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14|回复: 0

朱霞林五月第一次读书会

[复制链接]

8

主题

8

帖子

4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6
发表于 2020-6-10 10: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金翼---一个中国家族的史记》有感
命运理论研究一直是社会学研究中的一个重要研究范畴。林耀华写的《金翼》,是其研究社会学的主要代表著作。通过分析其代表作,探讨人物的性格特点、教育、人际关系对命运的影响,这反映了当时社会对个体命运的影响,对了解中国的传统生活及其对社会变迁的重要影响。《金翼》是林耀华以福建闽江流域古田县岭尾村及所在乡镇的个人生活经历为背景,对其中张芬洲、黄东林两个家族进行田野的观察和对比研究,它既包含了东方乡村社会与家族体系的缩影,又运用了社会学理论来加以分析。让我们看到了那个时期的人们是怎么通过努力想要改变自己的生活,同时又因为什么原因让原本富足的张家人最终陷入衰败的窘境,叙述二者的盛衰发展,对社会学界产生广泛而持久的影响。
一、性格决定命运
英国著名哲学家培根在论习惯时说过“性格决定命运”。瑞士的心理学家荣格认为:思想决定行为,行为决定习惯,习惯决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印度也有依据人们耳能熟祥的谚语:播种一个行为,你会收获一个习惯;播种一个习惯,你会收获一个个性;播种一个个性,你会收获一个命运。何为性格, 它是指在一定遗传基础上形成人们独特的人生态度和习惯性的行为方式。意味着对人生的追求和挑战。它势不可挡地体现了我们的态度、理想、信心、方式, 从根本上形成了我们的实践水平,从而决定着我们的前途和未来。性格的不同导致对环境的反应方式不同,由此引起生活过程与结果的不同。性格本无所谓对错是非褒贬,但面对社会的纷繁错乱,每个人都依据自己的性格随时做出种种抉择。不同的选择导致不同的命运。在中国历史上,刘邦项羽的两种极端性格决定了成功和悲惨的两种不同命运,而在林耀华作家的笔下,所谓的性格就是不同的人面对挫折会产生不同的回应行为,而同挫折或命运的多次博弈又反过来一次又一次的塑造或固化人物的性格,人物的性格造就了他们不同的命运。黄东林的祖父具有传统的优良素质,是乡村社会有才干的人。因为他勤于耕种,所以发了小财。他性格顽固,性格正直,他曾经通过集会家人来吓跑收税员。东林很小就失去父亲。这个直性子且具有村落领袖气质的老人将东林一手带大,并教会了东林许多生活方式和古代传说。尽管他在东林年轻时去世,但老人的教导成为东林后来为人处世的基础,在不同的命运水平上,黄东林几乎总是能够自如地运用来自祖父的两种教导做出恰当的选择。祖父去世后,兄长东明希望东林一同务农,但东林不喜农耕; 在几次逼迫之下,东林离开黄家出外谋生。东明认为东林懒惰,将来一定没有出息,并预言东林娶不到媳妇。东明和东林原本都应是佃农,东林在离开黄村后,将佃权转给东明,自己则通过商业获利来补贴家族。虽然兄弟维持农商平衡,东明和东林还是分了家。分家之后不久东明因病去世,只留下寡嫂林氏和两个年幼的侄子,黄家陷入困难,东林不得不重回黄村。相比于东林,东明是典型的传统村落的农民代表,他认为务农是作为农民的本分,并没有突破乡村地域的范围也没有扩大自己的人际交往。
东林仅14 岁,黄东林爷爷去世时,面对家道中落,黄东林很快振作起来,开始为家族的重新崛起另辟蹊径。这是一种自我抗争与自我成长的经历,黄东林在为黄家的复苏不断努力。尤其在描述黄东林婚事的时候,这样写到: “一般来说,都是一家之长主动提亲,定亲与成婚均由长辈安排。但自从他家的正式家长,兄长东明公开奚落他娶不到妻子,东林就决定自己来操持自己的婚事。”一个人只有当他有了鲜明的个性,他才能成为当然事物的代表。自主是领导权威中一个非常基本的特征,他必须有一个强烈的自我,一个坚强的、专注的“我”。可见,东林幼小就具备着强烈的自我意识,这也成为了他后来事业成功的重要个性支撑。
芬洲是个医生,他们在湖口经营一个卖杂货的诊所。由于湖口店的生意兴旺,慢慢两家开始过上富足的生活。芬洲和东林二人在积攒钱财之后原本打算同时修建新屋,但风水先生帮着张家发现了一处风水宝地,芬洲将“龙吐珠”的风水宝地自私地用于自家建房,在迁居后满足于自己所取得的成就而渐渐将店铺的生意交给东林等人打理以致于当他丧子后再次回到店铺中发现自己已不再被需要然而,张芬洲没有将这些消极的因素转化为积极的因素,反而更加颓废,以致张家后来走向衰落。芬洲身上表现出来的或多或少的自私、自满切断了张家的命运与外界的有机联系,使得整个家族在面临生意失败与死亡的时候丧失了重新巩固人际关系、恢复均衡状态的能力。这种性格本身的残缺,就让张芬洲的事业每况愈下,与黄东林形成鲜明落差。
多数人的命运就好像时代潮流中的浮萍一样,起起落落不由己。只是在一些岔口处每个人的选择决定了他们归向何处。大环境下,命不由己,而在局部环境中,个人的习惯,格局,素养自然会把每个人引入不同结局。
二、教育改变命运
“教育改变命运”是在中国流行多年的口号,被很多人奉为至理名言。所谓改变命运就是找到方法和途径,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好,人生的价值得到体现。改变命运应该讲有许多途径,但历史和现实却告诉我们,教育是人们普遍选择的最靠谱的途径,教育是培养新生一代准备从事社会生活的整个过程,是人类社会生产经验得以继承发扬的关键环节,主要指学校对适龄儿童、少年、青年进行培养过程。个人的学识、眼界决定你能走多远。
生意的兴旺,使黄东林有钱修建新舍,因木材与欧家发生冲突并打起官司,在东林遭受牢狱之灾、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个新生力量的出现拯救了这个家族,他就是东林在福州英华学院上学的孩子(三哥)。三哥听到家里的遭遇,回到家中,商量如何向上级法院提出上诉。尽管着墨不多,但足以看出在黄家落难之时,是这个上学的孩子出手相助的。应该说,知识的力量,使这个家族在危难时得到了帮助,并且重新获得了新生。东林自己亲身经历的那次官司让东林深感知识的重要性,所以他让自己的儿子好好的读书,将来能不吃文化亏。他的这一举措为将来自己家族的兴旺命运打下了伏笔。由于在湖口镇生意做得成功,东林一家在    黄村的一个风水宝地建起了金翼之家。
知识在任何时代都是重要的利器,在黄东林的金翼之家中得以体现。相较而言,张芬洲就不同,在颂南让他和黄东林送自己孩子去上学的时候,芬洲就对颂南这个人表示了怀疑,并且最终没有及时做让自己孩子去接受教育的决定,这种对教育力量的漠视,使得芬洲的孩子后来继承家业后,也未发挥出特别的优势。
三、人际关系改变命运
人际关系指个体通过一定的语言、文字或肢体动作、表情等表达手段将某种信息传递给其他个体的过程。和谐的人际关系是一种人际交往的润滑剂,有助于减少人及摩擦,有利于个人和集体健康的发展,使得我们更好的融入社会。人际关系可能会改变人一生的命运,可助人自我了解,它不但影响着个人的行为,而且也影响和决定社会的存在。中国人对于社会制度的轻忽和怠慢,为制度性信任的建立设置了种种障碍。人际关系约束则成为中国社会稳定的消除和降低风险的重要方式。为了在这个世界生存,一个人需要同各种圈子的人建立不同的关系。
在商道的茶馆里与各色人接触,独特的生活体验,让黄东林敏锐地嗅到了做生意的前景。偶然的机会,和姐夫张芬洲的交往、谈心,让他们必然的成为了生意上的伙伴,最初以出售酒、花生为主的店铺就这样酝酿开来,经商也成为了东林和芬洲的正式职业。店里的生意越来越红火,芬洲派东林去福州,并与当地的钱庄建立了联系,此举对店铺未来的发展意义重大。随着镇里生意的扩大,东林和芬洲的经济实力在当地不断壮大。在茶馆里、水岸边的人谈心使黄东林获取了有用的信息,让他得到了一条生存或者是有所成就的道路,这样的知识,来自与他人的接触,通过最真切的实践参与,挖掘有效的信息资源,从而让自己获得一定的成长。不光在生意上,在后来东林的儿子被土匪绑架时,东林也善于与政府人员进行交际,才最终化险为夷。东林和他的儿子们通过生意逐渐与地方上各种机构发生了广泛的联系,因此常常能够化解危机。同时,这一地区或城市内无论是在政治、军事、经济甚至宗教等各方面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会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黄家。但张家忽视对人际关系的积极维系等同于将整个张家的命运孤立而使之处于一种“失控”的状态。当芬洲的儿子茂魁、茂德接连死去,张家发展的颓势也逐渐凸显。芬洲仅剩的一个儿子茂衡确实有一个好机会重建张家,却因为与张姓女人长期在外滞留、错误地信任狡诈的生意伙伴而使得张家彻底没落。
人际关系是维系整个社会体系的根本纽带, 但它又不纯粹是一根橡皮带那么简单的纽带。人际关系有很多种, 有性质的不同, 也有强弱之分。形象一点说,人际关系根据自身性质的不同、周围环境的不同而形成不同的作用。例如, 东林与芬洲之间是姻兄弟和生意合伙人的关系, 这跟东林与祖母潘氏之间的家族血缘关系就完全不一样。人际关系的作用可以是天生的, 例如血缘关系; 也可以是后天建立的, 例如事业伙伴关系。先天带来的作用可能会对个体的发展产生较大影响, 但这并不是绝对的。一个人的主体能动性越强, 后天建立的作用就越能占主导地位, 这就是为什么象齐妹、惠兰、三嫂这些个性越强的妇女越能挣脱家庭束缚而享有更多自由权利的原因。在张黄两家中, 芬洲和东林各自营造起一个以自己为核心的人际关系网络, 在网络中他们具有强势权威。在家庭之外, 他们又通过个人交际与社会上其他人建立起这样那样的关系。东林善于积极利用各种外界力量, 也就有意识地努力培养在社会上的关系, 甚至包括土匪这样旁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角色, 以至于后来黄家的影响拓展到地方上的政治、经济、军事、宗教等各种机构。与东林相比, 芬洲的表现就趋于消极了, 在遇到一两次打击后, 其势力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
四、结语
林耀华先生的《金翼》描述的是七八十年前中国乡土社会的情景,但是这样的社会所呈现的是更为纯粹的传统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模式,人类社会是由无数行动着的个体以及个体之间的相互关系构成的庞杂体系。“命运”是个体行动的集合的产物,却不能受到单一个体的意志所决定。从人类社会整体看,我们每一个人的微小命运都从属一个更大的命运。纵观两个家族整个发展的过程,会发现家庭的力量非常重要。在中国人的命运中,团结的家庭关系能够抵挡外来的风风雨雨,这种人际关系和其形成的原因,可以内化为大家长和家庭成员的“性格”。林耀华将人际关系的和谐比作为身体的平衡,这种平衡感其实也深深地体现在了黄家一起对抗外来干扰的行动上。命运是施加在整个家族上的干扰力,家族有抵抗其的弹力,而当这个干扰力过大时,黄家又能够适应这个干扰强度,直到产生一个新的平衡秩序。所以,黄家是一个在“变迁”中日益强大的家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3-1-28 08:4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