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814|回复: 0

吴姝娴五月第一次读书会

[复制链接]

8

主题

8

帖子

3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8
发表于 2020-6-5 17:5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吴姝娴 于 2020-6-5 17:51 编辑

《国家与革命》读书笔记
S19201025
  《国家与革命》写于十月革命前夕,是马克思主义的经典文献。《国家与革命》的基本思想是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革命必须通过暴力,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新国家。列宁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关于国家的起源、特征、阶级本质、作用和发展趋势,说明了马克思主义国家观同一切超阶级国家观的根本对立,指明了无产阶级对待国家和革命的正确态度。列宁系统地、历史地考察总结了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思想的形成和发展过程,并根据帝国主义时代的新特点及无产阶级革命的新经验,丰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并彻底批判了机会主义、修正主义对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特别是对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歪曲、篡改和攻击列宁创造性地论述了国家消亡的经济基础,着重论述了从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这个历史时期,阶级斗争的尖锐性和复杂性,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及其任务。列宁批判了普列汉诺夫、考茨基对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的背叛,指出坚持马克思主义,反对修正主义,反对倒退,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两条路线斗争的根本问题,是关系到无产阶级能否夺取政权、巩固政权,能否实现共产主义的根本保证。
  首先,马克思主义对于国家的历史作用和意义进行了分析,即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得出结论: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和表现。而其遭到两方面的歪曲,一方面资产阶级的思想家迫于无可辩驳的历史事实,于是就悄悄纠正,把国家说成是阶级调和的机关;另一方面,“考茨基主义”则巧妙的歪曲,它既不否认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机关,也不否认阶级矛盾不可调和,但他却把最重要的暴力革命给抹杀了。
  接着逐步论述了国家的本质,在其中提到了国家的公共权力,说明被称为国家的那种“力量”概念。恩格斯批判说“它掩盖了社会分裂为不可调和地敌对的阶级这个主要的基本的事实。”而在每次大革命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到这两种武装组织体现的赤裸裸的阶级斗争。其次,指出国家的本质即是阶级压迫的工具。然后,论述了国家“自行消亡”和暴力革命,也正是在这一点上被歪曲的最严重。一般被曲解为“似乎变化是缓慢的、平稳的、逐渐的。似乎没有飞跃和风暴,没有革命。”从而回避革命甚至否定革命。恩格斯真正的意思是说资产阶级国家不是“自行消亡”的,而是由无产阶级在革命中来消灭的,但在这个革命以后,自行消亡的是无产阶级的国家或半国家。所以恩格斯不仅没有否定革命,甚至在他的著述中热切的赞颂革命“暴力在历史中还起着另一种作用(除作恶以外),革命的作用;暴力,用马克思的话说,是每一个孕育着新社会的旧社会的助产婆。”所以关于国家的自行消亡与革命问题最重要的结论是:“无产阶级国家代替资产阶级国家,非通过暴力革命不可。无产阶级国家的消灭,即任何国家的消灭,只能通过‘自行消亡’”。
  通过经验的分析(1848——1851年的经验和巴黎公社的经验),明确提出革命的任务,要实现无产阶级专政。并概括了以往一切革命的失败原因,“一切变革都是使这个机器更加完备,而不是把它摧毁。”而最能体现资产阶级社会国家机器的有两种机构,即官吏和常备军。“官吏和常备军是资产阶级社会身上的‘寄生物’,是使这个社会分裂的内部矛盾所产生的寄生物,而且正是‘堵塞’生命的毛孔的寄生物。”所以要实现无产阶级专政,就要先去打碎这个国家机器。而此时还没有解决应当怎样以无产阶级国家来代替资产阶级国家的问题,紧随着巴黎公社的经验给出了答案。要建立公社,其中有几个要点:第一、废除常备军而用武装的人民来代替它;第二、一切公职人员完全由选举产生并完全可以撤换。第三、取消祝福给管理的一切办公费和一切金钱上的特权,把国家所有公职人员的薪金减到“工人工资”的水平。第四、取消议会制,将代表机构由清谈馆变为“工作机构”。“公社不应当是议会式的,而应当是工作的机关,兼管行政和立法的机关。”
恩格斯引用马克思的话说“暴力,是每一个孕育着新社会的旧社会的助产婆。”马克思自己也承认共产主义,不是在它自身基础上已经发展了的,恰好相反,是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出来的。马克思的设想是全人类的解放,即他将共产主义分为低级阶段与高级阶段,最终要达到的高级阶段,在共产主义社会高级阶段,在迫使个人奴隶般地服从分工的情形已经消失之后;在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也随之消失之后;在劳动已经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且本身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之后;在随着个人的全面发展生产力也增长起来,而集体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之后,——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完全超出资产阶级权利的狭隘眼界,社会才能各尽所能,按需分配。无产阶级先用暴力革命推翻资产阶级,然后再经过无限不确定的时间最终达到。马克思站在了无产阶级的立场,而彻底否定了资产阶级。

恩格斯在给倍倍尔的信中,提到“当无产阶级还需要国家的时候,它需要国家不是为了自由,而是为了镇压自己的敌人,一到有可能谈自由的时候,国家本身就不再存在了。”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是一个漫长的时期,而这段漫长时间都将是无产阶级专政,列宁也在这本小册子中描述过社会的状况,“当大多数人对资本家和保留着资本主义恶习的知识分子先生们开始独立进行和到处进行这种计算即这种监督的时候,这种监督就会成为真正包罗万象的、普遍的和全民的监督,对它就绝对无法逃避、无处躲藏了。整个社会将成为一个管理处,成为一个劳动平等和报酬平等的工厂。”列宁自己在书中也承认“但是无论是谁都不仅没有许诺过,而且连想也没有想到过‘实施’共产主义的高级阶段,因为这根本无法实施。”

  本文中列宁无比强烈的革命热情,写在十月革命前夜。承接晚年恩格斯,打碎国家机器,之后用什么来代替。他的回答是降低官吏工资,随时可以撒换国家最终会自行消亡,不代表资本主义国家自行消亡,一定要用暴力革命带来无产阶级专政,既承认阶级斗争,又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空想社会主义者只想改良,无政府主义者不考虑形式,机会主义者盲目崇拜民主制。列宁不反对民主,他认为民主是资本主义治下最好的方式,民主是承认少数服从多数,但是设想的未来社会里只有习惯,没有服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3-2-1 07:5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