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27|回复: 0

陈泽君六月读书会

[复制链接]

8

主题

8

帖子

4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2
发表于 2020-6-28 23:4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东方主义的莫比乌斯环
                    ——《东方学》浅析

一、萨义德与《东方学》                                                         
萨义德常说,自己是被流放的。而知识分子都应该是处于被流放的状态,要从边缘看中心,敢于避免利益的诱惑批评主流的声音。在《东方学》中,萨义德提出了这样一个学术与政治、利益相勾结的实例,这是他本人一贯反对的。学者的发言不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正确,而是要促成道德风气的改变。《东方学》中的批判中的一部分可以说是萨义德一贯思想的延续。
他反复强调,他所提倡的并不是一种简单的文化相对主义:“阿拉伯人只能用阿拉伯人的思考方式进行思考,西方只能用西方的思维方式。”【1】这其实是与西方的话语霸权是同样反自由的。世界的选择并不是只有“东方”或“西方”,没有什么世界观是绝对对立的——人们之间的交流才是常态,也就是萨义德所说的“understanding oneself in relation to others”。不能孤立的看待事物,其实就是追求一种理想的整体观 ,虽然“整体观是一个重要但却无法实现的理想,你不可能看到所有地方或想到一切,你必须选择和强调某些东西。为了做到这一点你必须分类并作出区别。只有采取这种方式,你才能分析和理解。” 研究要意识到往往指向更大的议题,也要明白之下还有更多的细节。

(一)以东方人的西方视角看“东方”
《东方学》代表一直以来,我们对“东方”的关注,多数停留在纷繁复杂的政治或是沸沸扬扬的石油价格上,而忽略了作为一个文明源头应当受到的在文化方面上的尊重。独辟蹊径,这是我对萨义德这本书的第一印象,作为一个文化批评家,他在这本书中以冷峻的西方视角,怀着东方人的心态去努力地塑造了一个西方文艺中的东方形象。以一己之力,单枪匹马开创一个学术新时代,萨义德一生都置身于东西方语言、文化和认同的交错之中而“不得其所”。他生为阿拉伯人,却是基督徒,他既为巴勒斯坦人辩护,也声援被穆斯林世界追杀的拉什迪。在他立身扬名的美国,一些西方人和犹太人斥之为“恐怖分子”,而在他难以割舍的中东,极端分子却将他列入“黑名单”。正是这些复杂的政治经历和多重的文化身份,才造就了萨义德的个性与学术。
(二)本书的结构与研究方法
  本书的结构体现了萨义德对东方主义这一问题的整体把握。通过对东方的认识引出东方的地理概念,再引申到西方视角的偏移,最终给出了东方主义的定义。在其后的文本中,萨义德都在不断地引用西方文本中的话语或者思想印证自己的定义。在全书的最后,萨义德列举了东方学研究的现实与困境。但是就我个人而言,我没有在他的文字中读出解决之道。
  萨义德的写作采取了文本细读的方法,这应当和他本人的职业有关。作为一名比较文学研究的专家,他更多的从西方文本(主要是小说和戏剧)中去进行解读和重构。他从东方学形成的历史入手,分析了大量的专业书籍、文学作品、百科全书乃至新闻政论等东方学典文本,解读了长期以来基于不平等地位的西方对东方强加的误读的思维方式,以期揭示其背后权力与知识相作用的话语支配关系。他认为阅读文学文本和国家或国际政治之间的限制和可能是同步的现象,因为文本中会集中反映一段时期以来文本源发国的主要思想。而他能以世界文学的眼光来衡量比较文学,这也就使他超越狭隘性和小集团思维,反对简单化的教条主义和无立场的民族主义,进而超越民族与地域的观点去观察作为一个整体的东方世界,而不是为个体的文化、文学和历史提供自我辩护。
二、“Orientalism”:东方学与东方主义
中国学界曾就萨义德的《Orientalism》究竟应该译为《东方学》《东方主义》还是《东方观》做过探讨与论争, 译名之争集中反映了对这部书的内容与性质的理解, 触及了“理论东方学”的一些基本概念与问题。【2】Orientalism一词一般有三个方面的含义: 一种学术研究学科;一种思维方式;一种权力话语方式。实际上这三个方面是相互紧密的相连的。作为学科的Orientalism总是和殖民当局、强权联系在一起,它寻求一个服务的对象;而Orientalism作为一种思维方式,最终由走向大众的东方学家们和不严肃的媒体所主导。这种情况下,承载价值的个体被“××人”和“××民族”这种称述所取代。
(一)东方在哪一边
    其实《东方学》这本书的主题可以用开头就引用的那一句话来概括,来自马克思的名作:他们无法表述自己,他们必须被别人表述。不过后来萨义德竟然又想到一句更加简单有力的话来总结,套用叔本华的句式:西方是意志,东方是表象。方法论至关重要,文本的外在性、交互性,作为表象的表象,知识编码,等等。通过那些文本分析要传达的观点是:东方是被西方(的东方学家,显在的或隐性)建构起来的地理空间和认知对象,它从地理空间最终变为殖民空间,知识不但为权力服务,而且本来就是权力的一部分。东方曾经是辉煌的,那些辉煌的过去被东方学家中的历史学家拿来证明今天欧洲的胜利,而且证明,为了让东方重现昔日的荣耀,西方的介入或殖民是必须的。东方学家才能为东方说话,令东方说话—— 简言之,只有西方人可以论说东方,只有白人可以命名白人和有色人种。
     作为最边缘的东方,远东,逝去的帝国,中国也是类似的命运。第三世界等于一塌糊涂的文科和模糊的价值观。这就是我们的现状,我们东方的现状。——但是我可以说“我们东方”吗,东方究竟能否成为一个主体,人们大多承认西方具有某种内在一致性,而东方仅仅是作为西方的对立物而存在的。东方是所有一切不是西方的东西,我不知道东方在哪一边。
(二)东方学的发展
在《想象的共同体》中,有一章《人口调查、地图和博物馆》很好地说明了东方学的工具性。这些在殖民地所推行的事业,是给我们带来了与多关于古代文明的知识,西方也承认这些曾经辉煌的文明。但他们都包含着这样一种形态意识:“当代的本地人由于如此堕落,以致再也无法企及他们那些推定的祖先们的成就了。” 这样一来,那些被东方学家们重新发现、重建后的古迹,无疑是在向东方人表明:“我们的存在本身就显示了你们始终就是——或者已经有漫长的岁月——无力成就伟大的功业或者管理自己。”
    同时这种意识形态使得帝国在殖民地的政策不容怀疑,也助长了东方学的文化霸权心理,“一书架的好欧洲藏书可以抵上全部的印度和阿拉伯文学的价值。”,因为传统的殖民地的东方人看上去是无法胜任管理自己的任务的,于是类似于母国的教育体系也在殖民地被建立起来,从而创造出类似“一个种类的人,他们的血统和肤色是印度的,但他们的品位、意见、道德和思维能力确是英国式的”的殖民地官员。——具体的情况是有所不同的,可最终他们本质上是相同的,各个国家的殖民地教育可以很好的证明这一点。
    东方学在这种情况下被运用到对各个殖民地的研究中,首先他吸收了东方的“说书人传统”,各种各样的民间传说充斥在论证中,哪怕是最严肃的学术作品也不例外。而更有意思的是,在提及这些传说时,总要说明传说中说明文明发达的部分总是被夸大的,那些享乐的部分总是说明东方的生活的堕落和其宗教生活的不真诚。 《一千零一夜》——一部在阿拉伯人心中并没有那么神圣的市井小说集——满足了西方人欧洲人的想象欲,它证实了这样一个东方,色情、暴力、盲信、堕落。他成为了大部分欧洲人对东方第一印象的来源,满足了其对异域的好奇。
    这里,东方学和东方主义更类似于一个社会的某种道德观。可是作为有“事实根据”和“逻辑体系”学术理论体系,它的稳定性远远高于某些普通的观念。更进一步地,如纪伯伦所说,理论作为窗户,让西方人看到东方(那些被允许看到的部分),却同时又将真实的东方与大众隔离。而他所叙述的事实,只是“将某些观点不断重复”而获得了正确性。萨义德的东方主义对于西方的东方学有深刻的批判和理论建树,同时也有自身的盲区。【3】
    东方学的另一个特点是,它的走向也不仅仅是由少数与东方直接接触的人所决定的。相反地,在一定程度上,他也是东方学家与大众交流的产物,至少是尝试相互塑造的产物。更露骨地说,是西方社会思想变革的影子。东方主义是文学性的,首先东方学的资料来源很大程度上来自旅行者、殖民地官员、谣言,而其面向大众的产物则是为了吸引更多的读者。东方学家能无顾虑地引用游记中的内容,而不管作者是否带有偏见,所记载的是否准确。因为一般的大众是无法接触到这些材料的。作为一种文学的存在,他自然要寻找自己的读者群。东方是被“消费的” 。
(三)深入骨髓的东方主义
萨义德认为西方的东方学设定了西方先进与东方贫弱的对比模式以及神秘、肉欲、感性、落后的东方特征,因此他把这样的研究命名为"东方主义"。萨义德在《东方学》中论证西方对东方的误读是殖民话语体系的构建,其目的是要与统治权力共谋。【4】东方主义不但在CNN和BBC的新闻评论提供框架,更提供着电视观众们为理解这些腔调所必需的全景设施。而它真正的训导场所并不是关于中东战事的新闻报道,而是在《Discovery》和《国家地理》频道中对于动植物和未发展文化的声情并茂、兴味盎然的叙述中。有别于骄横的帝国主义政治霸权,这种话语渗透在历史学、语言学、文学、美术、经济学和大学机构的教育等研究和学术之中,散布在这些声称是自由知识的领域。在划定优先研究领域和话题的时刻,在定义地理区划的时刻,在选择研究的方法论甚至仅仅是引用文献的时刻,一个趣味盎然的东方渐渐被构型,成为分类和兴趣的前提。
  这是一个作为欧洲的欲望对象的东方,也是一个可以到达的东方,一个可以管理的东方,更是一个缺乏自我言说能力的东方。历来的东方主义作家自觉不自觉地在这种知识框架中就范于一种优越感,并从优越感催生出一种为沉默者代言的责任感——经常是出于善意的责任感,就像米兰•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托马斯的“伟大的进军”。
  在这种欧洲的责任感中,“东方人”和“人类”形成了一种对立。而这样一种话语,甚至也已经深深地渗入“东方”的自我理解框架中,催生了自我殖民的危险和诱惑。这部清单的贡献在于帮助我们看清文化统治结构的运作细节。特别是要认清:号称纯学术的和善意的个人话语如何在帝国想象之内提供着感性材料。但是在建立这种理解之后,真的能够使我们从对于帝国主义隐性统治的忘却中前进一步吗?作为一部对话语的遮蔽史进行揭露的清单,更多的初读者会感到的是绝望:控制既然如此无所不在,甚至我们的身份都是在这个框架之内被给定的,那么出走如何可能?萨义德在《东方学》中对于提供一种东方主义的替代方案显出了笼统和空洞。而这种空洞显然需要大智慧去进一步弥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3-1-28 08:5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