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920|回复: 0

司海峰五月第一次读书会

[复制链接]

8

主题

8

帖子

4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6
发表于 2020-6-6 08: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风险社会下的疫情
S19201033  司海峰


随着科技化、全球化、城市化、信息化的不断深入发展,使得我们所生存的世界,越来越符合贝克风险社会理论中所说的那个充满了不确定性、挑战性和全球性高风险的社会。在现代社会中,我们每个人可能直接或者间接地掌握着别人的命运,而我们每个人的命运,也被众多与我们素不相识的他人所左右。这种充满不确定性和风险性现实是现代社会带给我们的极大挑战。而这次疫情的发生也恰恰反映出我们正处在“风险社会”中。因而这次汇报我想结合我之前读过的《风险社会》这本书谈谈我的一些想法和感悟。
  风险社会是德国社会学家贝克对后现代社会的一种诠释。实际上,早在20世纪50年代,随着核时代的到来,人们开始意识到核在使用过程中所潜藏的巨大风险,人们的关注点也由原来的环境风险及社会承受风险的能力问题转移到核问题产生的风险,并且,风险分析开始渗透到社会科学的各个领域。20世纪80年代,在继70年代全球环境问题如公共卫生、水和空气污染问题相继提上议程之后,人们开始对风险产生各种各样的焦虑。而在1986年,受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的影响,人们开始反思风险所带来的社会冲突。正是在这种反思的基础上,贝克提出了风险社会的理论。而《风险社会》便是他的主要代表作。
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风险社会
在《风险社会》一书中,贝克将科技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概况为风险社会,认为技术在给人类带来文明的同时,也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威胁人类生存安全。
贝克认为,工业社会为绝大多数社会成员造就了舒适安逸的生存环境,同时也带来了生态环境危机、核危机等足以毁灭全人类的巨大风险。这些风险不同于工业化时期以前人类所遭遇的各种自然灾害,因为那些自然灾害并非是人类的某些决策导致的,而风险有时候则源于人们的重大决策。当然,这些决策往往不是由无数个体草率做出的,而是由整个专家组织、经济集团或政治派别权衡利弊得失后所做出的。贝克指出,在一定程度上风险也是由“有组织地不负责任”的决策所致。所谓“有组织地不负责任”是指一些政策制定者和专家结成的联盟首先制造了当代社会中的危险,然后又建立一套话语来推卸责任。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后,我们可以发现很多值得深入思考的现象。比如:政府应对缓慢而需要专家的建议才采取措施;中央开会之后地方政府才采取强有力的封城措施;某卫健委主任对于救援情况居然一无所知;一些科学家饱受网民质疑;红十字会缺乏对于捐助物资的调配与发放能力等等。这里存在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风险责任。人们在应对疫情风险时,要么承担责任、要么回避责任。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可以向一个又一个主管机构求助并要求它们负责,而这些机构则会为自己开脱,并说‘我们与此毫无关系’;或者说‘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只是一个次要的参与者’。在这种过程中,是根本无法查明谁该负责的”。现代社会的制度化组织的一个重要缺陷,就是那些必须承担责任的人可以逃避责任,也就是“有组织地不负责任”。在某种传统结构中,明确责任和分摊成本可能是明晰的,但在风险状况下,实际情况可能完全相反。因而风险是随时随地存在的。
从这次疫情我们可以看出风险具有十分明晰的特征。
风险的主要特征:
1.不确定性。风险是危险的,又是不确定的。尽管人类对自然现象和规律的认识因为知识和技术的进步而大大增强,但自然所带来的风险何时爆发、在什么地方爆发、如何影响人类,人类事先是无法确定的。另外,这种不确定性还体现了潜在伤害的不可计算性,虽然人类已经开发出了一系列计算方法和测量工具来估算风险造成的损害,但风险还具有发生后的不可逆性,随着风险的涉及对象、破坏程度和影响范围的扩大,其不可计算性更加突出。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传播和蔓延都具有显著的不确定性特征,而且目前也无法准确预测其各方面的损失和影响。
2.平等性。“风险在其范围内以及它所影响的那些人中间,表现为平等的影响。”新冠肺炎疫情不会因为人们在权力、地位、财富、知识的差异而形成选择性伤害,即使是那些拥有强大的政治权力、占有巨额财富的人和集团,在风险面前也回避不了风险的威胁。在现代化过程中,很多风险是人类发展的后果,人类生产了风险、创造了风险,但人类同样会受到风险的报复。风险是以一种整体的、平等的、辐射式的方式损害着每一个人。
3.全球性。风险的全球化是风险社会的一个极为重要的特征,尤其在新的时空条件下,由于时空不断压缩,时间的易逝性和空间的流动性导致风险越来越具有难以感知和控制的全球性特征。随着各种社会要素在全球范围内的流动不断加快,使得原来那些局部的、地方性的风险越来越具有跨越国家边界、民族边界和阶层边界的特征,进而演化为一种区域性甚至全球性的风险与危机。当今世界是全球化的世界,人员、资本、信息、物资在全球范围流动,并创造出新的世界秩序。同样风险也是全球流动的,新冠肺炎疫情就是最好的证明。从目前的情况看,全球多个国家都已经出现了新冠肺炎疫情,各国的疫情风险还在逐步增强。“从总体上考虑,风险社会指的是世界风险社会。”正是这种流动性和全球化的叠加,使得这次疫情爆发风险的规模和范围发生了快速变化,各种风险的累积和扩散效应越来越明显,从而使全球疫情风险的防控工作变得愈来愈艰难。
通过分析贝克的风险社会理论,我们可以发现。首先,贝克在对后现代性诠释以后认为,人类面临着威胁其生存的由社会所造成的风险。这表明,风险社会不单单是指西方社会的问题,也是全球各国共同的问题。由于全球都面临着一个不确定性的未来,不只是利益方面的损失风险;而且可能将是全球的社会冲突。其次,风险全球化也揭示了一个事实:任何国家不仅要走出封闭体制,而且必须要融入全球化的进程。当然,这也就不可避免地要面临着后现代性的新的风险。最后,世界各国的政治改革必然要建立在公民广泛参与的基础上。公民社会将是政治民主的一项重要诉求,要积极促进民主政治改革,扩大民主参与。抗疫需要顶层设计,更需要基层管理。正是在这样的视角中,我们认为我们将长期处于风险社会之中,风险管理和危机治理也将是一个不能停歇的过程。
通过这次疫情也让我有了两点反思:
1.人们对自身所处环境的风险认知程度和风险意识亟待加强
在贝克看来,风险本身就是现代化过程所引发的,是现代性极度膨胀的结果。由于风险完全脱离了人类的感知能力和认知范围,导致很多时候人们对风险的存在和可能带来的后果及威胁视而不见。也正因为如此,即便在病毒已经被认为人传人的情况下,宴席照常摆、会议照常开、旅游圈照样发。这不是疫前的狂欢,只是因为习惯了自己没有风险的普通成员对未知恐惧的否认。现代性就像一个巨大的悖论,人类在无止境地追求现代社会经济发展的同时,却又使自己陷入了无穷尽的风险之中,而且还不停地陷入产生各种新风险再生产、再防控的循环往复中。这次疫情的全球蔓延,在很大程度上与人们缺乏风险意识有关。这也恰恰印证了贝克所说的风险社会中的各种风险其实是与人的各项决定紧密相连的。在日常生活中,无论是政府管理者还是普通民众,风险防范意识一直严重缺失,日常教育也严重不足。很多人在面对风险来临的时候,不仅没有基本的风险感知和预判能力,而且也不懂基本的个体防范技巧和处置方法。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再次警示我们,人们最缺乏的可能不是知识和技术,而是对风险产生和防控的意识。
2.重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体系
在整个疫情过程中,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体系遭受巨大的挑战,在疫情的初期我们每天都能看到各种各样的谣言,到处都充斥着从人人自危到人人他危的心态。从我们佩戴的口罩其实就能反应出,我们通过口罩是为了防范病毒还是为了防范陌生人?在我看来,口罩在抵挡病毒的同时也更多的阻隔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网络上有很多疫情防控工作人员上门排查却只能通过门缝进行询问的例子,这种在疫情期间所采取的即时性策略确实是对自身安全的一种有效保障,但其背后所体现的人际间信任的缺失现象也十分突出,这就提醒我们在疫情后期,如果我们无法及时重构人际间的信任关系,那对于整个社会的稳定将带来十分不利的影响。因而我们需要在确保自身利益的前提下,更要注重建立起对他人的信任。
其实任何社会都存在着矛盾、冲突和风险。人类社会正是在化解风险和危机中成熟起来走到今天。我相信我们国家乃至整个世界在经历这次疫情之后都会更加重视对各类风险的防范,各类机制也会不断完善强化,人类生活会变得越来越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3-2-1 07:2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