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217|回复: 0

郭锐乐七月读书会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0

帖子

7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0
发表于 2020-7-28 15:4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对城市人行道空间的思考
城市的人行道作为一大公共空间,不仅牵涉的是纯粹的城市规划学的知识,当它吸纳人口流入时,就已经从一个物理空间转化为具有现实意义的社会空间,因此对于社会学而言,研究城市空间的社会学意义就显得必要且重要。雅各布斯以美国的纽约、芝加哥等大城市为例,深入考察了都市结构的基本元素以及他们在城市生活中发挥功能的方式,最终要的是它挑战了传统的城市规划理论,让我们理解了城市的真正生命和精神。本篇文章主要是基于《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中关于城市改造的观念和城市中的人行道元素进行主要的梳理,并阐述其中所得的启示。
一、关于城市改造:打造城市原本的真实
   在传统的城市规划或者城市建筑设计的决策者或者执行者眼里,城市的发展不是依靠城市本身的力量,而是依靠城市城市发展规划者所构想的理想原则进行千篇一律式的模式化发展。根据城市规划理论的观点,要想改善城市中的贫民区、城中村、犯罪率、失业、抢劫等社会问题,要消除城市解体或者混乱现象,只有依靠政府规划者增加大笔的公共资金进行所谓的“城市改造”。但是在书中雅各布斯提到“城市改造的经济运作原则并不是像城市更新理论声称的那样完全依赖于对公共税收补贴的合理投资,而是依赖于来自众多孤立无缘的改造受害者的大笔非自愿补贴。”在这一点上,作者就明确的打破了我们传统正统印象:要想进行城市的更新改造,打造成乌托邦式的理想居住环境,我们需要的是国家政府的大批投入,不仅城市规划者这样想,高层决策者也这么想,因此我们的城市居民在城市建设过程中自然而然也会期待依靠政府的力量加以对自身周边环境改造,而直接忘却了我们才是城市的使用者这一身份。
    并且作者以自己一个亲身感触美国“北端”的故事,已经向我们揭示了城市规划者的悖论:恰恰是那些不该衰败的地区正在走向衰败。而城市规划者由于缺少城市社会学者对城市元素社会学意义的观察,反而在改造的过程中使城市失去了原本的样子。作者谈到“我朋友的本能告诉他,北端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他的那些社会统计数据也证明这一点,但是作为一个规划者。他所学的知识告诉他什么是对城市里的人和城市有益的东西。所有使它成为一个专家的东西却告诉他,北端是一个糟糕的地方。”在作者的导言部分,明确指出按照城市规划者的改造计划,全部的改造观念和计划都与城市的运转机制无关,缺乏对城市真实生活的研究,缺乏尊重城市的本身面貌,这样的城市更新规划使得城市成为改造的牺牲品。
二、人行道的特殊性质
人行道除了承载行人走路之外,也有其他用途。这些用途是与交通循环密切相关的,但是并不能互相替代,就其本质来说,这些用途和交通循环系统一样,是城市正常运转机机制的基本要素。人行道作为城市的基本元素之一,它的功能和用途涵盖了安全、人际交往以及孩子同化等方面的内容。
[size=10.5000pt](一)人行道的用途:安全
作者认为“维护城市的安全是一个城市的街道和人行道的根本任务”。而且城市和小城镇或者郊区的相比,区别并不在于它的规模比小城镇的大,或者说人口比郊区稠密,而在于城市有着许许多多的陌生人,因为他们在公共场合甚至在自家门口,碰到陌生人的概率要比碰到熟人的概率要大的多。作者是以美国城市作为举例的,认为在城市规划者眼中,文明和安全程度是亦步亦趋的关系,城市人口越文明,城市也就越安全,但是从美国几所大城市包括公共住宅区的不安全事件案例来看,这种正统规划看法仍然集中在理想状态,简单的认为少数族裔、穷人或者流浪者是城市危险的主要承担着那就具有固有的种族歧视和阶层偏见。
另外城市公共区域的安宁(人行道或者街道的安宁)不是主要由警察来维持的,尽管这是警察的责任,它主要是由一个互相关联的、非正式的网络来维持的,这是一个有着自觉的抑制手段和标准的网络,由人们自行产生也由其强制执行。这个网络在作者看来就是由人行道附近的一些商店及其主人构成的,这些人虽然大家互为陌生人,但是他们的眼睛盯着街道,他们拥有自己是这条街道的主人的自我意识,而且也能够保证在需要的时候得到支持。作者在书中明确提到,保证人行道的的公共安全性,就要在沿着人行道的边上三三两两建立起来足够数量的商业点和其他公共场所,而这些场所必须在晚上或者夜间进行开放,也就是从这里,作者对于城市中酒吧存在的合理性进行了重新的解释。
(二)人行道的用途:交往(公共接触)
纪念宴会和人行道的上的社会生活的核心之处在于它们都是一种公共活动。它们把互不认识的人聚集在一起,这些人并不能够在公开的、私下的方式中互相认识,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也不会去想到用那种方式来互相认识。这里作者所说的人行道的公共交往与死人空间的亲密交往不同的。   
如果城市人之间有意义的、有用的和重要的接触都只能限制在适合私下相识的过程中,那么城市就会失去他的效用。作者在这里指出了,城市人的公共交往的必要性,而这种公共交往的主要目的是满足彼此的需要,并不是进行深度交往,或者想让某一个人总是打扰你,而别人也是这样想的。因此 城市需要一个可供聚集的场所,这种场所是自发形成的,并不是由城市规划者可以事先规定的。如果城市规划者们特意为有助于社会活动而设置的场所算进去,很自然这里就不会形成天然的酒吧、糖果店、和那种狭小昏暗的杂货铺或者饭店。虽然在城市规划者眼中他们在这里配有全套的聚会室、工艺、艺术和游戏室、户外椅子、中心商场等等,城市规划者想要通过这些公共基础设施使得对所辖社区内的居民 达到统一的管理,但是对于这些居民而言,这种让他们产生依赖的地方是为了对他们产生控制,那么就会失去去这种地方的理由,渐渐,这些地方反而变得死气沉沉,毫无用处,失去老街区的那种活力。
对于这种原因作者的解释是受到城市生活—隐私性的控制。作者举了一个钥匙保管的案例,人们选择一个人作为钥匙保管人,首先因为人们信任他,相信他是一个负责的保管人,但同样重要的是因为我们知道他一方面有一副热心肠,另一方面并不处心积虑地留心我们的私事。我们让谁住到房子里来,为什么让他来,这是他不关心的事,但是这保管钥匙的服务一旦被形式化,需要确认身份,回答区文体,提供保险等等,以防不测。一旦这样的服务被某种机构化的形式取代,那公共服务与隐私之间的基本区别就会不复存在。因此也就直接揭示了对于城市人的特性,这种拥有人行道的公共交往接触比城市规划学者事先安排好的公共接触更加有利于展现他们对于个人公共和隐私事物的控制。
(三)人行道的用途:孩子的同化
雅各布斯在书中描绘了老城区和高档的公共住宅区生活的差异,但是以孩子的活动范围让我们更加感触深刻人行道的社会学意义。那些老街区的孩子可以不受那种敲诈勒索的危险,他们有很多条街可以选择,他们很聪明的选择了最安全的街道,“如果一旦有人盯上他们,他们总是可以本想一些店主,或找到一些可以帮助他们的人”。而对于那些在风景优美的公共住宅区的孩子却经受着不同程度的威胁。人行道不是单一的城市交通元素,他同时和周围生活的孩子具有紧密的联系。
对于老城区生活的孩子们而言,放学后三三两两聚集在住宅区周边的街道进行玩耍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因为他们认为这里是安全的。而对于那些生活在公共住宅区,则不会随意去街道玩耍,他们有被限制在一个圈的活动范围,但是这个活动范围虽然表面上划分了阶级层次,但是但是对于孩子来说,却失去了天真的生活。作者谈到老街区的那些孩子们他们那种玩耍方式的魅力在于随处不在的自由自在的感觉,那份在人行道上跑来跑去的自由,这与把他们限制在一个圈起来的地方完全是两码事。如果他们不能做到随时随地玩,他们干脆就不去玩。随时随地和自由自在是孩子的天性。而人行道的作用就在于为孩子天性的发挥提供平台。对于孩子而言,这种形式多样的随意玩耍活动需要的不是各种浮夸的设备,而是一个直接的、方便的和有趣的地方。
总之,人行道的作用正如作者所说,不是简单的承载着人行交通的功能,不是只需要警察的维持,或雇佣人员进行维持就可以保持人行道的安全和本身的活力。对于城市规划者而言,总是极力的想缩小这些公共空间,以保障城市人的对于安静、休闲、私密生活的需要,但是却没有真正理解城市人隐私权特性的适度控制,它并不是城市规划理论家所设想的那种“要么共享所有,要么什么也不共享”的生活模式,他们需要是适度的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的有机结合。也就是彼此仍旧是独立的个体,但是不会因为在公共空间的交往而使自己陷入无休止的麻烦当中。这和美国崇尚个人主义的同时又重塑融洽的邻里关系氛围是一致的。我们。
参考文献:
(加拿大)·雅各布斯 金衡山译, 《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译林出版社.2005-5出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3-1-28 08:1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