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73|回复: 0

五月读书笔记

[复制链接]

9

主题

9

帖子

5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53
发表于 2020-6-2 11:0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群体冲突的逻辑》

本书是纽约大学政治学教授拉塞尔·哈丁的著作之一,以理性选择理论为立场主要探讨了各种重大群体冲突现象的形成机制,以群体认同为研究视角,解析在群体认同的基础上形成的群体动员与群体冲突的关系。与那些将群体冲突视为非理性的、归咎于原生文化的观点不同,作者深入的研究了塑造冲突行为的互动结构、权力格式与社会规范,揭示出自我利益在群体行动中的重要作用。在此基础上,作者从规范上反思了当代的社群主义政治理论,启发社会与针织制度设计的选择取向。

本书共有八章内容,根据不同的论述重点我怕将其划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涵盖第一章到第三章,主要论述了个体自利是如何形成群体认同的。个体如何与群体形成深刻的链接关系?以1992年洛杉矶的一次骚乱为例,哈丁指出个体在群体行动(冲突)中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份,更重要的在于个体会对自己的类属(所属的群体)有深刻的认同感。这种认同感来源于哪里?以往对群体的讨论大多都关注身份问题,但作者指出身份与认同并不是天然的相关联的且两者大不相同。身份不仅仅是一种客观性的存在,对个体而言它也可能是被想象出来的,有一种身份并不意味着就会对其有认同感。正如作者所举的例子:他本人自幼离乡,虽然在某种意义上他认可自己山乡草民的身份,但他并没有一种故乡认同,缺乏对故乡的义务感。由此得出认同具有的核心含义:即对群体的义务。认同发挥作用有两种方式,即影响个体间的行动取向,在某种结构条件下个体作为优势群体的一份子可以得到好处。而第二种作用方式影响更为深刻。个体参与集体行动自然离不开对所参与群体的认同,这种认同若可以与个体的自我利益深刻结合,那群体认同就会引起群体内部个体间的协作互动,从而实现集体行动。在这种协作的互动中,一方的获益必须以另一方的获益为必要条件,一旦协作完成,它会创造出一种基于协作关系的权力,这种权力更能避免集体行动的困境,因此他的动员能力也就更高;此外,协作的一方以非常低的成本采取行动,并且还能获得更高的回报。所以它会降低使用权力的需要(eg:少量的警察便可以维护秩序)

第二部分涵盖第四章和第五章,主要讨论了两种社会规范——排他性规范和普适性规范,并指出这种自利驱动的群体规范(尤其是共同体规范)是如何被自我利益强化而使群体之间发生冲突。许多规范都是与个体切身利益密切相关联的,这也是它之所以可以发挥效用的原因之一。哈丁根据利益分配的范围将规范划分为共同体规范(排他性规范or差别性规范)和普世性规范。

共同体规范仅仅给社会中某一亚群体的成员带来好处且群己边界清晰。这种规范能够使其成员与他们置身于其中的更大的共同体区分开来,而那些更大社会中的群体所持有的一些规范会加剧这种分裂趋势。在群体冲突发生的时候,这种排他性冲突又会加剧冲突的持续。排他性规范给群体成员带来的好处体现在对资源的控制和让成员在群体内感受到舒适、熟悉(认识论的好处)这两方面。那么在群体冲突中,群体成员自然会为了这些好处而支持自己的群体甚至会发展为以暴力解决。以决斗为例,哈丁分析了排他性规范在群体冲突的持续中发挥作用的情况,并得出结论:一个人若处于发出或接受决斗挑战的情况下,他参与决斗是理性的。若不行动,他会付出更高的代价——失去特权阶层的成员资格,并且社群中的人也会鄙视、排斥他。所以,排他性规范之所以可以维持冲突的持续,主要原因是人们的利益所在,而且随着排他性规范的发展,该群体与其他群体的隔离会得到更进一步的加强,从而限制群体的认识论。普世性规范并不因人而异,没有特殊的对象取向,无差异的服务与其所在的社会或组织的共同成员。但这并不意味着普世性规范不会受到自我利益的激励,只不过这种激励的力量并不大(至少没有排他性规范那么大)。非二元规范的普适性规范如何在群体冲突的持续中起作用?以仇杀为例,哈丁将其与决斗行为做出了对比,认为仇杀这一行为似乎看起来比决斗更具有普适性(不属于任何一个特定的阶级或群体,但却可以激发不同地位不同阶层的人行动),但其实很多仇杀行为会增加世仇,随之便会陷于排他性规范的动机以及认识论结构中。所以说究其本质,仇杀所具有的能量还是来自于某种排他性规范而非普适性规范。即普适性规范扭曲后导致其与群体的利益联系起来,真正的能量在于排他性规范。

第三部分主要以第六章为核心内容,论述了暴力冲突的发生机制。有利益冲突并不必然导致暴力行为,那么群体冲突的暴力转向为何发生?个体自利对群体认同的扭曲是关键因素。在群体冲突大规模爆发的阶段,个人往往处于私利,并借助在群体所认同的“善”的名义(这种善就是之前所说的对利益的实现),在不同群体间制造着矛盾与冲突(战争领袖对战争的吹捧和煽动)。与此同时,在群体中的个人也很难反对自己的群体去获得权力,个体很难超脱群体的认知与规范束缚,因此多数人并不会认为那些空虚的群体目标是非理性或超理性的。“认同群体并加入群体冲突,乃是理性个体的既定行动场景。在这种情况下,冲突关系越见明晰,强大的认同动员业已形成,“先发制人”、“自我保护” 所依赖的暴力行动便成为了群体潜在利益的所在。

第四部分涵盖第七章和第八章,主要对社群主义这一思想进行了讨论和批判,并且在此基础上作者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我们应当与差异性共存,而非去诉诸同一性,亦非受命于有限的群体”社群主义的核心观点认为个人及其自我最终是由他所在的群体决定的。哈丁在书中将社群主义划分为两种类型:特质论社群主义和哲学社群主义,特质论社群主义的核心信念是他们认为他们的社群是正当的,其他的群体是不道德的应当予以排斥、镇压或者消灭。这是一种典型的群体层面的唯我论。而哲学社群主义则主张社群是正当的:社群界定了个体成员;那些不扎根于社群的个体成员会出现道德上的沦落。(它关注的是抽象意义上的社群而非每个具体的社群)作者在此想讨论的问题是我们关于正确和善的知识是否主要来自我们的社群。因此,他将特质论社群主义和哲学社群主义在认识论的基础上连接起来,将这种变形成为认识论社群主义。它主要观点是要想理解某个社群的价值及其成员采取某种行动的原因就的从社群的视角来加以理解。强调个体的认识差异来自群体的不同,侧重社群自身的解释权。社群主义者们由于在知识层面上,参与群体行动的认识论解释受社群的控制,因此,在道德层面上,行为的价值判定也由社群替其完成。 在他们眼中 “善”的规则更多地仅是被认为符合社群成员的利益。 于是对他们而言,若以 “善”的名义发动的群体行动,则无关群体外个人的利益是否会受到损害。 但在现实中,“群体组织的存在以及成员对群体目标的忠诚,并不能用以对群体目标正确性辩护”。最后,出于对社群主义的不信任,哈丁在书的末尾指出,除了要警惕规范性社群主义在社会中的蔓延外,提出社会的发展应保证个体的多元共存。 在这种社会之中,个体自利而奋斗,靠强制性的忠诚和政治排斥而组织起来的强大社群逐 渐消失。 对此,哈丁期望道:“我们的任务是与差异性共存,而非去诉诸同一性, 亦非受命于有限的群体。 ”

最后,本研究的意义体现在研究视角方面,以往关于群体冲突、集体行动的研究大多集中在社会学角度,而哈丁是从政治学角度出发,以群体认同为视角来阐释群体冲突发生的内在逻辑,尤其是他并不将“身份”作为群体认同的源头,而是站在理性选择的立场上将个人基于个体利益的考量作为群体认同的根源。同时,在特定的协作规则的支配下,群体认同超越了集体行动的困境,促成集体动员,甚至促使暴力冲突的出现。但所有的研究都不会是完美无缺的。它的局限性体现在探讨解决群体冲突时并未给出具体的解决方案,只是方向性的提出了可以从制度设计、改变价值观及削弱群体的整体支配力等方面消解冲突,但究竟如何实现仍旧是个有待解决的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2-9-30 23:4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