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12|回复: 0

夏涛六月第一次读书会

[复制链接]

3

主题

3

帖子

1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7
发表于 2020-6-23 14: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风险社会》再探
S19201026
风险社会下的财富分配逻辑
随着现代化的推进,稀缺社会的财富分配逻辑开始向发达现代性的风险分配逻辑转变,西方世界中,许多人面临的问题不是饥饿,而是“大腹便便”,现代化进程释放了越来越多的破坏力,这些破坏力甚至超出了人类的想象。
风险这个概念不是现代的发明,早在哥伦布扬帆出航,探索新国家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但在那个时代的语境中,“风险”的言外之意是勇气和冒险,而不是地球生命可能的自我毁灭。过去,危害可以被归结为卫生技术的不足。今天,危害的根源在于工业生产的过剩。所谓的“贫困风险”,即大部分人口的贫困化压得19世纪喘不过来气。“技能风险”和“健康风险”长期以来都是理性化进程的主题,也是与此相关的社会冲突和社会保障研究的主题;然而,近年来,令公众担忧的生态风险和高科技风险已经具备新的特征。这就是本书关注的焦点。
本书讨论的核心是文明自陷危机的可能性,特别是社会结构和政治动力。风险不完全遵循资本主义的发展逻辑,但在一定成程度上符合阶级逻辑和财富逻辑。
之所以说风险遵循阶级逻辑和财富逻辑,首先从科学污染物对国家的分配上得到体现,第三世界的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化的资本贸易中,更容易成为被掠夺原料,提供廉价劳动力,排放污染物的地方,而发达国家享受着发展中国家带来的产品,同时把工业发展带来的有毒有害物扔给发展中国家。其次,财富在顶层积聚,而风险在底层积聚。贫困和安全感的缺乏结伴,同时招致了大量风险,而(收入、教育和权力上的)财富却可以购买免于风险的安全和自由,风险越来越向贫穷弱势群体集中。
之所以说风险不完全遵循资本主义的发展逻辑,首先是因为在全球化程度日益加深的情况下,发展中国家遭受的风险很可能通过循环系统反哺给发达国家,因果关系解释可能陷入悖论,当风险的制造者变成风险的受害者时,我们很难去定义谁是因,谁是果。农业污染了土壤吗?或许农民只是损害循环链中最微不足道的一环呢?或许他们只是依赖并从属于化肥产业的销售市场?政府也并没有很早的禁止有毒化学品的销售。现代化的社会,高度分化的劳动分工对应着普遍的合谋,而这种合谋对应着普遍的不负责任,既然每个人同时都是原因和结果,那可能意味着没有原因;其次面对统一的供水和空气,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就都在同一个处境中,财富并不能有效避免水污染和空气污染带来风险。毕竟贫困是分等级的,而烟雾是讲民主的。
面对风险的全球化,危险并没有被转变成预防性的风险管控政策,也没有人知道哪种政策或政治制度更适合来应对这种局面,政治主体的选择也让人迷茫,要让所有人负责,等同于没有人负责。
风险社会的知识政治
从前的风险是物质的贫困化、贫穷、饥饿和拥挤,现在的风险是生命的自然基础遭到威胁和破坏。风险的意识跟阶级息息相关,即使大家同样都遭受有毒化学物质和有毒烟雾的侵袭,富裕阶级的人却更具有更广的知识面。随着风险可能性的增加,人们恐慌的不仅是风险本身,还有评估危险的自主权的消失,公众对风险的敏感性日益提高。
风险的生产及其受到的误判源于科技理性的“经济短视”。科技理性中只有生产力优势,加上科学分工的高度专业化,导致了对预测科学结果“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局面。在一个高度职业化的系统中,尽管人人都有自己的责任,但无人为现代化风险负责。科学理性和社会理性在应对风险时存在着范畴上的差异。
科学上,人们设立“极限值”来允许某种程度的毒害,但他们却不付出任何智识上的努力,去探究积累起来的有毒物会在协同作用下带来什么影响。过度专业化的职业以及正式组织的系统,在面对工业化的风险时已经完全束手无策。本来“极限值”这个概念就应该存疑,首先相关人体的结论都是由动物实验错误推断来的,其次理论和数字推导出来的模型不一定符合实践,只有有毒物在人体流通之后才能确切。
风险毕竟是在知识中形成的,因而它也会在知识中得到放大缩小,人们不得不接受风险并和它共存,对指出风险的人进行攻击,因为是这些人让他们身处恐惧之中。风险社会中,教育制度应该交给人民在人生和政策方面去应对恐惧不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3-2-1 06:4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