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472|回复: 0

余玥七月读书会

[复制链接]

6

主题

6

帖子

3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2
发表于 2020-7-28 21:3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尚的哲学》读书笔记
格奥尔格·齐美尔是德国社会学家、哲学家,出生在柏林的一个犹太富商家庭,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反实证主义社会学思潮的主要代表之一。他反对社会是脱离个体心灵的精神产物的看法,认为社会不是个人的总和,而是由互动结合在一起的若干个人的总称。齐美尔在德国学术界一直处在饱受排挤的边缘地位,徘徊在主流学术圈之外。齐美尔发现现代主义文化的来临使西方进入了一个“文化悲剧”的阶段,其表现形式是物质压倒精神、对象压倒主体、群体压倒个体。因而他从一个游离者、旁观者的角度出发,对他所处的现代社会进行了很多片段性的思考,例如饮食、感觉、时尚、货币、宗教等。
一、文本梳理
齐美尔的这部文集,一共收录了他的19篇文章,《时尚的哲学》也是其中的一篇。首先我会把《感觉社会学》《交际社会学》《饮食社会学》《空间社会学(节选)》《宗教社会学》这前五篇文章归为一类。在我看来,这几篇文章作为一个整体体现了齐美尔的社会学思想,那就是,社会不断发展,我们所看到的这些社会不同方面的变化其实是社会整体变化的一个方面的体现。因此,我们可以通过对具体方面的观察来感受整个社会的发展。
第一篇《感觉社会学》这篇文章从视觉、听觉、嗅觉三个维度来认识人际互动和社会关系,探求人与人相互交流中的社会功能。就三种感官比较而言,眼睛看到的是相对持久的,也是敏感的,最具复杂性并且也是一个互相传递信息的互惠的过程;耳朵听到的是短暂的,单一的,容易受欺骗的,是只从外界获得信息而不表露自身的利己主义器官;嗅觉似乎是最不重要的,但是它使得我们对周围的世界的感受越来越精致化、敏感化,因而个人也更孤独化,这与齐美尔在论及都市精神的思想相一致,在《大都会与精神生活》一文中认为, 现代生活最深层次的问题是个体如何在社会生活中保持必要的独立性和个性的要求,也就是个体与社会之间的协调问题。
社交成为一个独立的事物,其形式本身就是目的,这是西美尔在《交际社会学》一文中传达出的主要思想。社交越来越成为人们追求的目的性活动,虽然在社交中人们的交谈没有实质意义,但是人们能够在社交过程中进行自由的互动,得到平等的地位,所以交谈本身就可以成为一种目的。
除了社交,饮食和宗教也承担着一定的社会功能。饮食的规范化形成了一套饮食的规则,从而创造出了一种更高级的秩序,饮食本身也提升到了审美的层面上。这样,饮食这一形式也成为了人们的目标,人们追求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和恰当的人、吃恰当的饭,交流恰当的问题,这就是一种秩序。宗教也是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一种类型,是社会秩序的体现者。齐美尔在《宗教社会学》中写道“创造世界的神被看作人类需求 寻找因果关系的产物”,这句话似乎体现了齐美尔把宗教看作是社会为维护自身秩序和寻求发展的工具。
齐美尔对于货币的论述主要集中在《当代文化中的货币》一文,另外在《大都会与精神生活》、《对当下与未来的卖淫活动的一些评论》中也有穿插。他认为,货币不会固定在一种特定的存在方式之上,它作为纯粹的交换媒介而能与所有东西进行交换。齐美尔揭示了货币作为纯粹的交换手段所具有的最根本的性能:化质为量。许多事情都变得不重质而重量,人们在判断一个事物的价值的时候,往往会用“值多少”来评判它。他认为货币只是手段, 价值才是人们在现代生活中的终极追求, 但是很多现代人忘记了目标而眷恋起手段, 所以齐美尔隐约地在文中道出了人类永恒的悲剧,“金钱只是通向最终价值的桥梁, 而人是无法栖居在桥上的。”
然后他在最后一篇《桥与门》写到的那样,桥是一种分离的联系,两者相互分离,是联系的前提,只有相互分离的事物才需要相互联系。桥告诉我们,人类是如何坚定地将天然存在的分离统一起来。而门则强调的重点是事物的分离和对立,而并非是事物的联系或统一。门的本质是在屋内空间与外界空间架起一层活动挡板,维持内部和外界空间的分离。门显示出,人类又是如何将长久统一的天然存在单元分隔开来。桥与门联结着的是共性,隔离出的是个性。
接下来重点说说第六篇《时尚的哲学》:
为什么会出现时尚?齐美尔认为,时尚满足了人们的两种需要:统合的需要和分化的需要。齐美尔在《时尚的哲学》一文中将时尚定义为:“时尚是对既定模式的模仿,它满足了社会调试的需要,他把个人引向每个人都在行进的道路,他提供一种把个人行为变成样板的普遍性规则。但同时它又满足了对差异性、变化、个性化的要求。”一方面,时尚通过样板化来确认一个人的社会身份。另一方面,时尚又分化了社会不同阶层,社会较高阶层通过时尚把他们和较低阶层区分开来,当较低阶层开始模仿较高阶层的时尚时,较高阶层就会抛弃这种时尚,重新制造另外的时尚。并且,这种分化不仅局限在不同阶层中,时尚的模仿-区分机制也在不同年龄、性别、种族之间也发挥着作用。所以说,时尚是“阶级分野”和“统合欲望”的产物,是将社会一致性与个性差异化动机相结合的一种社会形式。在不同社会阶层之间模仿与反模仿、区分与反区分的过程中,旧的时尚不断被抛弃,新的时尚不断地被创造,从而使时尚呈现出转瞬即逝的特征。这也就是齐美尔想要表达的一个观点,时尚的最大特点是变化。在当代社会, 时尚的变化速度基本上同四季的更替同步。我们还来不及将上一季的衣服穿旧, 便要赶着为当季购置最有潮流感的服装。基于变化频率的加快, 时尚还表现出了一定的民主性, 即“不再像早先那样昂贵、那样奢侈”,“因为假如这些物品太贵的话, 即使是较高的社会阶层也无法承担的迅速变化”。
时尚如何反映差异化,则是依托了时尚在内容上总是变化多端,想要和过去、将来的时尚区别开来,从形式上看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另一方面则是“凭借时尚总是具有等级性这样一个事实。这也是齐美尔时尚理论的核心观点,即一种时尚风格是由上层阶级所创造并流入了较低阶层, 是一种自上而下的传播过程。很显然, 齐美尔的时尚理论是建立在阶级区分基础之上的,时尚由上层阶层创造,并随着较低阶层的模仿而减弱乃至消失。这样看来, 时尚不仅依托于阶级划分而存在,反过来也巩固了这种阶级划分。齐美尔认为处在上层阶级与下层阶级之间的中产阶级是时尚的主要推动者,这是个活跃的群体。
二、读后感悟
需要指出的是,齐美尔把时尚作为一种社会现象,认为时尚是一种符号,提出人们求同和求异的需求是时尚出现和流行的原因。但是,他虽然解释了从众心理是如何产生的,但是他似乎并没有解释求异心理产生的原因,即为什么人生来就想追求独特,为什么追求独特具有先天的合理性。很明显,齐美尔的重点不在于此,他既没有探究种种现象产生的终极原因,也没有思考如何应对和解决。他只是想向我们描述我们的社会作为一个整体是一种什么样的形态。他既没有置身事外,也没有说要把现代人从虚无、冷漠的状态中拯救出来。相反,他是真真实实地生活在现代社会中的人,是在日常生活中的思考者。
通读全书,可以真切地感受到,齐美尔确实是把社会作为整体来研究,他特别注重文化形式,不同的文化形式只是为了满足社会的不同需要而出现,它们相互渗透,共同体现了现代社会的特征。同时,他又强调形式本身就是内容,它不只是内容的一个载体,形式本身就可以作为现代性的体现。
还有一点令我感受很深的是,齐美尔在解构现代性时,几乎不带有任何的价值判断。他只是把现代文化中的种种现象描述出来,但并没有描绘一个改变这情况的未来的道路。就此方面来说,我认为齐美尔还是比较消极的,缺乏改变现状的热情和迎接新生活的勇气;但又是现实的,没有浪漫、不切实际的想法,从不设想运用理性来构建一个新社会;同时也是宽容的,他能够接受现代社会中出现的种种“不容置疑的丑陋”——比如卖淫,能够接受形形色色的人。最后对于齐美尔这本文集的总结,我想用齐美尔在《大都会与精神生活》文中的一句话作结,“在这样的力量中,在我们转瞬即逝的生存中,我们只是作为一个细胞,作为一个部分,指责与开脱都不是我们的事,我们能做的只是理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3-1-28 08:2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