,会开车绕城或者街道转圈,向大家表明结婚的喜悦和排场,往往大家都会选择在节假日或者选定的良辰吉日结婚,绕城时因为街道拥堵或者车辆众多车速会很慢,这时会有很多人去拦截车辆,新郎或者伴郎需要向来人散发喜糖或者香烟,特别是乞丐们会在这时集体出动去拦截婚车,如果你不满足他们的要求很难继续前行,乞丐在平常一般都会归为底层地位,在街上接受大家的施舍,但是这时双方的身份逆转,新郎或者伴郎需要好声同乞丐们商量,请他们放行,并给予钱财和香烟等物品。
上述的例子可以看出,特纳所讲到的对阈限前-阈限-阈限的过程后所对应的是结构-反结构-结构的过程。在阈限前这个阶段,是一种存在社会结构来规范或者限制我们身份状态的阶段,我们处在一个有结构的社会而中;当进入阈限阶段,即反结构的阶段,人们之间的关系处于一种特殊的状态下,这一状态凸显的是反结构的或者是无结构的状态特征;最后,当仪式结束社会重新恢复,人们重新被整合到社会当中。而同时,不同于范·根内普对仪式的研究,特纳对仪式的研究是一种仪式加社会的研究。他将仪式研究扩展到社会上,试图从仪式研究来窥探社会。正如译者庄孔韶在书的封面对本书的评论所说:“特纳突破了传统静态的社会结构的研究,把仪式放在运动的社会过程加以考察,他把社会看成是交融与结构的辩证统一,从而有分化-阈限-在整合的过程,是结构与反结构的相互作用的结果。”
交融和结构的交替是一个辩证统一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就是社会,交融中所宣扬的平等主义、无等级秩序等一切乌托邦的口号和理念到最后都在相反的一面推动了结构和等级在此恢复和建立,就如社会需要变革来让已经出现问题的结构得到加强和固化,特纳列举出嬉皮士运动等。在交融中,身居高位者会成为暂时的低位者,而低位者此时则可以体验到高位者的一切权利,即特纳所说“强者的阈限即软弱,弱者的阈限即刚强”,讽刺的是,这一整个过程并没有实现交融中所宣扬的长久的乌托邦性质的平等,反而是在强化大众对结构的认知和遵从。按照特纳的理论,在人类的生活中,似乎存在着一种“需要”——如果我们能够使用这个有争议的词汇的话——来使人们对这两种形式都进行参与。那些急迫地想使这一“需要”在日常的活动之中得到满足的人,会在仪式的阈限中去寻求。那些在结构中处于地下地位的人,在仪式中追求象征意义上的“在结构中处于较高地位”;而那些在结构中处于较高地位的人,在仪式中追求象征意义上的“在结构中处于低下地位”,即使在达到目标的路上经历苦难,也在所不惜。似乎社会发展的过程历经苦难是一种必然,即交融状态,但交融状态总是诱人和短暂的乌托邦幻想和昙花一现的集体欢腾,最终还是要回到结构中来,维持整个社会的结构秩序,但交融与结构的辩证统一不可或缺,这或许也是分析社会问题的一个角度,但同样需要指出的是,通过巨大社会苦难代价换来的交融不能被看成理所应当,不能走入历史必然论的路子,能防止和缓和的一定在要在社会事实的层面上加以解决。可以说仪式是人类社会的一个永恒情节,但需要谨慎的是交融以何种形式出现,如何做到可控性,提防大众对交融上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3-1-28 07:5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