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群读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56|回复: 0

三月读书笔记

[复制链接]

17

主题

18

帖子

11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3
发表于 2020-3-31 21:0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月读了马林诺夫斯基的《文化论》 孔飞力的《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 贝克儿的《局外人—越轨的社会学研究》和阎云翔的《礼物的流动》
文化论一书是由著名的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所著,由费孝通先生等翻译。此书主要论述了他对文化功能的理解。在书中,通过总结前人的看法,他认为文化是指一群统治的器物、货品、技术、习惯及价值而言的。这概念对于我们而言,就是书中所说的文化包含的四个方面,物质设备,精神方面,语言及社会组织。物质设备是指御敌、充饥、运动及其他一切生理上的、精神上的需要。精神方面是指生产、经营及器物的制造,都离不开知识。语言是常被视为人类特具的功能,和人的物质设备及其他风俗体系相分开等等。接着开始论述关于文化的功能。
文化的功能,按《文化论》中的定义即“是它在人类活动体系中所处的地位”。这个结论的主要形式在于人类活动的体系,包括对于物质文化的应用,并不是偶然堆集而成,而是有组织的、完善配置的及永久的;这就是说,同样的体系可以见于全球各地不同的文化中。
马林诺夫斯基举例指出:一个纯黑种血统的婴孩被带到法国,在那里长大起来,和他在本地长大的同胞双生的兄弟,一定判若两人。且反之亦然。这是因为他们所得的“社会嗣业”不同,个人学着不同的言语,养成了不同的习惯、思想和信仰,又被组合在不同的社会组织中。这第二类的差异造成了个人所具的个性,其重要性远驾于种族差异之上。又如相同形式的木杖,可以在同一文化中,用来撑船,用来助行,用来做简单的武器。但是在各项不同的用处中,它却都进入了不同的文化布局。这就是说,他所有不的用处,都包围着不同的思想,都得到不同的文化价值。
巫术活着叫做巫术仪式、巫术体系,是《文化论》中论述最为详尽,也是最具体的文化功能实现形式。马林诺夫斯基认为:“人事中有一片广大的领域,非科学所能用武之地。不能消除疾病和腐朽,不能抵抗死亡,不能有效的增加人和环境的和谐,更不能确立人和人间的良好关系。这领域用就是在科学支配之外……在这领域中欲发生一种具有实用目的的特殊仪式活动……经验和逻辑有时会一毫不错地向人们说这里是无能为力了,但是人的整个集体反抗着这束手无策……这些动作(仪式、迷信)不但满足着个人机体的需要,而且是一种重要的文化功能。”即人们只有在只是不能完全控制处境及机会的时候才使用巫术。
笔者认为,巫术或仪式的作用,首要的就是消除不确定性,增强个人安全感。虽然这种不确定性的消灭与安全感增加在很大程度上并非是客观的,而是基于主观心理的满足。因为巫术仪式中是含有交感原则的;它常含有所要得到的结果的模样,他预演着所希望的成效。巫师当充满着想象力和象征性,以联系着所要引起的结果。但是他也常深染着驱使他诉于巫术的情感魔力。巫术很明显地不能视作基于经验理论的真正科学,而同时又说他是一种情感的流露。用《文化论》中的话说:“巫术中一切要素都是对于某某目的发生作用的。”
具体而言,在个人方面,巫术可以增加自信,发展到的习惯,并使人对于难题抱有积极应付的乐观信心与态度,于是即处危难关头,亦能保持或重作个性及人格的调整。在社会方面,他是一种组织力量,供给着自然的领袖,把社会生活引入规律与秩序,它可以发展先知先觉的能力,并且, 因为它常和权势相联,便成为任何社区中——特别是初民社区——的一大保守的要素。所以,由发展社会风俗,巩固社区和文化的组织,而使改变与暴动不易发生和使各种活动更有效率地进行。这是由于,巫术或是仪式中必须要严格贯彻的一整套动作和标准——一套全体文化成员都有记忆或认可的动作和标准——也就是一种特定的行为方式被继承了下来,并且在执行这样的仪式时,社会成员之间达成了共同协作的训练,这是巫术或仪式第二层重要的作用。
教育的意义就在训练后生如何应用工具及器物,如何接受种种传统的习惯,如何使用社会权力及责任。为父母的培养了他们儿女的经济态度、技术能力、道德及社会责任后,又传给他们所有的财务、地位及职务。于是家庭的关系包含着财产、血统及地位的继承的法律体系。叫魂一书是由一系列稀奇古怪、扑朔迷离的故事和案件串联起来的。把这些案件连接起来,就构成了作者所说的“盛世妖术”。作者所要做的是在讲述这一系列故事时,把蕴藏在盛世妖术现象背后的种种时代的、政治的、社会的及文化的涵义表达出来。
叫魂案发生在1768年,也就是乾隆三十三年。这种妖术恐惧突然在中国爆发,从大清国最富庶的江南发端,沿着运河和长江北上西行,迅速的席卷了大半个中国,普通老百姓都受到这种妖术恐惧的支配,他们相信术士可以通过人的发辫、衣物,甚至姓名来盗取其灵魂来为自己服务,而灵魂被盗者则会遭受苦难,甚至死亡。从春天到秋天的大半年时间里,整个的大清帝国都因为应付这股妖术之风而动员起来。小民百姓忙着寻找对付的方法,各级官员忙于追缉流窜各地频频做案的妖人,而身居庙堂的乾隆皇帝则寝食不安,力图弄清楚叫魂恐惧背后的阴谋,并且不断发出圣旨指挥全国的清剿行动。折腾到最后,在付出了许多无辜的性命和丢掉了许多的乌纱帽后,案情终于真相大白,所谓的叫魂恐惧其实只是一场庸人自扰的丑恶闹剧。没有一个妖人被抓获,没有一件妖术案子能够坐实,有的只是自扰扰人,造谣诬陷。在这种情况下,乾隆皇帝只能下令,收兵,停止清剿。叫魂案首先在老百姓当中爆发,在我国传统社会,妖术迷信和恐惧对底层大众来说绝不陌生,妖魔鬼怪等本来就是他们精神世界的一部分。但这种迷信活动演变成全民的歇斯底里却并不常见,特别是在所谓的太平盛世。和愚昧的小老百姓不同,官僚阶层是饱读诗书的知识阶级,他们不会那么轻易的相信叫魂妖术,再说官僚阶层也不会有小老百姓那种朝不保夕的衣食之忧,他们对谣言更不会有切身的恐惧和不安。但是作为维护社会稳定的的职责和保护自身的乌纱帽,他们必须对比采取行动。对于大清帝国的最好统治者乾隆,他绝非所谓的昏君,他生逢其时,继承了经由康熙和雍正两朝奠定基础的盛世。但是他好大喜功,他将自己视为千古一帝,希望能够名垂青史。正是他的这种心态加强了他的不安全感和猜疑心。在他的眼中,凡是涉及到满清帝国的社稷安危的任何问题,都是头等大事,即使处在萌芽之中,也必须彻底的铲除。但同时,乾隆有着一种深谙统治之术,在处理诸如叫魂一类的案件时,明明其中剪人发辫一项触及了他的统治的合法性,但他却对比讳莫如深,从不在任何场合提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利群读书论坛    

GMT+8, 2022-10-1 01:0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